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有不资食以存生,不可多食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五月五日勿食生菜,发百病。

白 荷,味辛微温涩无毒,主中蛊及疟病。捣汁服二合,日二。生根主诸疮。

#3热:影宋刻本作『满』。

自死肉口闭者,不可食之。

猪骨烧灰

凡瓜,味甘寒滑无毒,去渴,多食令阴下痒湿生疮,发黄胆,黄帝云∶九月勿食被霜瓜,向冬发寒热及温病。初食时,即令欲吐也。食竟心内作停水不能自消,或为反胃。凡瓜入水沉者,食之得冷病,终身不瘥。

芥菜:味辛,温,无毒。归鼻,除肾邪,大破咳逆#9,下气,利九窍,明目聪耳,安中,久食温中,又云寒中。其子:味辛,辛亦归鼻,有毒。主喉痹,去一切风毒肿。黄帝云:芥菜不可共兔肉食,成恶邪病。

凡肝脏,自不可轻啖,自死者弥甚。

夜食诸姜蒜葱等,伤人心。

芸薹,味辛寒无毒。主腰脚痹。若旧患腰脚痛者,不可食,必加剧。又治游肿丹毒。

槟榔:味辛,温,濇,无毒。消谷逐水,除痰癖;杀三虫,去伏尸,治寸白。

肉中有朱点者,不可食之。

十一月、十二月勿食薤,令人多涕唾。

苦菜,味苦大寒滑无毒,主五脏邪气,厌谷,胃痹,肠 ,大渴热中,暴疾恶疮。

紫苏:味辛,微温,无毒。下气,除寒中,其子尤善。

脯藏米瓮中有毒,及经夏食之,发肾病。

胡桃不可多食,令人动痰饮。

堇葵,味苦平无毒,久服除人心烦急,动痰冷,身重懈惰。

夫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药性刚烈,犹若御兵;兵之猛暴,岂容妄发?发用乖宜,损伤处众,药之投疾,殃滥亦然。高平王熙称食不欲杂,杂则或有所犯;有所犯者,或有所伤;或当时虽无灾苦,积久为人作患。又食啖鲑肴,务令简少,鱼肉果实,取益人者而食之。凡常饮食,每令节俭,若贪味多餐,临盘大饱,食讫,觉腹中彭亨短气,或致暴疾,仍为霍乱。又夏至以后,迄至秋分,必须慎肥腻、饼臛、酥油之属,此物与酒浆瓜果理极相妨。夫在身所以多疾者,皆因春夏取冷大过,饮食不节故也。又鱼绘诸腥冷之物,多损於人,断之益善。乳酪酥等常食之,令人有筋力,胆干,肌体润泽。卒多食之,亦令胪胀泄利,渐渐自已。

马肉?肉共食饱,醉卧大忌。

果子生食生疮。

香 ,味辛微温主霍乱腹痛吐下,散水肿烦心,去热。

#2上:原作『止』,据影宋刻本改。

雄鼠屎二七粒,末之,水和服,日再服。屎尖者是。

上一味,末之,水服方寸匕。亦治马肝漏脯等毒。

茼蒿,味辛平无毒,安心气,养脾胃,消痰饮。

越瓜:味甘,平,无毒。不可久食。益肠胃。

马肝及毛不可妄食,中毒害人。

八月、九月勿食姜,伤人神。

苍耳子,味苦甘温。叶,味苦辛微寒涩有小毒,主风头寒痛,风湿痹,四肢拘急挛痛,去恶肉死肌,膝痛溪毒,久服益气,耳目聪明,强志轻身。黄帝云∶戴甲苍耳不可共猪肉食,害

芋:味辛,平,滑,有毒。宽肠胃,充肌肤,滑中。一名土芝,不可多食,动宿冷。又乌芋:味苦、甘,微寒,滑,无毒。主消渴瘅热;益气。一名藉姑,一名水萍。三月采。

诸五脏及鱼,投地尘土不污者,不可食之。

林檎不可多食,令人百脉弱。

茴香菜,味苦辛微寒涩无毒,主霍乱,辟热,除口气。臭肉和水煮,下少许,即无臭气,故曰茴香。酱臭末中亦香。其子主蛇咬疮久不瘥者,捣敷之。又治九种 。

五脏不可食忌法:

掘地深三尺,取其下土三升,以水五升,煮数沸,澄清汁,饮一升即愈。

生米停留多日,有损处,食之伤人。

蜀椒,味辛大热有毒,主邪气,温中下气,留饮宿食,逐皮肤中寒冷,去死肌湿痹痛,心下冷气,除五脏六腑寒,百骨节中积冷,温疟大风,汗自出者,止下利散风邪。合口者害人,其中黑子有小毒,下水。

极实:味甘,平,濇,无毒。主五痔,去三虫,杀蛊毒、鬼疰、恶毒。

凡饮食滋味以养于生,食之有妨,反能为害,自非服药炼液、焉能不饮食乎?切见时人,不闲调摄,疾疢竞起;若不因食而生,苟全其生,须知切忌者矣。所食之味,有与病相宜,有与身为害,若得宜则益体,害则成疾,以此致危,例皆难疗。凡煮药饮汁以解毒者,虽云救急,不可热饮,诸毒病,得热更甚,宜冷饮之。

果子落地经宿,虫蚁食之者,人大忌食之。

荠菜,味甘温涩无毒,利肝气和中,杀诸毒。其子主明目,目痛泪出。其根主目涩痛。

木瓜实:味酸,咸,温,濇,无毒。主湿痹气,霍乱大吐下后脚转筋不止。其生树皮无毒,亦可煮用。

诸肉不干,火灸不动,见水自动者,不可食之。

食诸果中毒,治之方:

鸡苏,味辛微温涩无毒,主吐血,下气。一名水苏。

#4通和五气:影宋刻本作『通鼻耳气』。

马鞍下肉,食之杀人。

肉桂,煎汁饮之,饮冷水一二升。

薤,味苦辛温滑无毒,主金疮疮败,能生肌肉,除寒热,去水气,温中,散结气,利产妇,病患诸疮,中风寒水肿,生捣敷之。鲠骨在咽不下者,食之则去。黄帝云∶薤不可共牛肉作羹食之,成瘕。韭亦然。

河东卫汛记曰:扁鹊云:人之所依者,形也;乱於和气者,病也;理於烦毒者,药也;济命扶危者,医也。安身之本,必资於食;救疾之速,必凭於药。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也;不明药忌者,不能以除病也。此之二事,有灵之所要也,若忽而不学,诚可悲夫。是故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悦神爽志,以资血气。若能用食平疴,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长年饵老之奇法,极养生之术也。

治六畜鸟兽肝中毒方:

三月勿食小蒜,伤人志性。

白蒿,味苦辛平无毒,养五脏,补中益气,长毛发。

鸡头实:味甘,平,无毒。主湿痹,腰脊膝痛;补中,除暴疾,益精气,强志意,耳目聪明;久服轻身,不饥,耐老,神仙。

食肥肉及热羹,不得饮冷水。

梅多食,坏人齿。

藿,味咸寒涩无毒,宜肾,主大小便数。去烦热。

肝合筋,其荣爪;心合脉,其荣色;脾合肉,其荣唇;肺合皮,其荣毛;肾合骨,其荣发。

食生肉,饱饮乳,变成白虫。一作血蛊。

或食蒜,或饮地浆。

冬葵子,味甘寒无毒,主五脏六腑寒热羸瘦,破五淋,利小便,妇人乳难血闭,叶,甘寒滑无毒,宜脾,久食利胃气,其心伤人。黄帝云∶霜葵陈者,生食之动五种流饮,饮盛则吐水。凡葵菜和鲤鱼 食之害人。

果实第二二+九条

猪肉落水浮者,不可食。

梨不可多食,令人寒中,金疮、产妇,亦不宜食。

食茱萸,味辛苦大温无毒,陈久者良,闭口者有毒,不可用。止痛下气,除咳逆,去五脏中寒冷,温中,诸冷实不消。其生白皮主中恶腹痛,止齿痛。其根细者,去三虫寸白。贼风中人,口僻不能语者,取茱萸一升,去合口者,好豉三升,二物以清酒煮四五沸,取汁冷,服

杏核仁:味甘、苦,温,冷而利,有毒。主咳逆上气,肠中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贲豚,惊痫,心下烦热;风气去来,时行头痛,解肌,消心下急;杀狗毒。五月采之。其一核两仁者害人,宜去之。杏实尚生,味极酸,其中核犹未硬者,采之曝乾以食,甚止渴,去冷热毒。扁鹊云:杏仁不可久服,令人目盲#5,眉发落,动一切宿病。

马脚无夜眼者,不可食之。

食诸菌中毒,闷乱欲死,治之方:

胡瓜,味甘寒有毒,不可多食,动寒热,多疟病,积瘀血热。

序论第一

马肉不可热食,伤人心。

或浓煮豉汁饮之。并解。

黄帝云∶五月五日勿食一切菜,发百病。凡一切菜,熟煮热食。时病瘥后,食一切肉并蒜,食竟行房,病发必死。时病瘥后未健,食生青菜者,手足必青肿。时病瘥未健,食青菜竟行房

安石榴:味甘、酸,濇,无毒。止咽燥渴。不可多食,损人肺。

疫死牛肉,食之令病洞下,亦致坚积,宜利药下之。

杏酪不熟,伤人。

越瓜,味甘平无毒,不可久食,益肠胃。

樱桃:味甘,平,濇。调中益气,可多食,令人好颜色,美志性。

驴、马肉,合猪肉食之,成霍乱。

四季勿食生葵,令人饮食不化,发百病,非但食中,药中皆不可用,深宜慎之。

蕈菜,味苦寒无毒,主小儿火丹,诸毒肿,去暴热。

萹竹叶:味苦,平,濇,无毒。主浸淫、疥瘙、疽痔,杀三虫,女人阴蚀。扁鹊云:煮汁与小儿冷服,治蛔虫。

食酸马肉,不饮酒,则杀人。

木耳赤色,及仰生者,勿食。菌仰卷及赤色者不可食。

海藻,味咸寒滑无毒,主瘿瘤结气,散颈下硬核痛。

五脏所合法:

食马肝中毒,人未死方:

食枫柱菌而哭不止,治之以前方。

葱实,味辛温无毒,明目补中,茎白,主伤寒寒热,骨肉碎痛,能出汗,治中风面目浮肿,喉痹不通,安胎,杀桂。其青叶归目,除肝中邪气,安中利五脏,杀百药毒。根须主伤寒头痛。葱中涕及生葱汁止尿血,解藜芦及桂毒。黄帝云∶食生葱即啖蜜,变作下利,食烧葱并啖蜜,壅气而死。正月不得食生葱,令人面上起游风。楼葱除瘴气恶毒,久食益胆气,强志

生枣:味甘、辛。多食令人热渴气胀,若寒热赢瘦者,弥不可食,伤人。

兽自死,北首及伏地者,食之杀人。

饮白酒食生韭,令人病增。

生姜,味辛微温无毒,主伤寒头痛,去痰下气,通汗。除鼻中塞,咳逆上气。止呕吐,去胸膈上臭气,通神明。

吴葵:一名蜀葵。味甘,微寒,滑,无毒。花:定心气。叶:除客热,利肠胃。不可久食,钝人志性。若食之,被狗啮者,疮永不瘥。

大豆浓煮汁,饮数升即解,亦治狸肉漏脯等毒。

芜菁

胡荽子,味酸平无毒,消谷,能复食味。叶,不可久食,令人多忘。华佗云∶胡荽菜患胡臭

斯菜:味苦、酸,冷,濇,无毒。益筋力,去伏热。治五种黄病。生捣绞汁冷服一升,日二。黄帝云:五月五日勿食一切菜,发百病。凡一切菜,熟煮热食。时病瘥后,食一切肉并蒜,食竟行房,病发必死;时病瘥后未健,食生青菜者,手足必青肿;时病瘥未健,食青菜竟行房,病更发必死。十月勿食被霜菜,令人面上无光泽,目濇痛,又疟发心痛,腰疼,或致心疟,发时手足十指爪皆青,困痿。

父母及身本命肉,食之令人神魂不安。

葱韭初生芽者,食之伤人心气。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神藏有五,五五二十五种;形藏有四方、四时、四季、四肢,共为五九四十五。以此辅神,可长生久视也。精顺五气以为灵也,若食气相恶,则伤精也;形受味以成也,若食味不调,则损形也。是以圣人先用食禁以存性,后制药以防命也,故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气味温补以存形精。

凡肉及肝,落地不着尘土者,不可食之。

生葱和雄鸡、雉、白犬肉食之,令人七窍经年流血。

野苣,味苦平无毒,久服轻身少睡,不可共蜜食之,作痔。

蜀椒:味辛,大热,有毒。主邪气,温中下气,留饮宿食,能使痛者痒,痒者痛。久食令人乏气,失明。主咳逆,逐皮肤中寒冷,去死肌、湿痹痛、心下冷气,除五脏六腑寒,百骨节中积冷,温疟,大风汗自出者,止下利,散风邪。合口者害人,其中黑子有小毒,下水。仲景云:熬用之。黄帝云:十月勿食椒,损人心,伤血脉。

|<< << < 1;) 2 3 > >> >>|

人粪汁饮一升,土浆饮一二升,大豆浓煎汁饮之。服诸吐利药,并解。

苜蓿,味苦平涩无毒,安中,利人四体,可久食。

菜蔬第三五十八条

治食郁肉漏脯中毒方:郁肉,密器盖之,隔宿者是也。漏脯,茅屋漏下,沾著者是也。

蜀椒闭口者有毒,误食之戟人咽喉,气病欲绝。或吐下白沫,身体痹冷,急治之方。

竹笋,味甘微寒无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力,可久食。患冷人,食之心痛。

胡瓜:味甘,寒,有毒。不可多食,动寒热,多疟病,积瘀血热。

治食生肉中毒方:

食糖蜜后,四日内食生葱蒜,令人心痛。

荏子,味辛温无毒,主咳逆下气,温中补髓。其叶主调中,去臭气。

甘走肉,多食甘,令人恶心,何也?答曰:甘入胃也,其气弱劣,不能上#2进於上焦,而与谷俱留於胃中。甘入则柔缓,柔缓则蛔动,蛔动则令人恶心。其气外通於肉,故甘走肉,则肉多粟起而胝。皇甫士安云:其气外通於皮;故曰甘入走皮矣。皮者肉之盖。皮虽属肺,与肉连体,故甘润肌肉并於皮也。

白马青蹄者,不可食之。

二月勿食蓼,伤人肾。

紫苏,味辛微温无毒,下气,除寒中。其子尤善。

枸杞叶:味苦,平,濇,无毒。补虚赢,益精髓。谚云:去家千里,勿食萝藦、枸杞。此则言强阳道、资阴气速疾也。

白马黑头者,不可食之。

十月勿食被霜生菜,令人面无光,目涩心痛,腰疼,或发心疟,疟发时手足十指爪皆青,困萎。

扁竹叶,味苦平涩无毒,主浸淫疥瘙疽痔,杀三虫,女人阴蚀。扁鹊云∶煮汁与小儿冷服,治蛔虫。

梨:味甘、微酸,寒,濇,有毒。除客热气,止心烦。不可多食,令人寒中。金疮、产妇勿食,令人萎困、寒中。

六畜肉,热血不断者,不可食之。

李不可多食,令人胪胀。

蕺,味辛微温有小毒,主蠼 尿疮,多食令人气喘,不利人脚,多食脚痛。

岐伯云: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於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味薄者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气薄者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流;气薄则发泄,厚则闭塞。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阴阳调和,则平安。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养脾气;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养肺气;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养肝气;冬七十二日省咸增苦以养心气;季月各十八日省甘增咸以养肾气。

六畜自死,皆疫死,则有毒,不可食之。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