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汉唐医学治疗杂病,法六法而体六行故也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方之与药,似合而实离也。得天地之气,成一物之性,各有功力,能够变易血气以除病痛,此药之力也。然草木之性,与人殊体,入人肠胃何以能如人之所欲,以至其效?有影响的人为之制方以调解之,或用于专攻,或用于兼治,或相辅者,或相反者,或相用者,或相制者。故方之既成,能使药各全其性,亦能使药各失其性。操纵之法,有大权焉,此方之妙也。若夫按病用药,药虽切中,而立方不可能,谓之有药无方,或守一方以治病。方虽令人,而其药有一二味与病不相关者,谓之有方无药。譬之作书之法,用笔已工,而特别颠倒,与夫字形俱备,而点画不成者,皆不得谓之能书。故善医士,分观之,而无药弗切于病情;合观之,而无方不本于古法。然后用而弗效,则病之故也,非医之罪也。而否则者,即偶或取效,隐害必多,则亦同于杀人而已矣。至于方之大小奇偶之法,则《内经》详言之,兹不复赘云。

张琪教授倡导特出思维方法,倡导经方简、普、效、廉的运用观念,重申“学以实用”,临证果敢用药抢救和治疗危厄重病。其行使经方医治疑难杂症效如桴鼓,可以称作临床擅用经方之标准,为今世龙江医派之标准。张琪教师在使用经方时,常重申以下几点。抓主症,不忘兼症次症,善方证对应。张琪教师感觉,主症系病魔临床表现中处于主导地位的病痛,依据主症而拟定主方,每一方都有与之相适宜的主症,独有驾驭住主症,不忘兼症次症,工夫从错落有致的病魔中找到病机主旨,进而给予适当的医治。善化裁经方、活用类方,扩张经方使用范围。张琪教师长于在经方的根底上加减变化,使之更适合病情,切中病机,凡内、外、妇、儿各科常见病及困难杂病,皆相适用。同时,“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其对仲景桂枝汤、麻黄汤、柴胡汤、醉美人汤、承气汤、泻心汤、朱雀汤、附子汤、陷胸汤等类方运用尤有心得,观其验案,所处之方既有经方之骨,又有自成一家之肉。善用合方。张琪助教对准复合病症,善用大方复法。对病机纵横交错者,常以经方、时方、经验方、自创方交互组成使用,并小心各方所指向的差异病机合理配伍,故每起沉疴。专病专药。张琪教师对准病魔和一些证候,善用某个针对性药物。如对北方广大之寒痹常用乌头,对神经原性之瘫痪善用马钱子,贫血常用菟丝子,高热常用大剂量石膏,胆总管结石喜用虎杖等。

德有六理,何谓六理?道、德、性、神、明、命,此六者,德之理也。六理无不生也,已生而六理存乎所生之内,是以阴阳天地人,尽以六理为内度,内度成业,故谓之六法。六法藏内,变流而外遂,外遂六术,故谓之六行。是以阴阳各有10月之节,而世界有六合之事,人有爱心礼智信之行。行和则乐兴,乐兴则六,此之谓六行。阴阳天地之动也,不失六行,故能合六法。人谨修六行,则亦能够合六法矣。

一、承袭汉唐教育学古板,重申辨病专治

德有六理,何谓六理?曰道、德、性、神、明、命。此六者,德之理也。诸生者皆生于德之所生,而能象人德者,独玉也。写德体,六理尽见于玉也,各有状,是故以玉效德之六理。泽者鉴也,谓之道;腒如窃膏,谓之德;湛而润,厚而胶,谓之性;康若泺流,谓之神;光辉谓之明;礐乎坚哉,谓之命。此之谓六理。鉴生空窍而通之以道,德生理通之以六德之华离状。六德者,德之有六理,理离状也。性生气而通之以晓,神生变而通之以化,明生识而通之以知,命生形而通之以定。

而是人虽有六行,微细难识,唯先王能审之。凡人弗能自至,是故必待先王之教,乃知所从事。是以先王为海内外设教,因人全体以之为训,道人之情,以之为真,是故内本六法,外体六行,以与诗、书、易、春秋、礼、乐六者之术,感到大义,谓之六艺。令人缘之以进修,修成则得六行矣。六行不正,反合六法。艺之所以六者,法六法而体六行故也,故曰六则备矣。

经文杂病派是三个全部汉唐理学风格,长于运用专方专药治病的派别。本国汉唐工学治疗杂病,都是在专病专证专方专药的前提下招呼到阴阳寒热表里虚实。辨病,是专治的先决条件。《黄帝内经》中已有二百二种病魔,对风、痿、痹、厥等病还应该有专篇论述。明清张仲景的《开宝本草》以病名篇,是辨病专治的表率,如百合病之用百合方,黄疽病之用茵陈、巩石方,热痢之用黄连方,胸痹之用瓜蒌薤白等皆是。西夏两代在病痛的分类、病理斟酌以及专方专药的收集整理上获得了十分的大的成就。《诸病源候论》论述了1729种病候,如虚劳病列74病侯,痢病列有40候,观望之细致,甚为可贵。《千金方》《外台秘要》集南梁经验方之大成,其中治瘿的羊靥、海藻、昆布方,治消渴的干地黄、地骨皮、苦参方,治鼻渊的羊肝方,治疟疾的柴胡、常山方,皆是专方专药。宋元以后,医风变迁,医家每究心于通治,诸家即使在内伤杂病的病机上各有表明,但也给后任带来一些不良影响,一些医家唯以金元诸家为大师,“袭几句阴阳虚实、五行生克笼统套语,感觉用温补之地”“唯记通治之方数首,药名数十种以治万病”(徐灵胎语)这致使了辨证论治的庸俗化。晋朝关键,实学兴起,管理学转向崇尚汉唐历史学,苏醒军事学朴实学风,爱护守旧理论,注重前人临床经验,医风为之一变。卓越杂病派正是以此历史时期的产物。

德有六美,何谓六美?有道,有仁,有义,有忠,有信,有密,此六者德之美也。道者德之本也,仁者德之出也,义者德之理也,忠者德之厚也,信者德之固也,密者德之高也。

六者非独为六艺本也,他事亦都是六为度。声音之道,以六为首,以阴阳之节为度,是故三岁十三月分而为阴阳,各七月,是以声音之器十二钟,钟当5月,其六钟阴声,六钟阳声,声之术律是而出,故谓之六律。六律和五声之调,以发阴阳天地人之清声,而内合六行六法之道。是故五声宫、商、角、征、羽,唱和相应而调养,调理而成理谓之音。声五也,必六而备,故曰声与音六。夫律之者,象测之也,所测者六,故曰六律。

经文杂病派强调识病求因。“欲治伤者,必先识病之名,而后求其病之所生,所其所由生,又当辨其患病之因各差别,而病状全部异。然后考其治之之法,一病必有其方,一方必有主药”(《兰台轨范》),徐灵胎这段话,归纳了该派的着力观念。关于病的定义,徐灵胎作了以下的阐述。其一,人之所苦谓之病;其二,分名称叫症,统名称为病,如疟痢为病名,疟而呕吐胃疼,痢而寒热胸闷为症;其三,有病因。如痹病乃有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成病,痿病乃由肺热与湿热而成;其四,有专证专方,“一病必有一方,专治者名曰主方,而一病又有两种,各类亦各有主方”(《兰台范例》),这里所说的一病中的两种,正是专证,是组成病的基本单位。由于病因的偏盛与否,或兼夹与否,一病可有差别的专证,如痹病的行痹,着痹,痛痹就是个别由风胜、湿胜、寒胜所诱惑。显著,那一个病,一定不可能用八卦六爻所能分类或回顾的。辨病的目标,在于抓住疾病的主干病机,剖释其专证,以寻觅专方与专药,谈到底,正是钻探各样病症的天性,同期,摆脱哲理的羁绊,着力研讨工学自个儿的课题。

六理、六美,德之所以生阴阳天地人与万物也,固为所生者法也。故曰:道此之谓道,德此之谓德,行此之谓行,所谓行此者德也。是故着此竹帛谓之书,书者此之著者也,诗者此之志者也,易者此之占者也,春秋者此之纪者也,礼者此之体者也,乐者此之乐者也,祭拜鬼神为此福者也,博学辩议为此辞者也。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