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不归经,正以其能生肝之血也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妇女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气色痿黄,肉体倦怠,而疲劳愈甚者,人感到血热有余之故,何人知是阳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多,阳虚当经缩。明天阳虚而反多种经营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於经,虽旺而经亦相当少;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强健之体,须当风流罗曼蒂克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后生可畏行后而再行,而疲劳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疲劳,血损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可能色华於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四物汤。

调经

女人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水肿胀满者,人以为血之凝也,什么人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后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於阳分则生热,其气行於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改为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微风自灭,此其生机勃勃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女士怀娠之后,恶心呕吐,思酸解渴,见食憎恶,困倦欲卧,人皆曰孕珠恶阻也,哪个人知肝血太燥乎!夫妇人受妊,本於肾气之旺也,肾旺是以摄精,然肾生机勃勃受精而成娠,则肾水生胎,不暇化润於五脏;而肝为肾之子,日食母气以舒,四日无津液之养,则肝气迫索,而肾水不能够应,则肝益急,肝急则火动而逆也;肝气既逆,是以呕吐恶心之症生焉。呕吐纵不至太甚,而其伤气则意气风发也。气既受伤,则肝血愈耗,世人用四物汤治胎前诸症者,正以其能生肝之血也。然补肝以生血,未为倒霉,但生血而不知生气,则脾胃衰微,不胜频呕,犹恐血虚则血不易生也。故於平肝补血之中,加以解热止泻之品,以生阳气,则气能生血,尤益胎气耳。或疑气逆而用补气之药,不益助其逆乎!不知孕珠恶阻,其逆不甚,且逆是因虚而逆,非因邪而逆也。因邪而逆者,助其气则逆增;因虚而逆者,补其气则逆袭。况补气於补血之中,则阴足以制阳,又何虑其增逆乎!宜用顺肝通大便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白术(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甘草(一钱)

经水前期(十七卡塔尔国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柴胡(一钱)

亦有肝郁气滞,胸膈膨闷,见食不恶,不可能多食,虽系孕珠而非恶阻,宜分别治之。后另有方。

水煎服。四剂而血归经矣。十剂之后,加人参三钱,再性格很顽强在辛苦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十剂,前段时间来潮,善刀而藏矣。夫四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苍术,荆芥,补中有益;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甜根子以疏通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巾帼有早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觉着血热之极也,何人知是肾中国水力电力对国有公司业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度雄厚,则子宫太热,亦难受孕,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然则火不可任其富裕,而水断不可使之阙如。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经散。

水煎泰山压顶不弯腰。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山菜、白芍、丹根以宣清热解毒之风郁;用乌拉尔甘草.杨桴,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人参(一两) 当归(一两,酒洗)、苏子(一两,炒,研) 白术(三钱,土炒)、茯苓(二钱) 熟地(五钱,九蒸)、白芍(三钱,酒炒) 麦冬(三钱,去心)、陈皮(三分) 砂仁(一粒,烘,研)、神曲(一钱,炒)

{荆芥炭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轻松加减。}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豆蔻梢头剂轻,二剂平,三剂全愈。此方平肝则肝逆除,补肾则肝燥息,补气则血易生。凡胎病而少带恶阻者,俱以此方投之无不安,最利于於胎妇,其功更胜於四物焉。

《傅青主女科》目录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傅青主女科》目录

{方极效。但苏子—两,疑是一钱之误。然国初上元节生人。资质最壮。或非用两不效。今当下元,用一钱可也。万不可用—两。疏肝化滞汤:全干归(酒洗)六钱,杭芍(酒炒)三钱,党参(去芦)三钱、白扁豆(去皮)四钱,云苓二钱,香附(炒焦)二钱,砂仁(炒,研)钱半,条苹(炒焦)七分,神曲(炒焦)钱半。广皮柒分,薄荷六分,甘草五分。水煎服。}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傅青主女科》目录

香树(伍分,食盐加水浸炒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水煎服。二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然为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又有早期经来只一、二点者,人觉着血热之极也,什么人知肾中火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开始时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难调,苟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前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刚开始阶段而来多者,热门而水有余也;刚开始阶段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初期之来,俱认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伤者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骨中之热,由於补中益气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风险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条与上条游历,断准确治开始的一段时期之病矣。

经水早先时期(十五卡塔尔国

女人有经水中期而来多者,人觉着阳虚之病也,什么人知非阴虚乎!盖中期之多少,实有分化,不可执一而论。盖早先时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早先时期而来多,血寒而极富。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藏六府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补中温散之,不得曰早先时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水煎服。三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黄金桂以祛其寒,地熏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帮助,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早先时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人衔生龙活虎、二钱能够。

经水前后相继无准期(十八卡塔尔

女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按时,人觉着气血之虚也,哪个人知是肝气之纠葛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这样。殊不知子母关心,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由此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早晚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驾驭,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一时或有外感,内伤无法奏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伤者宜加神曲二钱(炒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山里红肉二钱(炒卡塔尔国,临症须酌用之。若肝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丹皮即加味逍遥散。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经水数月意气风发行(十九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妇人有数月后生可畏行经者,每认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感觉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不赔本耳。夫气血既不亏蚀,何以数月而风华正茂行经也?妇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经水必生机勃勃季豆蔻梢头行。盖以季为数,而不以月为盈虚也。真气内藏,则坎中之真阳不损,倘加以炼形之法,一年以内,便易飞腾。无如世人不知,见经水不应月来,误以为病,妄用药饵,本元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比不上其不治也。山闻异人之教,特为阐述宣扬,使世人见此等行经,不必妄行治疗,万勿疑为气血之不足,而轻生机勃勃试也。就算天生仙骨之巾帼,世固不菲。而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风度翩翩疗救之方以辅之,方名助仙丹。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白术(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河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四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也。此方平补之中,实有妙理。利水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就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

年老经水复行(十一卡塔尔

妇女有年六十外或六、陆拾陆岁忽地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何人知是出血之渐乎!夫妇人至七七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如何能精满化经,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僧人,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五钱,土炒)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木耳炭(一钱)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后生可畏剂减,二剂尤减,四剂全减,十剂愈。此方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口疮哉!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三十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农妇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皮肤瘙痒者,人以为血之凝也,什么人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后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成为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轻风自灭,此其大器晚成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柴草、白芍、丹皮以宣清热生津之风郁;用甘草.冬白术,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一钱,尤妙。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经水今后腹先疼(四十后生可畏卡塔尔国

农妇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感到寒极而然也,哪个人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此中有火,舒则流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满则不能够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点火,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