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受风寒,则病两腿瘫痿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或曰:元气归并左右,病半身不遂,有归并上下之症乎?余曰:元气亏五成,下剩五成,周流一身,必见气亏诸态,若忽然归并于上半身。不能行于下,则病两腿瘫痿。奈古人论痿症之源,因足阳明胃经湿热,上蒸于肺,肺热叶焦,皮毛焦悴,发为痿症,概用清凉攻下之方。余论以清凉攻下之药,治湿热腿疼痹症则可,治痿症则不相宜。岂知痹症疼痛,日久能令腿瘫,瘫后仍然腿疼;痿症是忽然两腿不动,始终无疼痛之苦。倘标本不清,虚实混淆,岂不遗祸后人!

补阳还五汤--《医林改错》卷下

凡肩痛、臂痛、腰疼、腿疼,或周身疼痛,总名曰痹症。明知受风寒,用温热发散药不愈;明知有湿热,用利湿降火药无功。久而肌肉消瘦,议论阴亏,随用滋阴药,又不放。至此便云病在皮脉,易于为功;病在筋骨,实难见效。因不思风寒湿热入皮肤,何处作痛。入于气管,痛必流走;入于血管,痛不移处。如论虚弱,是因病而致虚,非因虚而致病。总滋阴,外受之邪,归于何处?总逐风寒、去湿热,已凝之血。更不能活。如水遇风寒,凝结成冰,冰成风寒已散。明此义,治痹症何难?古方颇多,如古方治之不效,用:

黄某,男,62岁。2012年12月11日初诊。

清代著名中医学家王清任著有一本书叫《医林改错》的书,书中载有一个治疗中风半身不遂的补阳还五汤。王清任在这个方剂中重用黄芪达120克,配以川芎,归尾,桃仁,红花,地龙等药,补气活血化瘀通络,治疗中风后遗症: 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语言蹇涩,口角流涎。舌暗淡,苔白,脉缓等症。临床颇有效验。

补阳还五汤

【处方】黄耆120克(生),归尾6克,赤芍4.5克,地龙3克(去土),川芎3克,桃仁3克,红花3克。

身痛逐瘀汤

患者左侧肢体震颤2年余,曾在西医院就诊,经诊断为“帕金森病”。发病半年后突然出现左上肢酸麻痛,持续不减,迁延至今。纳食、二便正常,睡眠尚可,但醒后易发心悸。舌质暗红,舌苔白,脉弦数。辨证为风湿热痹阻经络,经脉失养。治以祛风除湿通络为法。方选四味羌活汤合牵正散加减:羌活9克,防风9克,苍术12克,姜半夏9克,僵蚕12克,全蝎6克,生苡仁30克,赤芍18克,生甘草6克。7剂,水煎服。

图片 1

此方治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语言蹇涩,口角流涎,大便于燥,小便频数,遗尿不禁。

【药理作用】(1)对血液流变学的影响 《浙江中医杂志》1986(3):110,中风患者血液处于"粘、浓、凝、聚"的倾向,运用本方后,能增加血小板内环磷酸腺甙的含量,抑制血小板聚集和释放反应,抑制和溶解血栓,以改善微循环,促进侧枝循环。(2)对心、脑血管系统的药理作用 《中药通报》1987(2):51,补阳还五汤静脉注射,有缓慢、持久的降压作用,对麻醉家兔能显着地增强心肌收缩幅度,反映心肌耗氧量的心肌张力时间指数显着降低,心肌营养性血流量明显增加。(3)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陕西中医》1986(10):466,补阳还五汤能使免疫功能低下小鼠的免疫器官重量增加,提高单核巨噬细胞吞噬功能,从而表明本方具有增强机体免疫功能的药理学基础。

秦艽一钱 川芎二钱 桃仁三钱 红花三钱

2012年12月18日二诊:药后,患者自诉左上肢酸麻痛有所减轻,但醒后仍有心悸,近几日大便偏稀。舌、脉同前。原方基础上赤芍改为24克,生甘草改为12克,加茯苓15克,干姜12克。7剂,水煎服。

现在病血压病人多,有的高血压病人服降压药无规律,平时也少有服活血化瘀,降脂软化血管药物,加上不忌口等,以致部分病人发生脑梗塞或脑溢血,出现半身不遂。我在临床上常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治疗脑梗塞,脑溢血后遗症半身不遂,对于改善症状,帮助病人康复有一定疗效。现介绍于下,供脑梗塞或脑溢血半身不遂病人参考。

黄耆四两生 归尾二钱 赤芍一钱半

【功能主治】补气活血,祛瘀通络。初得半身不遂,依本方加防风3克,服四五剂后去之;如已病三两个月,前医遵古方用寒凉药过多,加附子12~15克;如用散风药过多,加党参10~15克。主中风后遗症。正气亏虚,脉络瘀阻,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语言謇涩,口角流涎。大便干燥,小便频数,或遗尿不禁,舌苔白,脉缓。现用于脑血管意外后遗症、小儿麻痹后遗症,及其他原因引起的半身瘫痪、截瘫,属气虚血瘀者。

甘草二钱 羌活一钱 没药二钱 当归二钱

2013年1月22日三诊:药后左上肢酸麻痛消失,日常生活不受影响,患者自行停药。但近几日左上肢酸麻痛又发,时有恶寒,头欠清利,尤以晨起头痛为甚。舌质暗红,舌苔白,脉缓。辨证为气虚血瘀,湿盛络阻。治以补气活血,除湿通络。方选补阳还五汤加减:生黄芪30克,赤芍9克,当归9克,桃仁12克,红花9克,川芎9克,地龙9克,陈皮9克,桑枝15克,生苡仁15克,天麻12克,茯苓12克,生山楂15克。7剂,水煎服。

组成:黄芪80克,当归15克,川芎12克,赤芍12克,桃仁12克,红花10克,桂枝15克,桑寄生20克,怀牛膝20克,白芥子12克,竹茄15克,甘草10克。

地龙一钱去土 川芎一钱 桃仁一钱 红花一钱

【用法用量】水煎服。

灵脂二钱炒 香附一钱 牛膝三钱 地龙二钱去土

本案患者主症为左上肢酸麻痛。分析处方,初诊主要从风、湿、痰、瘀、热入手,着眼点在于“邪实”。故而用到四味羌活汤合牵正散,兼祛内外之风。用芍药甘草汤,有缓急止痛之意。《伤寒论》29条明言:“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三诊是在一个多月之后,服药后患者症失,自行停药。却于近几日再次复发,可见以上的辨证虽效,却只能治其标,未能去其本。仔细揣摩三诊处方,发现其与前两诊在思维方式上完全不同,此次从气虚入手,着眼点在于“正虚”。虽兼以治瘀通络,立论却是因虚致瘀。

用法:水煎服,2日l剂,l日3次。

水煎服。

【注意】中风正气未虚或阴虚阳亢,风、火、痰、湿等余邪未尽者,均忌用。

若微热,加苍朮、黄柏;若虚弱,量加黄耆一、二两。

问:“同是肢体酸麻痛,为何前后两次的处方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注意:补阳还五汤临床对于热症,实症,肝阳上亢,口干口苦,头昏胀痛,烦燥易怒,大便秘结病人忌用。

初得半身不遂,依本方加防风一钱,服四、五剂后去之,如患者先有入耳之言,畏惧黄耆,只得迁就人情,用一、二两,以后渐加至四两,至微效时,日服两剂,岂不是八两?两剂服五、六日,每日仍服一剂。如已病三、两个月,前医遵古方用寒凉药过多,加附子四、五钱。如用散风药过多,加党参四、五钱,若未服,则不必加。此法虽良善之方,然病久气太亏,肩膀脱落二、三指缝、胳膊曲而搬不直、脚孤拐骨向外倒,哑不能言一字,皆不能愈之症。虽不能愈,常服可保病不加重。若服此方愈后,药不可断,或隔三、五日吃一付,或七、八日吃一付,不吃恐将来得气厥之症,方内黄耆,不论何处所产,药力总是一样,皆可用。

【备注】本方重用生黄耆大补元气,归尾、川芎、赤芍、桃仁、红花活血化瘀,地龙通行经络。诸药合用,使气旺血行,瘀祛络通,诸症自可渐愈。

【方歌】

师答:“引起肢体酸麻痛的可以是痹证,也可以是脑病。当然,在脑病的基础上也可以出现痹证。一、二诊时我们从痹证入手,虽然很有成效,却不免反复,可见刚开始并没有找到‘本’,所以以后我们就转到了脑病。而若从专病专方考虑,补阳还五汤是治疗脑病常用的一张方子。”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