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损于病前巴黎人app397997,故但热不寒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50.骨节疼烦,时呕,其脉如平,但热不寒,名曰温疟,黄龙加桂枝汤主之。

证候表现:但热不寒,或微寒多热,舌干口渴

孙 阴气先伤。阳气独发。犹是炎热内动。当与金匮瘅疟同例。(瘅疟)

证候表现:骨节疼烦,时呕,其脉如平,但热不寒

《温热论》叶天士

阴气先伤,阳气独发,故但热不寒,让人消烁肌肉,与酷热相似,亦温热病之类也,互相实足以相混,故附于此,能够浏览而并见。治以青龙加桂枝汤者,以青龙保肺清金,峻泻阳明独胜之热,使不消烁肌肉。单以桂枝一味,领邪外出,作指点之官,得热因热用之妙。经云「奇治之不去,则偶治之,偶治之不去,则求其属以衰之」是也,又谓之复方。

病因病机:此乃阴气先伤,阳气独发

竹叶 麦冬 生地 玄参 知母 梨汁 蔗浆

处方:黄龙加桂枝汤主之。

温病大纲 卫 气 营 血

〔黄龙加桂枝汤方〕辛凉苦甘复辛温法。

处方:五汁饮主之。

施 发热身痛。咳嗽气短。暑湿外因。内阻气分。有似寒栗。皆肺病也。

病因病机:阴气先伤,阳气独发,故但热不寒,令人消烁肌肉

温热病大纲

知母六钱,生石膏一两六钱,大米一合,桂枝木三钱,炙甘草二钱。

治疗原则治法:仲景于瘅疟条下,谓以餐饮音信之,并未有出方,调如是重病而不用药,特出饮食二字,重胃气可见。阳明于脏象为阳土,于小运为燥金,病系阴伤阳独,法当救阴何疑。重胃气,法当救胃阴何疑。制阳土燥金之偏胜,配孤阳之独亢,非甘寒柔润而何!此喻氏甘寒之论,其超卓无比伦也

竹叶 连翘 薄荷 杏仁 滑石 郁金汁

分辨检查判断:与酷热相似,亦温热病之类也。互相实足以相混,故附于此,能够浏览而并见

    温热之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准则与伤寒大异也。(1)

水八碗,煮取三碗,先服一碗,得汗为度,不知再服,知后仍服一剂,中病即已。

处方:五汁饮(方见前)〔加减法〕此甘寒救胃阴之方也。欲清表热,则加竹叶、连翘;欲泻阳明独胜之热,而保肺之化源,则加知母;欲救阴血,则加生地、元参;欲宣肺气,则加杏仁;欲行三焦,开邪出路,则加滑石。

又 微寒多热。舌心干。渴饮脘不爽。此属瘅疟。治在升阳举陷。

处方:治以青龙加桂枝汤者,以白虎保肺清金,峻泻阳明独胜之热,使不消烁肌肉;单以桂枝一味,领邪外出,作教导之官,得热因热用之妙。《经》云奇治之不治,则偶治之;偶治之不治,则求其属以衰之是也。又谓之复方。白虎加桂枝汤方(辛凉苦甘复辛温法)知母(六钱)生石膏(一两六钱)籼米(一合)桂枝木(三钱)炙甘草(二钱)水八碗,煮取三碗。先服一碗,得汗为度,不知再服,知后仍服一剂,中病即已。

举凡观念: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如犀角、玄参、羚羊角等物;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如生地、牡丹根皮、傅致胶、木白芍药等物。不然前后不循缓急之法,虑其入手便错,反致恐慌矣。(8)

51.但热不寒,或微寒多热,舌干口渴,此乃阴气先伤,阳气独发,名曰瘅疟,五汁饮主之。

出处:《食经》·卷一上焦篇(卷)·温疟(篇)

杏仁 石膏 竹叶 连翘 半夏 橘红

出处:《德宏药录》·卷一上焦篇(卷)·温疟(篇)

邪在肺卫

仲景于瘅疟条下,谓以饭食新闻之,并未有出方,谓如是重病,而不用药,优异饮食二字,重胃气可见。阳明于脏象为阳土,于命宫为燥金,病系阴伤阳独,法当救阴何疑,重胃气法当救胃阴何疑?制阳土燥金之偏胜,配孤阳之独亢,非甘寒柔润而何,此喻氏甘寒之论,其超卓无比论也,叶氏宗之,后世学者咸当宗之矣。

原文:但热不寒,或微寒多热,舌干口渴,此乃阴气先伤,阳气独发,名曰瘅疟,五汁饮主之。仲景于瘅疟条下,谓以饮食音信之,并未有出方,调如是重病而不用药,特出饮食二字,重胃气可见。阳明于脏象为阳土,于小运为燥金,病系阴伤阳独,法当救阴何疑。重胃气,法当救胃阴何疑。制阳土燥金之偏胜,配孤阳之独亢,非甘寒柔润而何!此喻氏甘寒之论,其超卓无比伦也。叶氏宗之,后世学者,咸当宗之矣。五汁饮(方见前)〔加减法〕此甘寒救胃阴之方也。欲清表热,则加竹叶、青翘;欲泻阳明独胜之热,而保肺之化源,则加白参;欲救阴血,则加生地、元参;欲宣肺气,则加杏仁;欲行三焦,开邪出路,则加滑石。

程 阴气先伤。阳气独发。有瘅热无寒之虑。

原文:骨节疼烦,时呕,其脉如平,但热不寒,名曰温疟,朱雀加桂枝汤主之。阴气先伤,阳气独发,故但热不寒,令人消烁肌肉,与盛暑相似,亦温热病之类也。(批:是故入本论。)相互实足以相混,故附于此,能够游览而并见。治以黄龙加桂枝汤者,以青龙保肺清金,峻泻阳明独胜之热,使不消烁肌肉;单以桂枝一味,领邪外出,作指点之官,得热因热用之妙。(批:谁人能言,哪个人人能解此言。)《经》云奇治之不治,则偶治之;偶治之不治,则求其属以衰之是也。又谓之复方。青龙加桂枝汤方(辛凉苦甘复辛温法)白参(六钱)生石膏(一两六钱)籼米(一合)桂枝木(三钱)炙乌拉尔甘草(二钱)水八碗,煮取三碗。先服一碗,得汗为度,不知再服,知后仍服一剂,中病即已。

  盖伤寒之邪,留恋在表,然后化热入里;温热之邪则热变最速。未传心包,邪尚在肺,肺主气,其合皮毛,故云在表。在表初用辛凉轻剂,挟风则投入野薄荷、大力子之属;挟湿加芦根、滑石之流。或透风于热外;或渗湿于热下。不与热相搏,势必孤矣。(2)

〔五汁饮〕方见前。

鲜生地 知母 麦冬 竹叶心 滑石

  不尔,风挟温热而燥生,清窍必干,为水主之气,不能够上荣,两阳相劫也;湿与温合,蒸郁而蒙蔽于上,清窍为之壅塞,浊邪害清也。其病有类伤寒,其验之之法,伤寒多有变症;温热虽久,在一经不移,以此为辨。(3)

加减法:此甘寒救胃阴之方也。欲清表热,则加竹叶、连翘。欲泻阳明独胜之热,而保肺之化源,则加白参。欲救阴血,则加生地、元参。欲宣肺气,则加杏仁。欲行三焦,开邪出路,则加滑石。

唐 未病。形容先瘦。既病。暮热早凉。犹然行动安舒。未必真的重病伤寒也。但八十七日。病来小愈。骤食粉团腥面。当宗食谷发热。损谷则愈。仲景未尝立方。此腹部疼洞泻。食滞阻其肠胃。大腑不司变化。究其病因。论幼科体具清和月。瘦损于病前。亦阳亢为消烁。仲景谓瘅疟者。单热不寒。本条云。阴气孤绝。阳气独发。热灼烦冤。令人消烁肌肉。亦不设方。但云以餐饮消息之。嘉言主以甘寒生津可愈。重后天胃气耳。洞泻既频。津液更伤。苦寒多饵。热仍不已。暮夜昏谵。自言胸中格拒。腹中不和。此皆病轻药重。致阴阳二气之残惫。法当停药与谷。谅进甘酸。解其烦渴。方有钻探。

邪留三焦

52.舌白渴饮,高烧频仍,寒从背起,严热所致,名曰肺疟,杏仁汤主之。

又 鼻煤。牙髓病舌腐。频与芩连。热不肯已。此病本轻。药重于攻击。致流行之气。结闭不行。郁遏不通。其热愈甚。上则不嗜饮。不纳食。小溲颇利便必管痛。三焦皆闭。神昏螈 有诸。

    再论气病有不传血分,而邪留三焦,亦如伤寒中少阳病也。彼则除湿散寒之半;此则分消上下之势。随证变法:如近时杏、朴、苓等类;或如温胆汤之走泄。因其仍在气分,犹可望其战汗之法家,转疟之机括。(7)

肺疟,疟之至浅者。肺疟虽云易解,稍缓则深。最忌用治疟印板俗例之小山菜汤,盖肺去少阳半表半里之界尚远,不得引邪长远也。故以杏仁汤轻宣肺气,无使邪聚则愈。

连翘心(三钱) 鲜石菖蒲汁(一钱半) 川贝母(三钱) 杏仁(二十粒) 射干(二分)淡竹叶(一钱半)

里结阳明

〔杏仁汤方〕苦辛寒法。

又 自停狠药。日有向愈之机。胃困则痞闷不欲食。今虽未加餐。已知甘美。皆醒之渐也。童真无下虚之理。溲溺欲出。尿管必痛。良由肺津胃汁。因苦辛燥热烈气味。劫夺干枯。肠中无以营业运维。庸医睹此。必以分利。所谓泉源既竭。当滋其化源。九窍不和。都属胃病。

    再论三焦不得从外解,必致成里结。里结于何?在阳明胃与肠也。亦须用下法,不得以气血之分,就不足下也。但伤寒热邪在里,劫烁津液,下之宜猛;此多湿热内搏,下之宜轻。伤寒大便溏,为邪已尽,不可再下;湿温热病大便溏为邪未尽,必大便硬,慎不可再攻也,以粪燥为无湿矣。(10)

杏仁三钱,黄芩一钱六分,黄奇丹一钱伍分,滑石三钱,桑叶一钱陆分,茯苓皮三钱,白蔻皮八分,梨皮二钱。

麦门冬(二钱) 甜杏仁(四钱) 甜水梨皮(三钱) 蔗浆(一木杓)

逆传入营

水三杯煮取二杯,日再服。

张 舌赤。烦汗不寐。身体忽冷。乃稚年瘅疟。暑邪深切所致。

    前言辛凉散风,甘淡驱湿,若病仍未知,是渐欲入营也。营分受热,则血流受劫,心烦不眠,夜甚无寐,或斑点隐约,即撤去气药。如从风热陷入者,用犀角、竹叶之属;如从湿热陷入者,犀角、花露之品。参入凉血解痉方中。若加烦躁、大便不通,金汁亦可参预。老年或根本有寒者,以人青蓝代之,急急透斑为要。(4)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