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皆受其赐巴黎人app397997,宜长夏服之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一名云珠,一名云华,一名云英,一名云液,一名云沙,一名磷石,生山谷。

味甘性平,无毒。

又曰:成帝设云母帐、云幄、云幕於甘泉紫殿,世谓之三云殿。

案列仙传云:方回,炼食云母。抱朴子仙药篇云:云母有五种,五色并具,而多青者,名云英,宜以春服之。五色并具,而多赤者,名云珠。宜以夏服之。五色并具,而多白者,名云液,宜以秋服之。五色并具,而多黑者,名云母,宜以冬服之。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沙,宜以季夏服之。晶晶纯白名磷石,可以四时长服之也。李善文选注:引异物志,云母一名云精,人地万岁不朽,说文无磷字。玉篇云:磷薄也,云母之别名。

甄权:主下痢肠澼,补肾冷。

《拾遗记》曰:董偃设紫琉璃屏风。

味甘平。

古称云母治百病,服食无忌,但制炼须慎,不可过量服食。

又曰:孙和悦邓夫人月下舞,水精如意误伤其颊,令太医医之,以白獭髓和琥珀末涂之遂差。

《神农本草经》目录

按:抱朴子迁药篇云──云母有五种,其多五色并具,如见青色多者名云英,宜春服之,见赤色多者名云珠,宜夏服之,多白色者名云液,宜秋服之,多黑色者宜冬服之,如见只有青黄二色者名云沙,宜长夏服之,如见晶莹剔透纯白者,可以四时常服之。

又曰:郁夷国,於山上架楼室,向明,以开户牖,以水精、火藻为阶。

名医曰:生太山,齐卢山,及琅邪,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此录名医说者,即是仲景元化,及普所说,但后人合之,无从别耳,亦以补普书不备也)。

云母主补肺下气,补中坚肌,除邪气,安精神。

《南州异物志》曰:琉璃本质是石。欲作器,以自然灰治之。自然灰状如黄灰,生南海滨。亦可浣衣,用之不须淋,但投之水中,滑如苔石。不得此灰,则不可释。

括要:生产不下,用云母细末,调酒涂于阴门。

《山海经》曰:堂庭山多水玉。(注曰:水玉,今水精也。)

别录: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痨七伤,虚损少气,止痢,久服悦泽不老,耐寒暑。

○琉璃

一般内服数分起。

《周礼·秋官下·小行人》曰:合六币,琥以绣。

味甘平,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古时在车船上可以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又名云华,云英,云液,云沙,磷石。

《续汉书》曰:哀牢夷出光珠、琥魄。

灵胎:清肺明目。

《梁书》曰:南岳邓先生名郁,荆州建平人也。少而不仕,隐居衡山极峻之岭,立小板屋两间。足不下山,断谷三十馀载,惟以涧水服云母屑,日夜诵《大洞经》。

产四川及各省山中,种类甚多,有黑云母及白云母等,白者良,属玉类。

《北齐书》曰:武平中,除傅伏为东雍州刺史。会周克并州,遣韦孝宽来招伏,曰:"并州已平,故遣公儿来报。便宜急下,授上大将军武乡郡开国公,即给告身。"以金玛瑙二酒锺为信,伏不受。

巴黎人app397997 1

《吴历》曰:黄龙、扶南诸外国来献琉璃。

取净生云母,置铁锅内,煅至火红透,取出,冷却研粉即得。

《三齐记》曰:东武城有云母山,山有云母,因以为名。安期先生常所游饵。

《古车渠碗赋》曰:车渠,玉属,多纤理缛文,出於西国。其俗宝之,小以系颈,大以为器。

魏文帝《玛瑙勒赋》曰:玉属也,出自西域。文理交错,有似玛瑙,故其方人因以名之。

《玄中记》曰:车渠出天竺国。

《春秋运斗枢》曰:枢星散为云母。

《魏书》曰:天竺国人商贩至京,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於是采砺山石,於京师铸之。既成,光泽美於西方来者。乃诏为行殿,容百馀人。光色映彻,观者见之莫不惊骇,以为神明所作。自此国中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

《广雅》曰:车渠,石次玉也。

《广志》曰:水精出大秦、黄支国。

《十洲记》曰:昆仑山上有水精阙。

《古今注》曰:魏武帝以车渠为酒杯。

又曰:吴景帝戍将於广陵掘冢,有人如生。棺中云母厚尺许。

《石虎邺中记》曰:虎作云母五有金薄扇。

《古今注》曰:魏武帝以玛瑙石为马勒。

《世说》曰:满奋畏风。在晋帝坐,北窗作琉璃扉,实密似疏。奋有寒色,帝笑,奋答:"臣犹吴牛,见月而喘。"(吴牛,水牛也。南士多暑,水牛畏热,见月疑是日,所以喘。奋,太尉宠之孙也。)

《魏略》曰:大秦国出赤、白、黑、黄、青、绿、绀、缥、红、紫十种琉璃。

刘公干《清虑赋》曰:入鐐碧之间,出水精之都,上青雘之山,蹈琳珉之涂。

左思《吴都赋》曰:致远琉璃珂玳。

《唐书》曰:高宗上元二年十二月,拔汗那王献碧颇黎及地黄。龟兹白王素稽献金颇黎。

沈约《宋书》曰:武帝时,宁州常献琥珀枕,甚光丽。时将北征,以琥珀治金疮。上大悦,命捣碎,分付诸将。

《淮南万毕术》曰:云母入地千岁不朽。云母在足,无践棘。(注曰:取大云母涂足下,践棘,不能刺。)

《西域诸国志》曰:珠穴出麋,卢水边沙中有短腰蜂窠,烧治以为琥珀。

左思《蜀都赋》曰:琥珀丹青,珠江瑕英。

《玄中记》曰:玛瑙出月氏。

《晋书》曰:王济豪侈。帝常幸济宅,供馔甚丰,悉贮琉璃器中。帝甚美之。

《广雅》曰:玛瑙,石次玉也。

王粲《玛瑙勒赋》曰:游大国以广观兮,览希世之伟宝。总众材而课美兮,信莫臧於玛瑙!

《博物志》曰:松脂沦入地中,千年化为茯苓,茯苓千年化为琥珀。虎珀一名红珠。今太山有茯苓而无琥珀,益州永昌出琥琥珀而无茯苓。或复云:烧蜂窠所作。未详此二说。

《广志》曰:琥魄,珠也,生地中。其上及旁不生草,浅者五尺,深者八九尺,大如斛。削去皮,成琥魄。初时如桃胶,凝坚乃成。其方人以为枕。出博南县。

《孝经援神契》曰:神灵滋液,则琉璃镜。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