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治身上毒风痹巴黎人app397997,即使中之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今之医者,以其人房劳之后,或遗精之后,感冒觉寒而发热者,谓之阴症。病者遇此,亦自谓之阴症。不问其现症何如,总用参、朮、附、桂、干姜、地黄等温热峻补之药。此可称绝倒者也。夫所谓阴症者,寒邪中于三阴经也。房后感风,岂风寒心中肾经?即使中之,亦不过散少阴之风寒,如伤寒论中少阴发热,仍用麻黄、细辛发表而已。岂有用辛热温补之法耶?若用温补,则补其风寒于肾中矣。况阴虚之人而感风寒,亦必由太阳入,仍属阳邪,其热必甚,兼以燥闷烦渴。尤宜清热散邪,岂可反用热药?若果直中三阴,则断无壮热之理。必有恶寒、倦卧、厥冷、喜热等症,方可用温散,然亦终无用滋补之法。即如伤寒差后房事不慎,又发寒热,谓之女劳复。此乃久虚之人,复患大症。依今人之见,尤宜峻补者也。而古人治之,用竹皮一升煎汤服,然则无病而房后感风,更不宜用热补矣。故凡治病之法,总视目前之现证现脉。如果六脉沉迟,表里皆畏寒,的系三阴之寒证。即使其本领强壮,又绝欲十年,亦从阴治。若使所现脉证的系阳邪,发热烦渴,并无三阴之症。即使其人本体虚弱,又复房劳过度,亦从阳治。如伤寒论中阳明大热之证,宜用葛根、白虎等方者,瞬息之间,转入三阴,即改用温补;若阴症转阳症,亦即用凉散,此一定之法也。近世惟喻嘉言先生能知此义,有寓意草中黄长人之伤寒案可见。余人皆不知之,其杀人可胜道哉。 

太阳病解

《伤寒论》的内容很丰富,共计398条和113方。它的主要篇章的编次也很具特色

巴黎人app397997 1

麻黄(《本经》)

仲景六经各有提纲一条,犹大将建旗鼓,使人知所向,故必择本经至当之脉证标之。

分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经病篇,这也引起了后人的无尽想象和发挥。

清·吴谦《医宗金鉴》

巴黎人app397997 2

学者须从其提纲以审病之所在。

目前,我们倾向于把这“六经”认为是一种辨证的方法体系,称之为“六经辨证”。

太阳中风,即上二条合而言之,又详举其证以出其治也。后凡称太阳中风者,皆指此脉此证也。阴阳指荣卫而言,非指尺寸浮沉也。阳浮,即越人曰:三菽之浮,肺之浮也。肺主皮毛,取之而得者,即卫分之浮也。六菽之浮,心之浮也。心主血脉,取之而得者,即荣分之浮也。荣分之浮较之卫分之浮,则无力而弱,故曰:阳浮而阴弱也。卫为风客,则卫邪强而发热矣。故曰:阳浮者热自发。荣受邪蒸,则荣不固而汗出矣。故曰:阴弱者汗自出。荣卫不和,则肌表缓,故有啬啬之恶寒,淅淅之恶风,翕翕之发热也。然在皮肤之表,非若伤寒之壮热无汗,恶寒虽近烈火而不减,恶风虽处密室而仍畏也。皮毛内合于肺,皮毛不固,风邪侵肺,则气壅而鼻鸣矣。胸中者,阳气之本。卫阳为风邪所干,不能敷布,则气上逆而为干呕矣。故宜桂枝汤,解肌固表,调和荣卫也。

麻黄为麻黄科植物草麻黄、木贼麻黄和中麻黄的草质茎。主产于山西、河北、甘肃、内蒙等地。原植物喜凉爽干燥气候,耐严寒,多生于沙质土壤中。味辛、微苦,性温。主归肺、膀胱经。功效发汗解表、宣肺平喘、利水消肿。临床用名有麻黄、炙麻黄、麻黄绒、炙麻黄绒。

然提纲只是正面,读书要看出底板,细玩其四旁,参透其隐曲,则良法美意,始得了然。

如果说,六经辨证是仲景学说的精髓,那是绝对不过分的。当然,所谓六经辨证,其实是张仲景所建立的以辨证论治为核心的临床诊疗理论体系的一个载体。

      程应旄曰:啬xi啬恶寒者,肌被寒侵,怯而敛也。淅xi淅恶风者,肌因风洒,难御也。

      【本草汇言】

以太阳提纲,脉浮,头项强痛,恶风,八字是太阳受病之正面。

巴黎人app397997 3

      翕he翕发热者,肌得热蒸,合欲扬也。啬啬、淅淅、翕翕字俱从皮毛上形容,较之伤寒之见证,自有浮、沉、浅、深之别。

      《神农本草经》:味苦,温。主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症坚积聚。

读者要认三阳之脉俱浮,三阳俱有头痛证。六经受寒,俱各恶寒,惟头项强痛是太阳所独也。盖太阳为诸阳主气,头为诸阳之会,项为太阳之会故也。如脉浮,恶寒,发热,而头不痛,项不强,便知非太阳病。

巴黎人app397997 4

清·柯琴《伤寒来苏集》

      《名医别录》:微温,无毒。主治五藏邪气缓急,风肋痛,字乳余疾,止好唾,通腠理,束伤寒头痛,解肌,泄邪恶气,消赤黑斑毒。不可多服,令人虚。

如但头痛,而不项强,亦非太阳定局。如项强痛,反不恶寒,脉不沉不可谓非太阳病,或温邪内发,或吐后内倾,或湿流关节,或病关少阴,法当救里者也,因当浮不浮,当恶不恶,故谓之反。所谓看出底板,以此前辈以一日太阳,七日复传之说拘之,故至今不识仲景所称太阳病。 太阳又有 身痛,身重,腰痛, 骨节疼痛,鼻鸣,干呕,呕逆烦躁胸满背强,咳渴汗出,恶风无汗而喘等症。 仲景以其或然或否,不可拘定,故散见诸节,而不入提纲。 又,太阳为巨阳,阳病必发热,提纲亦不言及者,以始受病或未发热故也。其精神如此,故诊者于头痛,项强,必须理会,此等兼证,更细审其恶风恶寒之病情,有汗无汗之病机,已发热未发热之病势,以探其表病之虚实,是从旁细看法也。 即于此定 有汗为桂枝证, 无汗为麻黄证, 无汗烦躁大青龙证, 干呕发热而渴小青龙证, 项背几几葛根汤证。 用之恰当,效如桴鼓。 前辈以桂枝主风伤卫,麻黄主寒伤营,大青龙主中风见寒、伤寒见风。分三纲之说拘之,所以埋没仲景心法, 而又败毁仲景正法。 脉浮只讲得脉体之正面,诊者当于浮中,审其强弱,迟数,紧缓,滑涩,弦芤。 故太阳一证,有但浮浮弱、浮缓、浮迟、浮数等脉,散见于诸条。或阳浮,或阴弱,或阴阳俱紧,或阴阳俱浮,或尺中迟,或尺中脉微,或寸缓、关浮、尺弱,必体认消息其里之虚实,是从中索隐法也。 若谓脉紧是伤寒,脉缓是中风,脉紧有汗是中风见寒,脉缓无汗是伤寒见风。夫既有伤寒中风之别,更有伤寒中风之混,使人无下手处矣 凡见脉浮,迟浮弱者,用桂枝;浮紧,浮数者,用麻黄。不必于风寒而凿分,但从脉之虚实而施治是仲景治法,亦是定法。 仲景书只宗阴阳大法,不拘阴阳之经络也。夫阴阳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以心为阳中之太阳,故更称巨阳以尊之。 又,中身之上,名曰广明;太阳之前,名曰阳明。广明,亦君主之尊称,广明居阳明之上,故六经分位,首太阳,次阳明。 又,腰以上为阳,膀胱位列下焦之极底,其经名为足太阳。以手足阴阳论,实阴中之少阳耳;以六腑为阳论,与小肠之太阳,同为受盛之器,不得混膈膜之上,为父之太阳也。 今伤寒书,皆以膀胱为太阳, 故有传足不传手之谬。不知太阳为巨阳,为君、为父、为经、为阳中之最尊。惟心为阳中之阳,故六经分位,首太阳,次阳明。膀胱位列 下焦州都之官,必待气化而后出不过与小肠同为受盛之器。此为经络之通行,非阴阳之大会。仲景以心为太阳,故得统一身之气血,内 有五脏六腑之经隧。若膀胱者,何得外司营卫,而为诸阳主气哉?其与肾为表里,是足经相络之一义也。且表里亦何尝之有?如太阳与少阳 并病,刺肺俞、肝俞,岂非以肝居胆外,为少阳之表;肺居心外,为太阳之表耶? 少阴病,一身手足尽热。以热在膀胱,必便血。夫热在膀胱,乃仍称少阴病,是膀胱属腰以下之阴,得为少阴之府,不得为六经之太阳,故不称太阳病。又,太阳不解,热 结膀胱,其人如狂。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是热在下焦,下血乃愈。 盖太阳为最高,故太阳病以头项强痛提纲,此又热结下焦,乃太阳阳邪下陷之变症也。要知膀胱为太阳之根柢,非主表之太阳;为太 阳之经隧,非太阳之都会;为太阳主血之里,非诸阳主气之太阳也。 伤寒最多心病,以心当太阳之位也。心为君主,寒为贼邪,君火不足,寒气得以伤之,所以名为火病。今之伤寒家反以太阳为寒水之经,因有以寒召寒之说。不审寒邪 犯君主之治,水来克火之义也。 夫人伤于寒热,虽盛不死者,以热之所在,为邪之所留,热之所在,乃心火之所主也。 服桂枝而反烦,解半日许而复烦。 大青龙之烦躁, 小青龙之水气, 十枣汤之心下痞硬, 白虎、五苓之烦渴心烦,皆心病也。 若妄治后,人手冒心,恍惚心乱心下逆满,往往关心,是心病为太阳主治也。 然心为一身之主,六经皆能病及,故 阳明有愦愦惕惕懊恢等症, 少阳有烦悸支结等症, 少阴之心中温温欲吐, 厥阴之气上冲心,心中疼痛,皆心病也。 何前辈有伤足不伤手之说? 夫心主营,肺主卫,风寒来伤营卫,即是手经矣。且大肠接胃,俱称阳明;小肠通膀胱,俱称太阳。伤则俱伤,何分手足!如大便硬,是大肠病,岂专指胃?言小便不利,亦是小肠病,岂独指膀胱?且汗为心液,如汗多亡阳,岂止坎中之阳,不干膻中之阳?不明仲景六经,故有传经之妄。 人知太阳之经行于背,而不知背为太阳之主;知太阳主表,而不知太阳之所根;知膀胱为太阳之里,而不知心肺为太阳之里。因不明《内经》之阴阳,所以不知太阳之地面。《内经》以背为阳,腹为阴,五脏以心肺为阳,而属于背,故仲景以心中胸中属三阳。脾肾为阴,而 属于腹,故仲景以腹中之证属三阴。 营卫行于表,而发源于心肺,故太阳病则营卫病,营卫病则心肺病矣。 心病则恶寒,肺病则发热;心病则烦,肺病则喘。芍药止烦,麻黄发散热,杏仁除喘,桂枝疗寒。 所以和营,正所以宁心;是以调卫,正所以保肺。麻、桂二方,便是调和内外表里两解之剂矣。如 大青龙用石膏以洽烦躁, 小青龙用五味、干姜除咳呕,皆以表剂中即兼治里。 后人妄谓仲景方,治表不治里,弗思耳。 太阳主表,为心君之藩篱,犹京师之有边关也。风寒初感,先入太阳之界,惟以汗为急务,得汗而解,犹边关之有备也。必发汗而解,是君主 之令行也。若发汗而汗不出,与发汗而仍不解,是君主之令不行也。 夫汗为心液,本水之气,在伤 寒为天时寒水之气,在人身为皮肤寒湿之气,在发汗为君主阳和之气。 阳和内发,寒邪外散矣,故治太阳伤寒,以发汗为第一义;若君火不足,则胃液输于心下者,不能入心为汗,又不能下输膀胱,所以心下有水气也,故利水是太阳之第二义。 若君火太盛,有烦躁、消渴等症恐不戢而自焚,故清火是太阳伤寒之反治法;若君火衰微,不足以自守,风寒内侵于脏腑,必扶阳以御之,故温补又是太阳伤寒之从治法。其他救弊诸法,种种不同,大法不外乎是。 发汗、利水,是治太阳两大法门。 发汗分形层之次第,利水定三焦之高下,皆所以化太阳之气也。 发汗有五法: 麻黄汤,汗在皮肤,是发散外感之寒邪; 桂枝汤,汗在经络,是疏通血脉之精气; 葛根汤,汗在肌肉,是升腾津液之清气; 大青龙,汗在胸中,是解散内扰之阳气; 小青龙,汗在心下,是驱逐内蓄之水气。 其治水有三法: 干呕而咳,水入即吐,是水气在上焦,在上者,汗而发之,小青龙、五苓散是也心下痞硬满而痛, 是水气在中焦中满者,泻之于内,十枣汤、大陷胸是也; 热入膀胱,小便不利,是水气在下焦,在下者,引而竭之桂枝汤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是也。 太阳之根,即是少阴。紧则为寒,本少阴脉。太阳病而脉紧者,必无汗,虽太阳卫外而为固,亦少阴紧藏精而为守,故不得有汗也。人人但知其表实,而不知其里亦 实,故可用麻黄汤而无患。 若脉阴阳俱紧,而反汗出者,是阳不固而阴不守,此亡阳而阴独存矣。曰此属少阴者,是指太阳转属少阴,而 非少阴本病。 太阳阳虚不能主外,内伤真阴之气,便露出少阴板底; 少阴阴虚不能主内,外伤太阳之气,便假借太阳之面目。 所以太阳病而脉反沉,用四逆以急救其里; 少阴病而反发热,用麻、辛以微散其表。 此表里轻重两解法也。 伤寒一日,太阳受之,即见烦 躁,是阳气外发之机。 六七日乃阴阳自和之际,反见烦躁,是阳邪内陷之兆。 所谓阳去入阴者,指阳邪下陷言,非专指阴经也。 或入太阳之府,而热结膀胱; 或入阳明之府,而胃中干燥; 或入少阳之府,而胁下使满; 或入太阴,而暴烦下利; 或入少阴,而口舌干烦; 或入厥阴,而心中疼热,皆入阴之谓。 后人以传经惑之,因不知其入阴转属之义矣。

一、太阳病

此太阳中风之桂枝症,非谓凡中风者,便当主桂枝也。前条脉症,是概风寒杂病而言。此条加中风二字,其脉其症,悉呈风象矣。上条言脉浮而弱者,是弱从浮见。此阳浮者,浮而有力,此名阳也。风为阳邪,此浮为风脉。阳盛则阴虚,沉按之而弱。阳浮者,因风中于卫,两阳相搏,故热自发,是卫强也。阴弱者,因风中于营,血脉不宁,故汗自出,是营弱也。两“自”字便见风邪之迅发。啬啬,欲闭之状;淅淅,欲开之状,翕翕,难开难闭之状。虽风、寒、热三气交呈于皮毛,而动象是中风所由然也。风之体在动,风之用在声,风自皮毛入肺,自肺出鼻,鼻息不和则鸣,此声之见于外者然也。风淫于内,木动土虚,胃气不和,故呕而无物,此声之出于内者然也。干呕是风侵胃府,鼻鸣是风袭阳明,而称太阳者,以头项强痛故耳。亦以见太阳为三阳,阳过其度矣。

      《药性论》:君,味甘,平。能治身上毒风痹,皮肉不仁,主壮热,解肌发表,温疟,治瘟疫。根节能止汗。方曰:并故竹扇杵末扑之,又牡蛎粉,粟粉并根等分末,生绢袋,盗汗出即扑手摩之。

太阳病篇主要论述太阳表寒虚实证治,它以恶寒、发热、头项背腰强痛、脉浮为主症。无汗而喘、脉紧者,属太阳经表寒实证,宜用麻黄汤以峻汗逐邪,开表宣肺;汗出而脉缓虚弱者,属太阳经表寒虚证,宜用桂枝汤,以缓汗养正,调和营卫。这是太阳经证。

金·成无己《注解伤寒论》

      《日华子本草》:通九窍,调血脉,开毛孔皮肤,逐风,破症癖积聚,逐五藏邪气,退热,御山岚瘴气。

巴黎人app397997 5

阳以候卫,阴以候荣。阳脉浮者,卫中风也;阴脉弱者,荣气弱也。风并于卫,则卫实而荣虚,故发热汗自出也。经曰∶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荣弱卫强者是也。啬啬者,不足也,恶寒之貌也。淅淅者,洒淅也, 恶风之貌也。卫虚则恶风,荣虚则恶寒,荣弱卫强,恶寒复恶风者,以自汗出,则皮肤缓,腠理疏,是亦恶风也。翕翕者, 然而热也,若合羽所覆,言热在表也。鼻鸣干呕者,风拥而气逆也。与桂枝汤和荣卫而散风邪也。

      《开宝本草》:味苦,温、微温,无毒。五脏邪气缓急,风胁痛,字乳余疾,止好唾,通腠理,疏伤寒头疼,解肌,泄邪恶气,消赤黑斑毒。不可多服,令人虚。

若太阳表寒由经入腑,以致膀胱气化被阻,水蓄不行,而见小腹胀满、小便不利等症者,宜用五苓散,以通阳化气利水。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 血蓄不行,而现少腹硬满,小便自利等症者,宜用桃核承气汤,以攻下瘀血,甚至可用抵当汤。这是太阳腑证。

刘渡舟《刘渡舟伤寒论讲稿》

      仲景治伤寒,有麻黄汤,葛根汤,大小青龙,皆用麻黄。治肺痿上气,有射干麻黄汤,厚朴麻黄汤,皆大方也。

巴黎人app397997 6

这一条讲太阳中风的治疗方法、病理变化,并补充了证候,要和第2条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合在一起来看。

      《本草衍义》:剪去节,半两,以蜜一匙匕同炒,良久,以水半升煎,俟沸,去上沫,再煎,去三分之一,不用滓,病疮疱倒黑者,乘热尽服之,避风,伺其疮复出。一法用无灰酒煎。但小儿不能饮酒者难服,然其效更速。以此知此药入表也。

在太阳经表寒虚实证中,不仅有头项、背、腰强痛的太阳经脉的病象,还有恶寒、发热、无汗或汗出不透,通身肢节疼痛等寒邪束表、卫阳郁遏的病象,并多伴有咳喘等肺失宣降表现。如:麻黄汤所主治的表寒实证的咳喘;桂枝加厚朴、杏仁所主治的表寒虚证的咳喘;小青龙汤所主治的表寒里饮的咳喘;麻杏甘石汤所主治的表热迫肺的咳喘等。这是因为太阳主皮肤而统卫气,肺主气,属卫而外合皮毛,太阳、卫分和上焦肺三者之间的关系极为密切,病在太阳,势必牵连肺卫的缘故。

太阳病中风的脉象是阳浮而阴弱,阳是指浮取,阴是指沉取。太阳中风是风邪伤于卫,所以脉见浮脉,是阳浮。营阴不足,所以沉取脉就是迟缓无力的,是阴弱。阳浮而阴弱是太阳中风脉浮缓的一个具体描写。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两个自字说明中风的发热和汗出都比较快,和伤寒的阳气闭郁以后发热不同。阳浮就是卫受邪,风阳并于卫阳,所以发热很快。卫强,卫有风邪而强,营阴得不到卫的保护而外越,加上风阳之邪的开泄,所以在发热的同时自己就出汗。从描述中又反映出太阳中风的发热、汗出是有次第先后之分的。

      《珍珠囊》:去荣中寒。

巴黎人app397997 7

啬啬恶寒,淅淅恶风,是微恶风寒的互辞,不要割裂开来体会。太阳中风发热汗出以后,毛窍开泄,会出现微恶风寒。啬啬指怯冷貌,是对恶寒的形容。淅淅是形容恶风的程度就像冷水浇身一样。翕翕发热,卫阳被风邪所伤,虽然发热快,但是热在表,不是蒸蒸发热,而是像穿衣盖被过厚所捂出来的发热,所以叫翕翕发热。鼻鸣干呕,风邪上行,影响肺胃,肺气不利就会鼻鸣,胃气上逆就会干呕。

      《药类法象》:若去节,发太阳、少阴经汗。去节,煮三二沸,掠去上沫,不然,令人心烦闷。不去节,止太阳、少阳经汗。

太阳病篇虽以论述太阳伤寒证治为主,但也提到“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只是未出方治而已。可见《伤寒论》详于寒而略于温。这也为后世温病学说的源头。不过这里的所谓“温病”,也是属于广义的伤寒。《伤寒论》讲述的就是广义的伤寒,当然也包括“温病”。后世叶薛吴王,另立温病学派,一时间似有与仲景学说分庭抗礼之势。然而归根结底,寒亦伤寒,温亦伤寒,寒温还是一体的。

针对这种病情,应该用桂枝汤主之。主之的意思就是审证无疑,方证吻合,可以放手用之。桂枝汤由五味药组成,包括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其中,甘草要炙、生姜要切、大枣要擘;桂枝和白芍的剂量必须是相等的。

      《药性赋》:味苦、甘,性温,无毒,升也,阴中阳也。其用有二:其形中空,散寒邪而发表;其节中实,止盗汗而固虚。

巴黎人app397997 8

胡希恕《胡希恕讲伤寒论》

      《汤液本草》:《心》云:阴明经药,去表上寒邪。甘热去节,解少阴寒,散表寒,发浮热也。

太阳病是《伤寒论》条文最多、篇幅最大,几乎占了全部条文的一半。其中以太阳风寒本证及其兼证的麻、桂两大法为主,包括麻黄汤法及其加减法,桂枝汤法及其加减法,并详述其由表入里而遍涉各经的变证治法。在其兼变证治的论述中,不仅备载了太阳病涉各经的理、法、方、药,而且显示了太阳病实则多传阳明、虚则多传少阴的传变规律。我认为,古人著书立说,限于篇幅,往往有所详略,举一而反三。仲景特以太阳病为例,详述辨证论治之方法,其他各经,三阴三阳,皆可类推。因此,太阳病篇是学习研究《伤寒论》的重点所在。

这条啊,就是承太阳中风那一条,开始不是太阳中风嘛,就是承那一条而申明其证和治。太阳中风咱们头前有一个概要的认识了,那么这个详细的证候和他的治疗,这一节啊,就是接着那个来谈的。“阳浮而阴弱”,指这脉说的。外为阳,内为阴。阳浮而阴弱呢,就是指这个脉呀,有浮于外而弱于内的这个形状,实在说起来就是浮弱。脉,我意思说这个脉呀,轻按浮,那再使劲一按呀,不禁按,弱,非常地软弱无力。

      《液》云:入足太阳、手少阴,能泄卫实发汗,及伤寒无汗,咳嗽。根、节能止汗。夫麻黄治卫实之药,桂枝治卫虚之药,桂枝、麻黄虽为太阳经药,其实荣卫药也。以其在太阳地分,故曰太阳也。本病者即荣卫,肺主卫,心主荣为血,乃肺、心所主,故麻黄为手太阴之剂,桂枝为手少阴之剂。故伤风、伤寒而嗽者,用麻黄、桂枝,即汤液之源也。

二、阳明病

仲景这个脉呀,有的指上下尺寸说的,阴阳,上为阳,下为阴了。也有的指这个浮沉说的,就是外为阳,内为阴,指这个脉的外内上说的。这一节说的“阳浮阴弱”呀,我方才讲了,就是外和内。脉是浮出在外,但不禁按,软弱无力。这个弱脉同这个弦脉是对比的,比如说我们这个琴弦铣丁丁给它上上,一按这个弦呢,上下端直,这叫做弦。你这个弦上得不紧,拿手一按,软弱无力,这个叫做弱。

      《本草衍义补遗》:苦甘,阴中之阳。泄卫中热,去荣中寒,发太阳少阳之汗,入手太阴经。

阳明病篇主要论述阳明里热虚实证治。阳明病的主症:但热不寒,大热、大汗、大烦、大渴、脉洪大。其脉洪大而充实有力的,属阳明经实热证,宜用白虎汤,以清热救津;脉洪大而空虚无力的,属阳明经虚热证,宜用白虎加人参汤,以清热生津益气。

“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这个说阳浮之脉,那么为有热之应,就是发热之应。阴弱之脉呢,就是汗出之应,就是由于汗出,脉就弱,脉与证是相应的。

      《本草发挥》:成聊摄云:寒淫于内,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辛润之。麻黄之甘,以解少阴之寒。又云:麻黄、甘草之甘,以散表寒。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