一位太守到市场买了一两中药,熟药所改名为医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近日读《名公书判清明集》一书,偶阅一则发生在南宋时期的关于售卖假药的案子。案情为:一位太守到市场买了一两中药荜澄茄,发现药材不但陈腐,而且细碎,其中掺杂的无药效的草梗竟占到三分之一之多。太守非常气愤,遂将卖假药者李百五批捕下狱,并杖责六十,戴上枷锁于药铺前示众三日。其判词为:“大凡市井罔利之人,其他犹可以作伪,惟药饵不可以作伪。作伪于饮食,不过不足以爽口,未害也;惟于药饵而一或作伪焉,小则不足愈疾,甚则必至于杀人,其为害岂不甚大哉!”这个故事可信度很高,在两宋时期因制造、售卖假药受当严惩属于正常现象。

  假冒伪劣药品不仅现在有,古代也有。中国古代的历代王朝也都为药品经营管理煞费苦心,千方百计规范药品市场,打击经销假药不法行为。特别是到了宋朝,对药品经营管理形成了完善的体系,对不法分子处罚更加严厉。

从熟药所到太平惠民局——宋代药品管理经营及对制售假药者的严惩

官药局作为官办造药、卖药、管药之所,始于北宋神宗熙宁年间,消于明万历年间,盛于宋,传于元,亡于明,历时约五百年。有心的读者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中医药从上古时期的神农氏开始萌芽,到清朝大约五千的历史,为何官药局独兴盛于两宋呢?为何明代以后就衰亡了呢?这其实有多种主客观原因。

10月14日中医文化版刊登了邬时民先生撰写的《官药局是世上最早的国家药店》一文,介绍了宋朝官药局设立过程及其职能。现对此做一些补充,希望有助于大家对官药局的了解。官药局作为官办造药、卖药、管药之所,始于北宋神宗熙宁年间,消于明万历年间,盛于宋,传于元,亡于明,历时约五百年。有心的读者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中医药从上古时期的神农氏开始萌芽,到清朝大约五千的历史,为何官药局独兴盛于两宋呢?为何明代以后就衰亡了呢?这其实有多种主客观原因。变法促进货殖贸易 北宋官方首设药局北宋熙宁元年,宋神宗赵顼继位,任用王安石进行变法,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青苗法、农田水利法、保甲方、方田均税法、募役法等,其实还有一项容易被忽视但却对官药局设立有着重大影响的市易法。市易法规定,药品贸易由政府控制,经营药品是政府专利,不允许私人自制经营,旨在稳定物价、繁荣市场、增加税收等。此法在都城汴梁获得成功后,由北而南推广至扬州、杭州、广州等地。虽然政府控制药品贸易,但支持官办商业,这就使得商品交换大增,南北客商往来,东西商贩汇集,城市规模扩张,人口数量激增,像汴梁等成为商业繁华、行旅众多的国际大都市。人员往来促进了经济发展、财税增收,但客观上也增大了流行性疾病的可能。在这种背景下,熙宁九年首设官药局,当时叫熟药所或卖药所,并配有医官兼给患者诊断开方。卖药所惠甚大 凡有市集务置处之政府设立官药局初衷有二:一是防止药商投机控制医药市场;二是惠民防疫,通俗地讲就是让穷人买得起药、治得起病,所以药价较民间药铺低1/3。正因为不以获利为目的才使得药品质量可靠,反而经营红火,短时间就收回了成本。“太医局熟药所熙宁九年六月开局,至十年六月收息钱二万五千余缗,计倍息。”“计倍息”的意思是获利与投入相等。针对贫困百姓无钱买药,则“允许州郡用地产药材等价交换”,此举深受地方与民间欢迎,进一步刺激了官药局业务的扩展。宋徽宗崇宁年间,“京城惠民局增加到5所,卖药使四方百姓受益”,并新设专事成药生产的“修合药所”,由太府寺负责。在太府寺看来,“卖药所其惠甚大,当推行天下,凡有市集,务置处之。”宋徽宗政和四年,尚书省向宋徽宗上奏:“官药局获利过多,有违医药惠民之意。”宋徽宗令减药价,将“惠民局”更名“医药惠民局”,将“和剂局”更名“医药和剂局”,更加突出“惠民”二字。药品质量可靠,便民所用,官方推力,使得各州县包括边疆镇寨多有设立,“官药完成包装后,分送京城内外各局,全国共有70局。”仅汴梁一城年获利就达40万缗,成为政府的摇钱树。修合药官监督生产 官员士兵监督管理官药局之所以短时间能够惠天下之民,饱政府之库,关键在于组织机构完整,管理规范,职权清晰,赏罚分明。南宋周密曾担任5年和剂局监察官,在其著作《癸辛杂识》中有如下一段记载:“和剂惠民药局,当时制药有修合药官监督生产过程,有监门官监督进出物料成品和出勤考核。……销售又各有官员监督。”官药局的官员、从业者由胜任者担任。设“辨验药材官”,辨识药材产地,鉴定药材真伪,评估药材优劣,对不合格药材或禁用或烧毁,从源头上保证了药品质量。在药品炮制中专设“收买药材所”,所用配方、制药按《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要求,由“修合官”负责实施,其他人不具备资格。遇瘟疫暴发,惠民药局日夜都有专职人员值班,要是“夜民间缓急赎药,不即出卖”,按“从杖一百科罪”。为避免造假,惠民药局的制药、售药均由朝廷派文武官员和士兵负责监督管理,监督其制药、售卖,并负责守卫、巡逻和护送等任务。皇帝曾下诏,若有人制造假药,伪造处方和官印,要依“伪造条例”法办。辨验药材官作假者、修合官制药不合格者免职;偷药、虚冒者以偷盗论罪;保管不善造成霉烂损失要负责赔偿。而对办药局有功之人则可提前晋升。两宋时期,太平惠民和剂局编写了世界第一部由官方主持编撰的成药标准《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此书对后世影响极大。其分伤风、伤寒、一切气、痰饮、诸虚等14门,载方788首,明确记述了主治、配伍及具体修制之法。作为成药标准发给诸州惠民局,各局依方配给。另外,官药局不但安排专人收集民间单方验方,还有人专门从事药物炮制配伍的研究,旨在总结前人经验,改进提高制药技术。基于以上原因,官药局兴盛于两宋、中成药配制技术达到了空前高度就不难理解了。元代继承两宋体制 明代取消官衙建制早在南宋理宗十四年,当时的蒙古即后来的元政府就设立燕京等十路官药局,每局“资官银500锭为规运之本”,派太医负责药局事务;元成宗铁穆耳又根据各地民户多少拨给官本。成宗大德三年,全国各地普设惠民药局,此时惠民药局真正被推广到全国各地,选择良医主持药局,有学者评价其“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历朝历代所不能及。”明初,洪武皇帝诏令南京、北京及全国府州县置惠民药局;明宣宗也曾下诏各地趁农闲修缮药局房舍,派监察御史及按察司官员到各地巡视。明中期以后,政治日益腐败,万历年间宫廷与宦官合伙开办“皇家药铺”,经营珍稀药材,对官药局造成极大影响,官药局变成“为病者诊病卖药”的机构。如嘉靖二十一年京师疫病流行时,太医院和惠民药局都依方制药,在城门等处散发。后来,为了解决官员过多、官僚体系过大的问题,政府开始压缩地方官制,不再向惠民药局提供补助,药局自筹自营,走向没落,尤其是清代不再将药局列为官衙建制后,惠民药局就消亡了,但其影响并未因此而结束。现在我们熟知的许多老字号其实都与官药局有渊源——成立于光绪三十三年的济南宏济堂就是在山东官药局的基础上成立的。

古代生产多是手工,为保证产品质量,最常用的制度是“物勒工名,以考其诚”,也就是在物品上刻上制作者、监造的名字,以备出现质量问题时追责。对大件物品此制度当然可以,但对药品如何监督呢?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三月,根据北宋政府颁布的《市易法》,药品由政府专卖,不允许任何人私自制作、销售药品,并于熙宁九年(1076年)五月设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官药局,当时叫“熟药所”或“卖药所”,主要职责是防止药商投机控制医药市场与惠民防疫工作。因为将公益性放在了首位,所以政府对药品质量非常上心,从各个环节加以控制。

  药品由官方专营

郑学富

变法促进货殖贸易 北宋官方首设药局

胜者担任 官药局是政府机构,工作人员系政府官员,官药局的官员及从业者由胜任者担任,也就是由知医懂药的人来管理。南宋周密曾在和剂局担任过5年监察官,他在《癸辛杂识》中有如下一段记载:“和剂惠民药局,当时制药有修合药官监督生产过程,有监门官监督进出物料成品和出勤考核……销售又各有官员监督。”

  北宋王安石变法,于熙宁五年(1072年)三月,颁布了《市易法》,其中规定药品由政府专卖,不允许任何人私自制作和经营任何药品。为防止制售假药,宋朝政府从源头抓起,专门成立负责药品制造和经营的官方机构,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五月十四日,朝廷下令将合药所与原有的熟药库等合并,在东京设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药店——熟药所,又称“卖药所”,从药材收购、检验、管理到监督中成药的制作,都有专人负责。崇宁二年(1103年),东京城内熟药所增加到5所,专门负责药品出售,又将熟药所负责制药的业务剥离出来,实行生产和经营分开,设立2处修合药所,是专门炮制药物的作坊。政和四年(1114年),根据尚书省的建议,熟药所改名为医药惠民局,修合药所改名医药和剂局。《宋史·职官五》载:“和剂局、惠民局,掌修合良药,出卖以济民疾。”主要是制造出售丸、散、膏、丹等中成药和药酒,这些药物服用简便、携带方便、易于保存,很受医生和病人欢迎。

假冒伪劣药品不仅现在有,古代也有。中国古代的历代王朝也都为药品经营管理煞费苦心,千方百计规范药品市场,打击经销假药不法行为。特别是到了宋朝,对药品经营管理形成了完善的体系,对不法分子处罚更加严厉。

北宋熙宁元年(1068年),宋神宗赵顼继位,任用王安石进行变法,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青苗法、农田水利法、保甲方、方田均税法、募役法等,其实还有一项容易被忽视但却对官药局设立有着重大影响的市易法。

源头抓起 官药局专门设“辨验药材官”,以辨识药材产地、鉴定药材真伪、评估药材优劣,对不合格药材或禁用,或烧毁,从源头上保证了中药质量。

  惠民药局在制药和经营管理上,制度完善,监督严格,和剂局根据官方药方,严格挑选、配置药物,保证用料足,质量高,严禁偷工减料。若药品囤积时间过长,超过保质期,就要及时进行毁弃处理,以保证药物功效。为防止民间造假药,冒充官药出售,惠民局和和剂局各自有“药局印记”和“和剂局记”四个字的大印,东、南、西、北四局,也各自加盖上六字公章。

药品由官方专营

市易法规定,药品贸易由政府控制,经营药品是政府专利,不允许私人自制经营,旨在稳定物价、繁荣市场、增加税收等。此法在都城汴梁获得成功后,由北而南推广至扬州、杭州、广州等地。虽然政府控制药品贸易,但支持官办商业,这就使得商品交换大增,南北客商往来,东西商贩汇集,城市规模扩张,人口数量激增,像汴梁等成为商业繁华、行旅众多的国际大都市。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