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腹中,然产后郁冒、大便难仍属临床常见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1.题词

产后发痉,实为产后急症之一。常见今之产后破伤风,或产后子痫,今虽少见,但属危候。患者常见神志不清,四肢抽搐,牙关紧闭,劲项强直,角弓反张,呼吸急迫,脉细滑且数,或散乱无序。中医认为此乃营阴下夺,孤阳独亢,夹痰上冲,扰乱心神。可用安宫牛黄丸开窍醒神,药用龟板、麦冬、玄参、阿胶、生地以滋阴养血;牡蛎、羚羊角、钩藤以平肝熄风;胆南星、郁金、天竺黄、菖蒲蒲以化痰开窍。元气欲脱者,加人参以防其脱。病情稳定后,以养肝肾,健脾胃之品善其后。

产后风,续之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恶寒,时时有热,心下闷,干呕汗出,虽久,阳旦证续在耳,可与阳旦汤。(即桂枝汤,方见下利中)

产后大便难,此证属水涸舟停,及仲景谓之“亡津液胃燥”之故,其非因邪热入里,灼津伤液之故,也非因脾失健运,虚坐怒责可比,而是因产后失血亡津所致。施治之法,当滋阴生津,增水行舟。药用生地、玄参、麦冬、当归、首乌、肉苁蓉、郁李仁、火麻仁、柏子仁等品。

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一 问曰:新产妇人有三病,一者病痉,二者病郁冒,三者大便难,何谓也? 师曰:新产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放大便难。产妇郁冒,其脉微弱,不能食,大便反坚,但头汗出。所以然者,血虚而厥,厥而必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以血虚下厥,孤阳上出,故头汗出。所以产妇喜汗出者,亡阴血虚,阳气独盛,故当汗出,阴阳乃复。大便坚,呕不能食,小柴胡汤主之。。病解能食,七八日更发热者,此为胃实,大承气汤主之。产后腹中?痛,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并治腹中寒疝,虚劳不足。 产后腹痛,烦满不得卧,枳实芍药散主之。 积实芍药散方:枳实芍药等分右二味,杵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并主痈脓,以麦粥下之。 师曰:产妇腹痛,法当以枳实芍药散,假令不愈者,此为腹中有干血着脐下,宜下瘀血汤主之;亦主经水不利。 下瘀血汤方:大黄三两桃仁二十枚?虫二十枚右三味,末之,炼蜜和为四丸,以酒杯一升,煎一丸,取八合顿服之,新血下如豚肝。 产后七八日,无太阳证,少腹坚痛,此恶露不尽,不大便,烦躁发热,切脉微实,再倍发热,日晡时烦躁者,本食,食则谵语,至夜即愈,宜大承气汤主之。热在里,结在膀胱也。方见痉病中。 产后风,续之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惡寒,时时有热,心下闷,干呕,汗出,虽久,阳旦证续在耳,可与阳旦汤。 产后中风,发热,面正赤,喘而头痛,竹叶汤主之。 竹叶汤方:竹叶一把葛根三两防风桔梗桂枝人参甘草各一两附子一枚大枣十五枚生姜五两右十味,以水一斗,煮取二升半,分温三服,温覆使汗出。颈项强,用大附子一枚,破之如豆大,煎药扬去沫。呕者,加半夏半升洗。 妇人乳中虚,烦乱呕逆,安中益气,竹皮大丸主之。 竹皮大丸方:生竹茹二分石膏二分桂枝一分甘草七分白薇一分右五味,末之,枣肉和丸弹子大,以饮服一丸,日三夜一服。有热者,倍白薇,烦喘者,加柏实一分。 产后下利虚极,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主之。 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方:白头翁甘草阿胶各二两秦皮黄连柏皮各三两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内胶令消尽,分温三服。 附方: 《千金》三物黄苓汤:治妇人在草蓐,自发露得风,四肢苦烦热,头痛者与小柴胡汤;头不痛但烦者,此汤主之。黄芩一两苦参二两干地黄四两右三味,以水八升,煮取二升,温服一升,多吐下虫。 《千金》内补当归建中汤:治妇人产后虚羸不足,腹中刺痛不止,吸吸少气,或苦少腹中急,摩痛引腰背,不能食饮,产后一月,日得服四、五剂为善,令人强壮,宜。当归四两桂枝三两芍药六两生姜三两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一日令尽。若大虚,加饴糖六两,汤成内之,于火上煖,令饴消。若去血过多,崩伤内衄不止,加地黄六两,阿胶二两,合八味,汤成内阿胶。若无当归,以芎?代之。若无生姜,以干姜代之。

天地生万物,人为至贵,四海之大,林林总总,孰非母产?然则母之产子也,得天地四时日月水火自然之气化,而亦有难云乎哉?曰人为之也。产后偶有疾病,不能不有赖于医,无如医者不识病,亦不识药,而又相沿故习,伪立病名,或有成法可守者而不守,或无成法可守者而妄生议论,或固执古人一偏之论,而不知所变通,种种遗患,不可以更仆数。夫以不识之药,处于不识之病,有不死之理乎?其死也病家不知其所以然,死者更不知其所以然,而医者亦复不知其所以然,呜呼冤哉,瑭、目击神伤,作解产难。

产后大便难,此证属水涸舟停,及仲景谓之“亡津液胃燥”之故,其非因邪热入里,灼津伤液之故,也非因脾失健运,虚坐怒责可比,而是因产后失血亡津所致。施治之法,当滋阴生津,增水行舟。药用生地、玄参、麦冬、当归、首乌、肉苁蓉、郁李仁、火麻仁、柏子仁等品。

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方

产后发痉,实为产后急症之一。常见今之产后破伤风,或产后子痫,今虽少见,但属危候。患者常见神志不清,四肢抽搐,牙关紧闭,劲项强直,角弓反张,呼吸急迫,脉细滑且数,或散乱无序。中医认为此乃营阴下夺,孤阳独亢,夹痰上冲,扰乱心神。可用安宫牛黄丸开窍醒神,药用龟板、麦冬、玄参、阿胶、生地以滋阴养血;牡蛎、羚羊角、钩藤以平肝熄风;胆南星、郁金、天竺黄、菖蒲蒲以化痰开窍。元气欲脱者,加人参以防其脱。病情稳定后,以养肝肾,健脾胃之品善其后。

4.产后三大证论二

妇人新产,失血亡津,阴血不足,阳气独盛,易致痉病、郁冒、大便难,谓之产后三难。《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一》开篇便举产后病三难,示人以规矩,其云:“新产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故令大便难。”对产后三难,从病因病机做了充分的说明。

 

需要说明的是,产后三难,皆因亡阴血虚,阳气独盛之故,一定要谨守病机,不可以“产后宜温”之说而治之,多谬也。

3.产后三大证论一

需要说明的是,产后三难,皆因亡阴血虚,阳气独盛之故,一定要谨守病机,不可以“产后宜温”之说而治之,多谬也。

产后下利虚极,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主之。

妇人新产,失血亡津,阴血不足,阳气独盛,易致痉病、郁冒、大便难,谓之产后三难。《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一》开篇便举产后病三难,示人以规矩,其云:“新产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故令大便难。”对产后三难,从病因病机做了充分的说明。

心典云: 血虚汗出,筋脉失养,风入而益其劲,此筋病也。亡阴血虚,阳气逐厥,而寒复郁之,则头眩而目瞀,此神病也。胃藏津液,而灌溉诸阳,亡津液胃燥,则大肠失其润,而大便难,此液病也。三者不同,其为亡血伤津则一,故皆为产后所有之病,即此推之,凡产后血虚诸证,可心领而神会矣。按以上三大证,皆可用三甲复脉,大小定风珠,专翕膏主之。盖此六方,皆能润筋,皆能守神,皆能增液故也。但有浅深次第之不同耳,产后无他病,但大便难者,可与增液汤,以上七方,产后血虚短,虽微有外感,或外感已去大半,邪少虚多者,便可选用,不必俟外感尽净,而后用之也。再产后误用风药,误用辛温刚燥,致令津液受伤者,并可以前七方斟酌救之。余制此七方,实《金匮》原文体会而来,用之无不应手而效,故敢以告来者。

产后三难,目前在临床上,由于产前检查及新法接生的推广,产后病痉已属少见,然产后郁冒、大便难仍属临床常见。

枳实(烧令黑,勿太过) 芍药等分

产后三难,目前在临床上,由于产前检查及新法接生的推广,产后病痉已属少见,然产后郁冒、大便难仍属临床常见。

张石顽云: 产后元气亏损,恶露乘虚上攻,眼花头眩,或心下满闷,神昏口噤,或痰涎壅盛者,急用热童便主之。或血下多而,晖或神昏烦乱,芎归汤加人参、泽兰、童便兼补而散之(此条极须斟酌,血下多而晕,血虚可知,岂有再用芎、归、泽兰辛窜走血中气分之品,以益其虚哉!其方全赖人参固之,然人参在今日值重难辨方既不善,人参又不易得,莫若用三甲复

产后郁冒,即今之产后血晕也。血晕之证,常表现有胸闷烦热,大汗淋漓,心悸颤动,目闭畏光。脉虚细,或浮大,此为阴血亏损,阳气浮越之故。治以补血养阴潜阳之品。药用龟板、白芍、牡蛎、珍珠母、菊花、枸杞子、何首乌等。若停瘀为患,当以生化汤先祛瘀生新;血虚气弱者,以当归补血汤或急以独参汤服之。

产妇郁冒,其脉微弱,不能食,大便反坚,但头汗出,所以然者,血虚而厥,厥而必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以血虚了厥,孤阳上出,故头汗出。所以产妇喜汗出者,亡阴血虚,阳气独盛,敢当汗出,阴阳乃复。大便坚,呕不能食,小柴胡汤主之。(方见呕吐中)

产后郁冒,即今之产后血晕也。血晕之证,常表现有胸闷烦热,大汗淋漓,心悸颤动,目闭畏光。脉虚细,或浮大,此为阴血亏损,阳气浮越之故。治以补血养阴潜阳之品。药用龟板、白芍、牡蛎、珍珠母、菊花、枸杞子、何首乌等。若停瘀为患,当以生化汤先祛瘀生新;血虚气弱者,以当归补血汤或急以独参汤服之。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