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火焰达到极致时自然会产生出苦味的焦炭,巴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数据挖掘结果显示,具有苦味的药在常用中药中所占的比例较高,寒凉药中苦味的中药占64.8%,在温热和平性中所占比例分别为32.7% 和38.7%。苦味药的分布亦很广泛,清热、泻下、驱虫、祛风湿、抗疟、抗肿瘤、麻醉止痛等药中均以苦味药为主。苦味药以入肝、肺、胃三经为主,其次为大肠、心、脾、肾,与传统“苦入心”并不太一致。苦味药的化学成分较复杂,苦温药主要含挥发油(包括萜类),苷类;苦寒药以生物碱和苷类成分为主;苦平药的成分无规律性。另外苦味成分还有黄酮和糖类等。苦味药在经方中的配伍规律为:一是以配伍辛味药为首,其次为甘味药;二是苦味药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常用于治疗阳热实证和虚实夹杂证。

黄柏,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中品,其名正如《本草纲目》所 言:“檗木,名义未详”。性苦寒,归肾、膀胱、大肠经。主要功效为清热 燥湿,泻火解毒,退热除蒸。本品苦寒降泄,清热燥湿,长于苦燥下焦,及膀胱湿热,故凡湿热 蕴结,发为黄疸、下痢带下、淋证、脚气等证皆为要药;又泻火解毒“降 火以自顶至踵,沦肤彻髓,无不周到”,可用来治疗热毒 盛所致的痈疡肿毒,目赤疮疾,口舌生疮,及湿热毒邪所致湿疹湿疮、 阴肿阴痒等证。因其有坚阴治痿、制相火、退虚热功效,也常用于阴虚 发热、盗汗、遗精、湿热浸淫或肝肾亏虚所致的筋脉弛缓、软弱无力等 症。现代药理研究黄柏树皮的主要成分是生物碱类。它们是小桀碱, 黄柏碱,木兰花碱,药根碱,N一甲基大麦芽碱黄柏内脂,黄柏酮,黄柏酮酸;以及7一胱氢豆甾醉,B一谷甾醇,菜油甾醉,青萤光酸,白鲜交 脂。黄柏生物碱,抗菌谱和抗菌效力与黄连相似,对痢疾杆菌、溶m性 链球菌、结核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溶m性链球菌等多种致病细菌均 有抑制作用;对某些皮肤真菌、对钩端螺旋体、乙肝表面抗原也有抑制 作用,对血小板有保护作用;外用可促使皮下渗血的吸收;另外,还有 利胆、利尿、降压、解热等作用,但其作用不如黄连。黄柏还有降血糖 及促进小鼠抗体生成作用。黄柏——知母黄柏苦寒沉降,清热燥湿,长于清肾经相火,泄下焦 湿热而坚阴;知母苦寒,质柔性润,能上清肺热,下泻肾火,兼退胃家实 热,并用滋阴润燥作用。二药配对,相须为用,坚阴与养阴并用,清不 化燥,养阴不助湿热,黄柏清热除湿以保阴,知母泻火助坚阴,共奏清 热燥湿,养阴降火之功。 1.阴虚火旺之低热潮热、盗汗咯血衄血、虚烦不寐。2.相火妄动遗精、“阳强”,女子性欲亢进诸症。3.下焦湿热所致小便短赤,大便泻而不爽,或妇女带下黄浊诸症。黄柏:6~9克;知母:6~9克。1.吴球 四制黄柏丸,黄柏一斤(分作四份,一份 酒浸,一份蜜炒,一份童便浸,一份盐水炒)、知母一斤,先 !奠黄柏研成末,用知母煎熬成膏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白汤 送下。治疗上盛下虚,水火偏胜,消中。。2.万全补阴丸,黄柏、知母各等分,炼蜜为丸。每服五十 丸,治疗一月而经再行。3.李呆 疗本滋肾丸,黄柏、知母各等分,上为细 末,滴水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一百丸至一百五十丸,空心盐白汤送 下。治疗肾虚目暗。4.岳美中用补中益气汤配伍二药,治清阳下陷之血尿,颇有效 验。5.朱南荪 治疗肾亏肝旺型之不孕症,基础体温高水平单相或高 水平不典型双相之患者,用二药以柔肝养血之品,可使基础体温转为 典型双相。(《江苏中医》,1990,6.李广文黄柏、知母相伍治疗遗精有殊效。二药对前列腺炎、精囊炎所引起的遗精均有较满意疗效,可随证配伍用于各种证型的遗 精。(《中医杂志》,1990,7.肖森茂 现代医药研究认为:二药对抑制免疫损伤性反应有一 定作用。对阴虚火旺型的各种免疫损伤性疾病均可选用,与免疫机制 失调有关的一些疾病属阴虚火旺者也可选用,血小板减少性紫斑,红 斑性狼疮、肾炎肾病血尿、甲亢、糖尿病等也可选用;湿热下注伤阴诸 证用为必备之配伍。有观察认为二药对消除尿中自细胞有较好疗效。 慢性肾盂¨肾炎属湿热伤阴者,也宜选用。(《百家配伍用药经验采 菁》)二药配对性苦寒,脾虚便溏者忌用。黄柏——黄连黄柏、黄连皆为苦寒泻火、燥湿解毒之佳品。I临床 治疗湿热或热毒之症常须为用。然而,黄柏治下焦,长于泻肾火而除 F焦湿热;黄连治上焦,长于泻心火而除烦消痞。二药配对,黄连得黄 柏相助,功专于下,加强清热燥湿解毒的作用,清肠止痢、独有奇功;黄 柏得黄连燥湿解毒力强,尤以治下焦湿热疮毒之证为佳。l_湿热蕴结所致的泻痢、下痢脓血、黄疽等。2.湿热火毒所致的肿疡、溃疡、瘘管糜烂创面及痈疮、疮疹等症。3.湿热下注、腿足湿肿热痛。黄柏:6克;黄连:6克。1.胥庆华 黄柏、黄连伍用,出自《伤寒论》白头翁 汤,以治热痢,确效.故刘完素日:“惟黄连黄柏性冷而燥,能降火去湿 而止泄痢。故治痢以之为君。”现代药理也证实,二药均含小檗碱成 分,对痢疾杆菌有显著的抗菌作用,联合应用,其抗菌力远较单味应用 为强。2.刘防二金散,黄连、黄柏各一钱,上为末。奶汁浸一宿,焙,绵 裹,荆芥汤浸,乘热洗,治疗眼睑赤烂。(《幼幼新书》卷三十三引张涣 方)3.朱棣二黄散,黄柏皮、黄连各等分,上为细末,并不见火。先以 甘草汤洗了疮,用药末二钱,轻粉少许,生麻油调敷之,稀稠得所。如 疮湿,不用麻油,只干掺之。治疗毒疮。(《普济方》卷三00引《家藏 经验方》)4.钱乙 二圣丸,川黄连、黄柏各一两,上为细 未,将药二三十几.米饮送下,量儿大小加减。频服无时。治疗小儿脏 腑或好或泻,久不愈,赢瘦成疳。(《小儿药证直决》卷下)二药配对性苦寒,凡虚寒久痢者禁用,寒湿痢忌用。黄柏——栀子黄柏苦寒、清热燥湿、泻火解毒,尤长于清泄肾经棚 火、下焦及膀胱湿热;山栀苦寒降泄、轻清上行,既清心、肺之实热而除 烦,义泄三焦实火及肝胆湿热而利小便。二药配对,相须为用,清热化 湿之功尤著。1.阳黄证。症见发热、身目便俱黄,黄色鲜明、烦渴 喜饮,舌红苔黄者。2.热淋证。症见小便涩痛,淋漓不畅,甚或癃闭不通,小腹急满, 苔黄腻,脉滑数。黄柏:9~12克;山栀:9克1.胥庆华 黄柏、山栀伍用,出自《伤寒论》栀子柏 皮汤,以治阳黄热重于湿者,若加茵陈则疗效更好。目前,临床用治黄 疽,尤其是阳黄的方剂,多数以此药对为基础组方。(《中药药对大 全》)2.王焘 黄连解毒汤,以黄柏、栀子与黄连黄芩配用,治疗热毒炽 盛、弥漫三焦,内扰心神所致的高热、烦躁、口渴、舌红苔黄及疮疡红肿 等症。(《外台秘要》引崔氏方)3薛已解毒散,黄柏、山栀各等分,上为末。水调搽。若破而 浓水淋漓,用当归膏或烛油调搽。治疗一切疮毒风疹痒痛。(《疠疡机 要》卷下)二药配对性苦寒,脾胃虚弱者,热伤阴津明显,舌质 红绛而干忌用。若火热炽盛,阴液已伤,需泻火以救阴液,亦不宜久 川。必要时要与生津养阴之品合用。黄柏——薤白黄柏苦寒降泄,清热燥湿,且以泻肾火,清下焦湿热为专长;薤白辛散苦泄,温通滑利,善散阴寒之凝滞,行胸阳之壅结,上 温心胸之阳气,下调大肠之气滞。二药配对,辛开苦降,以通为主,寒 温并用,21nx.com以清为主,清热中有通阳之施,以免苦寒清热而遏阻;燥温中 有理气之用,以免燥湿而气凝。大肠湿热致气机壅滞,下痢赤白,腹痛里急后重者。黄柏:9克;薤白:5~10克。1.赵学敏以黄柏配薤日同用,治疗热痢。2.雷载权以黄柏、薤白与清热燥湿黄连、秦皮及栀子、豆豉同 用,治疗湿热内蕴,下痢脓血,腹痛,里急后重者。(《中华临床中药 学》)二药配对性苦,气虚、胃弱纳呆者忌用,又薤白久服 对胃粘膜有刺激性,易发噫气,用时应用注意。黄柏——白头翁黄柏苦寒沉降,清热燥湿,长于清泻下焦湿热;白头 翁苦寒降泄,既能燥泄大肠湿热,又能清解血分热毒,为治痢疾之要 药。二药配对,相须为用,泻热燥湿,清肠解毒之力大增。1.腹痛,里急后重,肛门灼热,泻下脓血,赤多白少。 舌红苔黄。2.急、慢性细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而辩证为热毒内盛,下痢脓血 证者。黄柏:6~12克;白头翁:9~15克。 1.张仲景 白头翁汤,白头翁15克、黄柏12克、黄 连6克,秦皮12克,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渣,温服一升,不 愈再服一升,治疗热毒痢疾,症见腹痛,里急后重,肛门灼热,下痢脓 血,赤多白少,渴欲饮水,舌黄苔黄,脉弦数等。(《伤寒论》本方加甘 草、阿胶治疗阴虚血弱而病热痢下重。名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2.徐树楠引江苏新医学院《中药大辞典》上册改良白头翁汤(白 头翁、黄柏各18克,秦皮9克,木香、陈皮、甘草各3克)水煎服,治疗 急性菌痢123例,治愈率78%,与对照组的治愈率 75%相近。(《中药临床应用大全》)二药配对性苦寒,虚寒久痢、寒湿痢忌用。黄柏——细辛黄柏苦寒,清热燥湿、泻火解毒;细辛辛温,辛散外 寒而解表,湿散里寒而通络。二药配对,细辛辛以散火助黄柏泻火解 毒,温以通闭,使黄柏燥湿而不聚湿成痰;又黄柏泻肾火,清下焦湿热 为专长,寒热并用,相辅相成,细辛温陛被黄柏所制,共奏行水气,清湿 热之功。1.火热所致的口舌生疮,口臭。2.湿热内蕴的尿频尿急,排尿不畅。黄柏:9~12克;细辛:1.5~3克。 1.杨 赴筵散,细辛、黄柏各等分(去粗皮、炒、蜜 炙),上为细末,掺患处。涎出即愈。治疗口疮。(《杨氏家藏方》卷十 一)2.王松堂一九散,细辛一两、黄柏九两,上为细末。破皮者,干 敷;烫伤青肿者,以麻油调敷;如烫伤大重者,内服生豆腐、麻油,外敷 此药,以免毒气攻心;烫伤至皮起泡者,用针挑破,待毒水流尽,然后再 敷,灵效异常。治疗跌打损伤,以及水火遍身烫烂烧焦等。(《经验各 种秘方辑要》)3.陈言兼 金散,以细辛配黄柏研末撒布患处,治疗口 舌生疮。(《三因极一病证方论》)4.周琨以细辛配黄柏,煎水漱口除口臭。二药配对性偏苦寒,久病溃疡不愈属气虚者忌用, 又细辛反藜芦,配对组方时尤注意。黄柏——肉桂黄柏苦寒,清相火而燥湿坚阴;肉桂辛甘大热,气厚 纯阳,入下焦能助肾中阳气而益命门之火,人血分能温通血脉而散寒 止痛。二药配对,寒热并用,甘苦并投,温阳化气而不生邪热,能使阳 入于阴;燥湿清热而不寒滞,能使阴出于阳。 肾阳不足,气化不行,湿热内停所致的尿闭不通。 症见尿热不甚、尿前带白,淋漓渐至,癃闭,小腹急结,但无茎中疼痛 者。黄柏:10克;肉桂:3克,后下。 李呆 滋肾通关丸,以黄柏、肉桂、知母同用,治疗 湿热蕴结膀胱,小便不利。 二药配对,淋证日久,体质虚弱之劳淋、气淋忌用, 又肉桂畏赤石脂,配对后组方时应注意。黄柏——龟板 黄柏味苦,至阴之味,性寒润降,主降阴火而救肾 水;龟板甘寒清润,成寒潜降,既能补肝肾益心ml,又能敛浮阳退虚热。 二药配对,清补结合,滋阴降火,同趋一辙,养阴不敛邪,清利不伤阴, 滋中有降,清中有补,标本兼治,两全其用。1.阴虚发热、骨蒸劳热、五心烦热、盗汗遗精之证。2.肝肾亏虚,腰脚痿弱、筋骨不健及小儿囟门不合等症。3.阴虚血热,月经过多、崩漏带下等症。黄柏:6~9克;龟板:9~30克,滋阴煎服宜生用,人 汤剂宜先煎。朱丹溪大补阴丸,熟地黄酒蒸六两,龟板酥炙六 两,黄柏炒四两,知母酒浸炒四两,上为末,猪脊髓蒸熟,炼蜜为丸,每 服6克至9克,空心淡盐汤送下,治疗阴虚火旺证,骨蒸潮热,盗汗遗 精、咳嗽咯血,心烦易怒,足膝疼热等。又补阴丸,补阴 丸龟板二两,黄柏一两,上细切地黄,酒蒸熟,插细为丸服,治疗阴虚诸 证。二药配对性寒凉滋腻,脾胃虚弱食少便溏以及火热 属于实证者忌用。黄柏——干姜 黄柏苦寒,清热泻火,尤善清泄肾经之相火而坚阴; 干姜辛热,辛散火结而温心阳通脉。二药配对,辛开苦降,以黄柏坚阴 降火为主药,少佐干姜辛散火邪,有阳升阴降之妙用。 阴虚火旺所致的咽干久咳、干咳无痰等证。黄柏:9克;干姜:1.5克。 寄鲁 渔父柏姜散,黄柏二钱,干姜八分,合焙成炭 ,研极细末。吹之,治疗阴虚火盛之喉证。 二药配对性苦燥,实火喉证忌用。黄柏——紫苏黄柏苦寒清下焦湿热;紫苏辛温疏表寒,解郁行滞 气。二药配对,苦寒沉降与辛温疏通合用,清不寒滞,疏不燥烈,相辅 相成,共奏清热燥湿,疏郁化浊消肿之功。1.湿热郁滞,下肢关节痹痛。2.湿热壅滞之阴囊湿疹,口糜等。黄柏:9克,紫苏:5~10克,不宜久煎。 熊魁梧 善用二药合伍治疗湿热郁滞,下肢关节痹 痛,有较好疏滞消肿止痛作用。(《浙江中医杂志》,1985, 二药配对性燥凉,仪寒湿无热证的痹证忌用。黄柏——一苍术黄柏苦寒,善除下焦湿热,清上炎之火而坚真阴;苍 术辛香苦燥,内可燥湿健脾,外可发散风湿。二药配对,相须为用,苍 术直达中州燥湿健脾治其本,黄柏下降肝肾清下焦湿热治其标,标本 并治,中下两宣,共奏清热除湿、泻火坚阴之功。1.湿热下注经络,郁而化热所致脚膝浮肿,麻木重 着、筋骨疼痛、软弱无力,小便不利之脚气证。2.湿热腰痛、臁疮、白带、阴囊湿疹等。3.热痹、肌肉热极、唇干燥,筋骨痛不可按,体上如鼠走状,属湿热 伤气分者。黄柏:9克;苍术:9克。1.楼英 二妙丸,黄柏末、苍术末各等分。炼蜜为 丸,如梧桐子大。治疗湿热下注之足膝肿痛,痿证,湿疮,湿疹、丹毒, 白带,腰痛。(《医学纲目》卷二十)2.朱丹溪二物皆有雄壮之气,表实气实者,加酒少许佐之。有 气加气药,血虚加补药;痛甚者,加生姜汁热辣服之。(《丹溪心法》卷 四)3.万表 四制柏术丸,黄柏四斤(一斤酥炙十三次,一斤乳汁浸十 三次,一斤童便浸十三次,一斤米泔浸十三次)、无油苍术一斤(川椒炒 四两、破故纸炒四两,五味子炒四两,川芎炒四两)去四味同炒之药,只 用苍术、黄柏为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早酒下,午茶 下,晚白汤F。治疗湿热痿证。(《万氏家抄方》卷一)二药配对性苦燥,孕妇忌用。黄柏——甘草黄柏苦寒,清热降火,坚肾强阴,清湿热,消咽喉之 肿胀;甘草甘平,善泻火毒,又具甘缓之性,则能缓和拘急,调和诸药, 与寒药相合用可缓其寒凉,以防伤阳。二药配对甘草制黄柏之苦寒, 以消苦寒败胃之弊,又润咽喉之不利,增强清热泻火之功。 1.小儿咽喉肿胀,咽气不利。2.口内舌上疮毒。3.饮酒过多,湿热内生,耗伤真阴,虚火内扰致梦泄、遗精。黄柏:9克;甘草:3~9克,宜生用。1.曾世荣黄金散,黄柏(去粗皮,蜜润,晒干,再除 再晒十数次)粉甘草各一两,上锉末,焙,研为细末。用药末干点患处, 或用麦门冬熟水调点舌上,令其白化。治疗舌上疮毒。(《活幼心书》 卷下)2.赵估黄柏汤,黄柏、甘草各一分,上为粗 末。每次一钱匕,以水半盏,煎至三四分,去滓温服,不拘时候。治疗 小儿咽喉肿胀,咽气不利。(《圣济总录》卷一八一)3.王好古小凤髓丹,黄柏、甘草各等分,上并生为末, 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夜卧温热水或麦门冬汤送 下。治疗因多饮,积热自戕,致梦泄。《医垒元戎》卷十)二药配对,因甘草助湿满中,故温盛中满腹胀及水 肿等证忌用,又甘草反大戟、芫花、甘遂及海藻,配对后组方时应注意。黄柏——大黄黄柏苦寒,清热燥湿,泻火解;大黄苦寒,既能泻血 分实热而凉血,又能通利血脉以消散淤血。二药配对,相须为用,共奏 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之功。1.火热湿毒蕴结之疮肿。2.汤水烫伤所致红肿水泡,热灼肌肤、淋漓疼痛。 黄柏:9克;大黄:3~12克,煎剂宜后下。lI陈士铎二黄散,大黄炒,黄柏,上药各为细末。以鸡 子清调之,搽上最妙,治疗汤烫伤。(《洞天奥旨》卷十二)2.陶华二黄膏,黄柏、大黄各等分上为末,用醋调搽如干,用水润之,治疗一切肿毒、热疮。3.张景岳 二药配制“敷一切肿毒,热浮在外,或时气热壅者。 二药配对性苦寒,阴疽忌用。1.黄柏配对药,主要用于治疗湿热带下、淋浊、泻痢、黄疸、湿痹痿 蹙、疮疡肿毒、水火烫伤、阴虚发热、盗汗遗精等方面,围绕黄柏六大功 效进行的。即本品具有清热、泻火、解毒、清虚热、坚阴治痿诸功效。2.黄柏生用泻实火,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之力强;盐水炙用人肾, 泻相火之力增强,用于除骨蒸退虚热;炒炭用其清热泻火之力虽减,但 清热止血之功著,可用于邪热炽盛或虚火内炽所致之尿血、便血、崩漏 下血。3.本品苦寒,容易损伤胃气,故脾胃虚寒者忌用。

辛味 辛味包括辛辣味、辛凉味。大都有发散、行气、行血作用。一般治疗表证的药物,如生姜、紫苏、薄荷;或治疗气血阻滞的药物,如陈皮、砂仁、木香、红花等,都有辛味。

在这里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坚阴与养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养阴是运用甘寒之品濡润滋养作用。如麦冬、玉竹、百合等。

此外,我们有时在了解某一种药物的功效时,还能看到“淡”、“涩”两种药物味道。所谓淡味,有渗湿、利尿作用;多用以治疗水肿、小便不利等症,如猪苓、茯苓、通草、滑石等利尿药。涩味药与酸味药的作用相似,多用以治疗虚汗、泄泻、尿频、滑精、出血等症,如龙骨、牡蛎涩精,赤石脂能涩肠止泻等。

坚阴 指苦寒之品多偏重于脏腑组对机体功能性或病理性织之本身,故称之为坚阴,即固守保存阴液之意。实际上是借助某些苦寒药物的清泄作用,泻火之亢,以全阴气,即泻火存阴。坚阴进一步还可以细分为三种情况;①平相火,固肾阴,运用于阴虚火旺之证,如丹溪的虎潜丸,又如《医宗金鉴》知柏地黄丸。此两方均用于阴虚火旺之证,方中均在泻相火之中配伍养阴之品。②清热泻火,顾护阴津,运用于火热内盛之证,如《伤寒论》的黄芩汤。这类方主是通过祛热邪而达护阴津之目的。③泻下存阴。运用于实热热结之证。如《伤寒论》的大承气汤。这类方主是通过泻下热结而间接达到存阴之目的。通过以上对苦能坚阴的分析,可知苦能坚阴的实质是清热泻火与存阴两作用协同产生的结果。而非苦味本身的功能。

一提起中药的味道,您的反应肯定是“苦”。其实中药有多种味道,像甘草是甜的,乌梅是酸的,生姜是辣的。这些味道构成了中药治病的基础。

坚气 指苦温之品多着重在恢复强壮脏腑组织的功能上,故称之为坚气(笔者认为坚气可以理解为苦补);苦味的坚气之功多运用于寒湿邪为患之证,如平胃散。平胃散是苦温燥湿的代表方,主治脾胃湿滞证。方中的主药苍术苦温辛燥,除湿运脾;厚朴苦温,行气消胀,助苍术以运脾。陈皮芳香化浊,醒脾和胃;甘草调和诸药,姜、枣调和脾胃,以助键运。诸药合用,使脾胃键运,湿浊得化,而病症自除。另外有的苦寒之品也有坚厚肠胃的作用——苦味健胃。现代药学研究表明,苦味药通过味觉分析器的兴奋,提高了食物中枢的兴奋性,于饭前服用少量苦味药,可增加胃酸的分泌,提高食欲,如果服用过量,反而抑制胃液的分泌,影响食欲。如投入少量苦味的黄连有厚肠止泻的作用。

咸味 咸味有软坚散结、泻下作用。多用以治疗瘰疬、痰核、痞块及热结便秘等病症,如海藻、瓦楞子软坚散结,芒硝泻下通便等。

需要注意由于苦味能燥,且苦味药性多寒凉,所以苦味者,易伤津,又多能败胃。

酸味 酸味有收敛、固涩作用。一般具有酸味的药物多用于治疗虚汗、泄泻等症,如山茱萸、诃子、五味子、金樱子涩精敛汗,五倍子涩肠止泻。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