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法律上或未死亡,2《楚辞集注》上海古籍出版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据说最近,我国南方某地农村有一妇女,因生了很久的慢性病,一直未能治好。连续卧床三个多月。一天夜里,突然她“呼吸停止”,四肢发硬,面色苍白,浑身冰冷。家属一见此情此景,于是慌忙办理后事。第二天下午3点许,一个家属在给她穿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死者”轻轻地动了一下,在场的人吓得不得了。总算有个胆子大一些的人,马上给“死者”灌了几口白开水。这时,只见“死者”微微叹了口气,慢慢地低声讲话了。声称又冷又饿,当场吃了一点炒猪肝、炒猪心,以后就能下床走动,宛如常人。周围的人听了以后感到很稀奇,议论纷纷。甚至有人不顾路远,赶来探望。

电影的最后,真的是令人绝望。。。。。

生老病死是自然循环,没有人能逃脱这个规律,差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每一死亡的方式不一样,而人死亡的状态也都是不一样的,虽然说有的人死亡的时候很平静并不痛苦,但是大多数的人死亡的时候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种痛苦当事人的感觉是什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是旁观者能从当事人的表情中可以感觉到当事人的感受,是非常痛苦的。

[14]北大中文论坛“文赋”版《就“宋玉〈招魂〉论”与潘啸龙先生商榷》2005-5-1。?tid=142568

一名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脑死亡患者如捐献器官,家属必须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明确写道:“捐献手术在心跳不停掉情况下获取,这个过程我理解并接受。”

你听了这件事以后感到奇怪吗?我想大概不会。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假死现象,不是真正的死亡。人的死亡有一个过程。开始是心跳,呼吸停止,然后再进入“生物死亡期”。所谓“生物死亡期”,就是说一个人的全身组织器官逐渐死亡,生命重要器官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而生物死亡期才是真正的死亡。而有时心跳、呼吸均极其微弱,用肉眼看似乎已“死”,而实际上是“假死”。

比如还有一个规矩,就是服丧三年的期间,孝子要柱丧杖,这是为何呢?。

丧葬文化也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历代楚辞专家对《招魂》“像设君室,静闲安些。”中“像”的解释,基本上可分为两类。 “招生魂”论者,释“像”为仿效。王逸《章句》:“像,法也。”……“言乃为君造设第室,法像旧庐所在之处,清静宽闲而安乐也。”[1] “招死魂”论者,释“像”为画像。朱熹《楚辞集注》:“像,盖楚俗,人死则设其形貌于室而祠也。”[2《楚辞集注》] 朱熹此注 与他自己的:“故宋玉哀闵屈原無罪放逐,恐其魂魄離散而不復还,遂因国俗,託帝命,假巫语以招之。”[2]自相矛盾。 汤炳正先生《楚辞今注》“像设君室”注:“像,画像,此言人死后设其形像于室祠之。”[7汤炳正等《楚辞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 姜亮夫先生《楚辞通故》云:“顾亭林乃以为像者,战国以后以尸礼废而像事上,言之最为有理。其言曰:‘古之于丧也有重,于祔也有主,以依神。于祭也,有尸,以象神。而无所谓像也。《左传》言:尝于太公之庙,麻婴为尸。《孟子》亦曰:弟为尸。而春秋以后不闻有尸之事,宋玉《招魂》始有‘像设君室’之文。尸礼废而像事兴,盖在战国之时矣。’……则此‘像设’直是楚人旧习。”[8姜亮夫《楚辞通故》第三辑] 单就“像设君室”,这句话来说,两类解释都说得通。必须结合诗文的总体来看。“招生魂”就取前者,若是“招死魂”就释为画像。因为《招魂》所写的是“招生魂”,所以应该选择王逸的“法像旧庐”。 刘信芳先生说:「《招魂》之“像”,本指庙室神主之象也。」[9《〈招魂〉“像设君室”与楚简帛之“象”》《云梦学刊》2011年01期] 把《招魂》的“君室”指为“庙室”、“像”释为“神主之象”,似乎没有依据。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周海波曾提过针对脑死亡立法的议案。他称,一个需要循环呼吸等生命支持的脑死亡病人,每天的医疗费用在5000元到10000元甚至更多。“脑死亡后毫无意义的“抢救”给病人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财力负担,也给卫生资源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我国古代医学家早已十分重视怎样识别一个人真死还是假死的问题。在战国中期,有一本记录当时礼节制度的书——《礼记》中就作了记载。它写道:“……疾病外内皆埽,彻亵衣,加新衣,御者四人皆坐持体,属纡以俟绝气……”。还说:“或问曰死三日而后敛者何也?……曰三日而后敛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生不生亦不生矣……”。《礼记》中所说的用新棉之絮放在“死者”鼻前,看棉絮是否飘动以检验微小气息之有无而决定生死。以及让“死人”等侯三天再盛殓,如“假死”者,则三天里必“活”过来,如“真死”者,尸僵、尸斑等三天里也必出现。《礼记》所记载的这种检验死亡的办法,就是我国最早的死亡诊断法。

哎等等。说到这,我倒想安利一下,昨天我看的电影《活埋》,看这部电影倒是可以体会那种压抑与绝望。

问:人死后为什么要用白布蒙住脸?是迷信吗?

2、“复”与《招魂》,“招徕各有司存,不容越俎”。 钱锺书《管锥编》云:『玩索巫阳对上帝之语,似当时信忌,以生魂别于死魂,招徕各有司存,不容越俎。《招魂》所招,自为生魂。』[3 P633] 钱先生认为《招魂》为招生魂。“复”当是“招亡魂”;“招徕各有司存,不容越俎。” 《礼记丧大记》所记的:“复者朝服。君以卷,夫人以屈狄,大夫以玄赪,世妇以襢衣,士以爵弁,士妻以税衣。皆升自东荣,中屋履危,北面三号。卷衣投于前,司服受之,降自西北荣。……”[15]这个方法,决不能用于“招生魂”。硬要把“小臣复”与 “《招魂》”混为一谈,怎么能有说服力呢? 3、“复”礼之“招亡魂”,魂往何处去? 潘啸龙先生认为:“复”是“招回离体的灵魂”,“意在使‘绝气’者复生”。至于人死之后“魂归何处?”潘先生似乎没有论及。 还有人说:是“引魂升天……”; 金式武先生曰:“把离开形体的灵魂招来附在衣服上,而后将这衣服覆盖尸体,使神形再次结合”一同葬入坟墓,使灵魂不至于飘泊不定而受苦。[《招魂研究》《历史研究》1998年06期 (P46-47)] 诸说的依据皆不足。 1972年11月辽宁省博物馆文物队,清理盖县九垅地东汉墓群时,发现一墓的墓砖上有“永和五年……”和“叹曰,死者魂归棺椁,无妄飞扬,行无忧,万岁之后,乃复会。”等文字。[辽宁省博物馆文物队《辽宁盖县九垅地发现东汉纪年砖墓》《文物》1977 09第93页] 这说明 东汉时确有“魂归棺椁”与躯干同入坟墓的习俗。但是,先秦之时有无此习俗,则不得而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温薷 郭超 新京报制图/许英剑(原标题:《脑死亡=真死亡?“千里送心”引争议》)

当然,在科学突飞猛进的今天,我们可以根据心电图,脑电图等检查来确定一个人的“真死”或“假死”。但我国古人在2400多年前就能发明比较合乎科学道理的死亡诊断法,确是十分可贵的。

图片 1

第二种说法是人死的时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死者的脸部会扭曲非常严重,而且失去生命后脸部的神经和肌肉会萎缩或者浮肿,会非常的难看,为了不吓到其他送行的人,所以用一块白布把死者的脸盖住,第三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家属看到死者的样子而不舍和伤心,所以用一块白布盖住隔开代表从此阴阳两隔。

[7]汤炳正等《楚辞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

专家认为,心死亡后仍可捐献,脑死亡立法不应为了捐献器官

上古的圣贤就是按照这些原因,才定了守灵三天的规矩。

这些传说和故事中,人死后脸上的这块白布就成为了遮羞布,一方面警醒人们生前多做善事,另一方面防止了仇人和熟人的骚扰和难堪,尽可以安静的投胎转生去了!可见这也是生者对死者的良好祝愿吧。

[20]辽宁省博物馆文物队《辽宁盖县九垅地发现东汉纪年砖墓》[J]《文物》1977 09 P93。

有些公众将脑死亡与“植物人”画等号,觉得患者日后还能被“唤醒”。对此,石炳毅解释,脑死亡同植物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脑死亡指的是脑干死亡,不用呼吸机的话,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心跳停止;植物人只是大脑皮层不行,不用呼吸机仍然可以存活。

有时候你真的不得不佩服古人。看似封建迷信的东西其实大有道理。

见过死亡的人才知道死亡的恐怖,死人的面部表情是非常恐怖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绝大多数人都害怕死亡,人天生对死亡有一种恐惧心理,这种恐惧来自于内心深处的不舍和对未知东西的恐惧 ,所以绝大多数在看到死亡的时候都有一种恐惧心理,特别是看到同类的死亡就更害怕,看到同类的死亡会想到自己。

一 《招魂》是“招屈原生魂”

事实上,虽然截至目前“脑死亡”在中国仍未立法,但这一概念近年已悄然应用于器官捐献领域。

《礼记 问丧》孝子亲死,悲哀志懑,故匍匐而哭之,若将复生然,安可得夺而敛之也。故曰三日而后敛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衰矣;家室之计,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亲戚之远者,亦可以至矣。是故圣人为之断决以三日为之礼制也。

但是,这个说法有些勉强,倒是寄托的感情占了大部分。其实,人去世了,面容一般都会发生一些变化,会变得很难看的,所以会用纸蒙住脸;其次,人去世后,因防腐措施问题,内脏也会腐败,因腐败产生的气体会从耳、鼻、口腔中散发出来,用纸蒙住脸,至少能够减少一些气体对人的影响。

[9]刘信芳《〈招魂〉“像设君室”与楚简帛之“象”》《云梦学刊》2011年01期P45-47

309医院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石炳毅昨天表示,虽然捐献者和家属可自主、自愿选择“脑死亡”或“心死亡”标准,但在实际操作中,许多家属都会坚持等到患者心脏停止跳动,才可以实施手术。

最恐怖的是没过多久,女子在棺材中惊醒,开始疯狂敲打棺材,那种恐怖与绝望,估计我们常人无法理会。

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人死后身体细胞失去活力,身体里面的细菌在没有了生存空间后,身体里面的细菌会跑出来,盖上白布可以隔离细菌扩散,但是这种说法不太靠谱,但是古时候有一个故事流传出来跟死者盖白布有关,这个故事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吴王带病攻占楚国,俘虏了越王,对于怎么处理越王,朝廷大臣看法不一,伍子胥主张杀死越王,而吴王没有听从,在别人的诱惑下吴王放了越王,还下狠手杀了伍子胥,伍子胥一心为国却落得这样的结局,内心不甘留下遗言自己死后希望挖下他的眼睛放在墙头,他要看吴国灭亡,结果吴国果然被楚国灭掉,吴王悔恨交加,最后让下人在他死后用白布遮脸,因为他没脸见伍子胥,这就是一个关于后世死人盖白布的故事。

[10]陈伟《〈天子建州〉校读》簡帛網2007年7月13日。 _article.php?id=616

“脑死亡”摘心被指有悖法律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