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仅对基本符合脏、腑定义的脏腑数目加以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 << < 1;) 2 > >> >>|

其二,《素问·六节藏象论》云:“心者……通于夏气。肺者……通于秋气。肾者……通于冬气。肝者……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素问·六节藏象论》将这十一脏腑的功能与四时阴阳结合起来论述,其中心通夏、肺通秋、肝通春、肾通冬,而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同属一家通于土气,胆则因主决断、主升发而与各脏腑关系密切。这种五脏六腑配合的方法,是把心、肝、肺、肾单列,而把脾与传化之五腑归为一类,形成一个与众不同的脏腑群,即称为“仓廪之本”,归属“至阴之类”,用胆维系着各脏腑的功能。这种学说在《内经》其他篇亦有体现,如《灵枢·本输》曾有“大肠、小肠皆属于胃”的论述,并非将大肠归肺,小肠归心,而是划为脾胃系统。《伤寒论》曰“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这里的“胃家”显然包含有肠,举凡承气汤类、抵挡汤类也均是胃肠并治。实则,现今临床“消化系统”疾病的诊治思路与方法也是这一观点的运用。但这种学说并没有将一个脏一个腑地进行配属,也未考虑脏腑经络的络属关系,与传统的脏腑阴阳五行系统理论有些差异,可谓是脏腑配属的各家学说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素问·灵兰秘典论》论十二脏腑,有膻中而无心包络,《灵枢·经脉》论经脉,有心包络而无膻中。后世医家经考证认为,“按十二脏内有膻中而无包络,十二经内有包络而无膻中,乃知膻中即包络也。”(李中梓《内经知要》)。另外,《难经·三十九难》又云:“经言腑有五,脏有六者,何也?然:六腑者,正有五腑也。五脏亦有六脏者,谓肾有两脏也。其左为肾,右为命门。命门者,谓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其气与肾通,故言脏有六也。腑有五者,何也?然:五脏各一腑,三焦亦是一腑,然不属于五脏,故言腑有五焉。”将肾分为两脏,左为肾脏,右为命门,所以明代医家马莳将其发挥为“左肾合膀胱,右肾合三焦”的观点,亦为一说。

笔者认为,“胞移热于膀胱”语出《素问·气厥论》,对于“胞”的解释,历代医家主要有两种意见:其一认为指精室与女子胞,如吴崑、张介宾等;其二认为膀胱之中又有一胞,如马莳、王履等。这些解释均不能尽其经旨。考“胞”字,《内经》有多种含义,其一为心包络。如《素问·痿论》“悲哀太甚,则胞络绝”,据此,此“胞”当为心包络。心包络之脉同手少阳三焦相表里,“下膈,历络三焦”,膀胱正位于下焦,从而构成心君、心包络和膀胱之间的经络联系。正如杨上善注《素问·痿论》时所云:“心悲哀太甚,则令心上胞络脉绝,手少阳气内动有伤,心下崩损,血循手少阳脉下,尿血”,强调血从包络循手少阳脉下至膀胱,也就阐明了心君、心包络有热、包络移热于膀胱的途径。《内经》原文说“胞移热于膀胱,则癃、溺血”。癃是指排尿困难,甚则小便闭塞不通,由膀胱气化不利所为。膀胱气化不仅取决于脏器自身,且与心、心包络有关。清代名医曹仁伯认为:经曰:胞移热于膀胱则癃、溺血,故药用导赤散合火府丹加灯火。程国彭认为“心主血,心气热,则遗热于膀胱,阴血妄行而溺出焉”;“清心,阿胶散主之”。由此不难看出,这些临床大家,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胞”即“心包络”,但却是依此用药行治,而且行之有效,这也从实践上证明这一论点的正确性。

  王好古《此事难知》认为六脏六腑为十二,又加胞一腑,则为十三脏腑。胞在《内经》中实有三个概念,一者尿胞,一者心包络,一者女子胞。王好古把胞作为一腑,用的是尿胞概念,如他云:“膀胱胞内居之”,“膀胱者,胞之室也”。

余尝有更正之心,而无赃腑可见。自恨著书不明赃腑,岂不是痴人说梦;治病不明赃腑,何异于盲子夜行!虽竭思区画,无如之何。十年之久,念不少忘。至嘉庆二年丁已,余年三十,四月初旬,游于滦州之稻地镇。其时彼处小儿,正染瘟疹痢症,十死八九。无力之家,多半用代席裹埋,代席者,代棺之席也。彼处乡风,更不深埋,意在犬食,利于下胎不死。故各义冢申,破腹露脏之儿.日有百余。

其一,《灵枢·本脏》云:“肺合大肠,大肠者,皮其应;心合小肠,小肠者,脉其应;肝合胆,胆者,筋其应;脾合胃,胃者,肉其应;肾合三焦膀胱,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应。”《灵枢·本脏》篇所云脏腑配属关系与《灵枢·本输》篇肺合大肠、心合小肠、肝合胆、脾合胃均一致,所不同的就是“肾合三焦膀胱”。在上述“五脏配五腑说”中提到,三焦为孤之府,属膀胱。而本篇医家则认为三焦与膀胱在主气、主水的功能上有相通之处,“气本相依,体同一类”,并均受肾的制约,于是将“三焦膀胱”合称,便出现了“肾合三焦膀胱”的观点。后世医家对此观点也多有发挥,如明代马莳云:“肾合三焦者,左肾合膀胱,右肾合三焦也。”张介宾云:“然三焦为中渎之府,膀胱为津液之府,肾以水脏而领水府,理之当然,故肾得兼将两脏。将,领也。两脏,腑亦可以言脏也。《本脏》篇曰:肾合三焦膀胱,其义即此。”日本医家丹波元简云:“《本输》篇曰:三焦者,中渎之府也,水道出焉,属膀胱。盖三焦膀胱,但是指下焦膀胱,膀胱为太阳经,主周身之表,肾与膀胱合,所以应腠理也。”清代章楠云:“盖上明腑生于脏,故同脏气之应,而肾之腑本是膀胱,乃又合三焦者,以明一脏两腑,相合而生化气血,出陈入新也。”

  《内经》中有关脏与腑的配属问题,主要是运用五行学说、经络、脏腑系统等理论,把脏腑对应进行配属,主要有五脏配五腑、五脏配六腑、六脏配六腑等几种学说。现将有关学说分别表述如下。

《内经》所论脏腑数目不尽相同,这也符合《内经》各家学说的性质,具有多家观点,在这里仅对基本符合脏、腑定义的脏腑数目加以探讨,诸如“形脏四,神脏五”及唐代王冰所谓“九形腑”,均是从“天人相应”观得出的认识,但其中挟杂着“形”,故不符合在《内经》中占主导地位的“脏腑”的定义,在中医学里也未能得到进一步发展,所以不在此讨论。“奇恒之府”虽属脏腑之范畴,但也因其不符合脏、腑的严格定义,因此也不再进行讨论。

  综上所述,十三脏腑说主要争议在“胞”,“胞”或为尿胞为膀胱之一部分,或为心包络已包含在六腑之内,因此,十三脏腑说不能成立。总之,就脏腑数目而言,《内经》形成时期主要有十一脏腑说、十二脏腑说两种。

夫业医诊病,当先明脏腑。尝阅古人脏腑论,及所绘之图,立言处处自相矛盾。如古人论脾胃,脾属土,土主静而不宜动;脾动则不安。既云脾动不安,何得下文又言脾闻声则动,动则磨胃化食,脾不动则食不化?论脾之动静。其错误如是,其论肺,虚如蜂窠,下无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既云下无透窍,何得又云肺中有二十四孔,行列分布,以行诸脏之气?论肺之孔窍,其错误又如是。其论肾,有两枚,即腰子。两肾为肾,中间动气为命门。既云中间动气为命门.何得又云左肾为肾,右肾为命门?两肾一体,如何两立其名,有何凭据?若以中间动气为命门,藏动气者,又何物也?其论肾错误又如是。其论肝,左右有两经,即血管,从两胁肋起,上贯头目,下由少腹环绕阴器,至足大指而止,既云肝左右有两经,何得又云肝居于左,左胁属肝?论肝分左右,其错误又如是。其论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意藏于心,意是心之机,怠之所专曰志,志之动变曰思,以思谋远曰虑,用虑处物曰智,五者皆藏于心。既藏于心,何得又云脾藏意智,肾主伎巧,肝主谋虑,胆主决断?据所论处处皆有灵机,究竟未说明生灵机者何物?藏灵机者何所?若用灵机,外有何神情?其论心如此含混。其论胃,主腐熟水谷。又云脾动磨胃化食,胃之上口名曰责门.饮食人胃,精气从贲门上输于脾肺,宣播于诸脉。此段议论,无情无理。胃下口名曰幽门,即小肠上口,其论小肠,为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言饮食入小肠,化粪下至阑门,即小肠下口,分别清浊,粪归大肠,自肛门出,水归膀胱为尿。如此论尿从粪中渗出,其气当臭。尝用童子小便,并问及自饮小便之人,只言味咸,其气不臭。再者食与水合化为粪,粪必稀溏作泻,在鸡鸭无小便则可,在牛马有小便则不可,何况乎人?看小肠化食,水自阑门出一节,真是千古笑谈。其论心包络,细筋如丝,与心肺相连者,心包络也。又云心外黄脂是心包络。又云心下横膜之上,竖膜之下,黄脂是心包络。又云膻中有名无形者,乃心包络也。既云有名无形,何得又云手中指之经,乃是手厥阴心包络之经也?论心包络竟有如许之多,究竟心包络是何物?何能有如许之多那!其论三焦,更为可笑。《灵枢》曰:手少阴三焦主乎上,足太阳三焦主乎下,已是两三焦也。《难经》三十一难论三焦,上焦在胃之上,主内而下出:中焦在胃中脘,主腐熟水谷;下焦在脐下,主分别清浊,又云三焦者,水谷之道路。此论三焦是有形之物。又云两肾中间动气,是三焦之本。此论三焦是无形之气。在《难经》一有形,一无形,又是两三焦。王叔和所谓有名无状之三焦者,盖由此也。至陈无择以脐下脂膜为三焦,袁淳甫以人身著内一层、形色最赤者为三焦,虞天民指空腔子为三焦,金一龙有前三焦、后三焦之论。论三焦者,不可以指屈。有形无形,诸公尚无定准,何得云手无名指之经,是手少阳三焦之经也?其中有自相矛盾者,有后人议驳而未当者。总之,本源一锗,万虑皆失。

综上所述,六脏配属六腑说是作为十二经脉表里相合所衍生出来的一派观点,在经络学说中逐步被接受并固定下来。笔者认为,从马王堆出土的文献及《内经》有关记载来看,经脉数目有十一经脉过渡到十二经脉的一个历程,十一经脉两两配属,势必会多出来一条经脉这如何解决?于是促成十二经脉的形成,由此出现心包经脉与三焦经脉的配属,由此产生了六脏配属六腑说。

  综上所述,六脏配属六腑说是作为十二经脉表里相合所衍生出来的一派观点,在经络学说中逐步被接受并固定下来。笔者认为,从马王堆出土的文献及《内经》有关记载来看,经脉数目有十一经脉过渡到十二经脉的一个历程,十一经脉两两配属,势必会多出来一条经脉这如何解决?于是促成十二经脉的形成,由此出现心包经脉与三焦经脉的配属,由此产生了六脏配属六腑说。

十一脏腑说

  另外,《难经》在《内经》十二脏腑说的基础上多有阐述。如《难经·三十六难》云:“脏各有一耳,肾独有两者,何也?然:肾两者,非皆肾也。其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命门者,诸神精之所舍,原气之所系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故知肾有一也。”又如《难经·三十八难》云:“五脏亦有六脏者,谓肾有两脏也。”《难经·三十九难》云:“经言腑有五,脏有六者,何也?然:六腑者,正有五腑也。五脏亦有六脏者,谓肾有两脏也。其左为肾,右为命门。命门者,谓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其气与肾通,故言脏有六也。腑有五者,何也?然:五脏各一腑,三焦亦是一腑,然不属于五脏,故言腑有五焉。”可见,《难经》中的十二脏腑是将肾分为两脏,左为肾,右为命门的观点。把肾与命门对立,认为命门是一个独立的脏腑,但从《难经》所述的“命门者,谓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其气与肾通”来看,这里所称命门的功能,实为肾脏功能的一部分。值得说明的是,从《难经》的论述中,我们还能看出对三焦这一脏器认识的不同,这些均是关于早期中医学在脏腑数目中存在不同观点的反映。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