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恶寒甚,但是他所论述的温病症状、治疗原则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张石顽注: 谓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此因暑而伤风露之邪,手太阴标证也。手太阴小肠属火,上应心包二经,皆能制金烁肺,肺受火刑,所以发热恶寒,似足太阴证。其脉或见弦细,或见芤迟,小便已,酒然毛耸,此热伤肺胃之气,阳明本证也(愚按:小便已,洒然毛耸,就好像非阳明证,乃足太阳膀胱证也。盖膀胱主水,火邪太甚而制金,则寒水来为金母元君复仇也,所谓五行之极反兼胜化已之化)。发汗则恶寒者,血虚重夺(当作伤)其津(当作阳)也。温针则发热甚者,重伤经中之液,转助时火,肆虐于外也。数下之则淋甚者,劫其在里之阴,热势乘机内陷也。此段经文,本无方治,东垣特立清暑利水汤,足补仲景之未逮。

处方:清暑清热汤方(辛甘化阳酸甘化阴复法)黄芪(一钱)黄柏(一钱)麦冬(二钱)青皮(一钱)白术(一钱四分)升麻(四分)当归(七分)炙草(一钱)神曲(一钱)人参(一钱)泽泻(一钱)五味子(八分)陈皮(一钱)苍术(一钱四分)葛根(八分)生姜(二片)大枣(二枚)水五杯,煮取二杯,渣再煮一杯,分温三服。虚者得宜,实者禁止使用;汗不出而但热者禁止使用。

十二 按伤寒脉浮,健忘出,微恶寒, 是阳明表证。心烦,小便数,脚挛急,是阳明里之表证。斯时用越桃豉汤吐之,则胃阳得升,恶寒自罢,心烦得止,汗自不出矣。上焦得通,津液得下,小便自利,其脚即伸。 反用桂枝攻表,所以亡阳,其咽中干,烦躁吐逆,是海棠老姜豉汤证。 只因亡阳而厥,急当回阳,是改用甜根比干姜汤。复之后,更作可离甘草以和阴,少与调胃承气以和里。 皆因先时失用栀豉,故如此挽留耳。

仲景六经各有提纲一条,犹新秀建旗鼓,使人知所向,故必择本草纲目至当之脉证标之。

被下——误用下法。

22.形似伤寒,但右脉洪大而数,左脉反小于右,口甚渴,面赤,汗大出者,名曰暑温,在手太阴,青龙汤主之。脉芤甚者,朱雀加人参汤主之。

出处:《民间药草》·卷一上焦篇(卷)·暑温(篇)

八 今伤寒书,以高烧分春王。阳 明之脑瓜疼在额,理就算也。然阳明主里,胸闷非其本证。《内经》曰:伤寒二十十二日,巨阳受之。以其脉连风府,故头项痛。十十七日,太阳病衰,发烧稍愈。二二十一日,阳明受之,其脉挟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痛鼻干,不得卧。是《内经》以发烧属太阳,不属阳明矣。 仲景有阳明头痛二条:一曰阳 明病,反无汗,而小便利,二二十七日 呕而咳,手足厥者,必然脑瓜疼。若不呕不咳,手足不厥者,头不痛。此高烧在二十四日,而不在得病之十日,且因于呕咳,而不因于初感。 四日伤风不大便六15日,头痛身热者,与承气汤。此头疼反在日光病衰时,而因于不拉屎,即《内经》所谓膜胀而不喜欢也。其脑萎伤寒诸条,俱比不上头痛,则阳明头痛,又与太阳迥别矣。

如但胸口痛,而不项强,亦不是太阳定局。如项强痛,反不恶寒,脉不沉不可谓非太阳病,或温热之邪内发,或吐后内倾,或湿流关节,或病关少阴,法当救里者也,因当浮不浮,当恶不恶,故谓之反。所谓看出底板,以之前辈以五日阳光,二18日复传之说拘之,故现今不识仲景所称太阳病。 太阳又有 身痛,身重,牙痛, 痰热头痛,鼻鸣,干呕,呕逆烦躁胸满背强,咳渴汗出,恶风无汗而喘等症。 仲景以其恐怕或否,不可拘定,故散见诸节,而不入提纲。 又,太阳为巨阳,阳病必发热,提纲亦不言及者,以始受病或未发热故也。其精神如此,故诊者于脑仁疼,项强,必得理会,此等兼证,越来越细审其恶风恶寒之病情,有汗无汗之病机,已发热未发热之病势,以探其表病之虚实,是从旁细观点也。 即于此定 有汗为桂枝证, 无汗为麻黄证, 无汗烦躁大朱雀证, 干呕发热而渴小黄龙证, 项背几几葛根汤证。 用之妥善,效如桴鼓。 前辈以桂枝主风伤卫,麻黄主寒伤营,大青龙主偏胸闷见寒、伤寒见风。分三纲之说拘之,所以埋没仲景心法, 而又败毁仲景正法。 脉浮只讲得脉体之正面,诊者当于浮中,审其强弱,迟数,紧缓,滑涩,弦芤。 故太阳一证,有但浮浮弱、浮缓、浮迟、浮数等脉,散见于诸条。或阳浮,或阴弱,或阴阳俱紧,或阴阳俱浮,或尺中迟,或尺中脉微,或寸缓、关浮、尺弱,必体会认知音信其里之虚实,是从中索隐法也。 若谓脉紧是伤寒,脉缓是头风病,脉紧有汗是脑膜炎见寒,脉缓无汗是伤寒见风。夫既有伤寒颅骨结核之别,更有伤寒偏高烧之混,使人无出手处矣 凡见脉浮,迟浮弱者,用桂枝;浮紧,浮数者,用麻黄。不必于风寒而凿分,但从脉之虚实而施治是仲景治法,亦是定法。 仲景书只宗阴阳大法,不拘阴阳之经络也。夫阴阳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以心为阳中之太阳,故更称巨阳以尊之。 又,中身之上,名曰广明;太阳从前,名曰阳明。广明,亦天子之尊称,广明居阳明之上,故六经分位,首太阳,次阳明。 又,腰以上为阳,膀胱位列下焦之极底,其经名叫足太阳。以兄弟阴阳论,实阴中之少阳耳;以六腑为阳论,与小肠之太阳,同为受盛之器,不得混膈膜之上,为父之太阳也。 今伤寒书,都以膀胱为太阳, 故有传足不传手之谬。不知太阳为巨阳,为君、为父、为经、为阳中之最尊。惟心为阳中之阳,故六经分位,新正光,次阳明。膀胱位列 下焦州都之官,必待气化而后出可是与小肠同为受盛之器。此为经络之通行,非阴阳之大会。仲景以心为太阳,故得统一身之气血,内 有五脏六腑之经隧。若膀胱者,何得外司营卫,而为诸阳主气哉?其与肾为表里,是足经相络之一义也。且表里亦何尝之有?如太阳与少阳 并病,刺肺俞、肝俞,岂非以肝居胆外,为少阳之表;肺居心外,为太阳之表耶? 少阴病,一身手足尽热。以热在膀胱,必风疹。夫热在膀胱,乃仍称少阴病,是膀胱属腰以下之阴,得为少阴之府,不得为六经之太阳,故不称太阳病。又,太阳鲜为人知,热 结膀胱,其人如狂。以阳光随经瘀热在里,是热在下焦,下血乃愈。 盖太阳为最高,故太阳病以头项强痛提纲,此又热结下焦,乃太阳阳邪下陷之变症也。要知膀胱为太阳之根柢,非主表之太阳;为太 阳之经隧,非太阳之都会;为太阳主血之里,非诸阳主气之太阳也。 伤寒最多心病,以心当太阳之位也。心为圣上,寒为贼邪,君火不足,寒气得以伤之,所以名叫火病。今之伤寒家反以阳光为寒水之经,因有以寒召寒之说。不审寒邪 犯君王之治,水来克火之义也。 老婆伤于寒热,虽盛不死者,以热之四海,为邪之所留,热之所在,乃心火之所主也。 服桂枝而反烦,解半日许而复烦。 大黄龙之相当慢, 小黄龙之水气, 十枣汤之心下痞硬, 黄龙、五苓之烦渴心烦,皆心病也。 若妄治后,人手冒心,恍惚心乱心下逆满,往往关怀,是心病为太阳主要治疗也。 然心为一身之主,六经皆能病及,故 阳明有愦愦惕惕懊恢等症, 少阳有烦悸支结等症, 少阴之内心温温欲吐, 厥阴之气上冲心,心中隐约作痛,皆心病也。 何前辈有伤足不伤手之说? 夫心主营,肺主卫,风寒来伤营卫,便是手经矣。且大肠接胃,俱称阳明;小肠通膀胱,俱称太阳。伤则俱伤,何分手足!如大便硬,是大肠病,岂专指胃?言外伤出血,亦是小肠病,岂独指膀胱?且汗为心液,如汗多亡阳,岂止坎中之阳,不干膻中之阳?不明仲景六经,故有传经之妄。 人知太阳之经行于背,而不知背为太阳之主;知太阳主表,而不知太阳之所根;知膀胱为太阳之里,而不知心肺为太阳之里。因不明《内经》之阴阳,所以不知太阳之地面。《内经》以背为阳,腹为阴,五脏以心肺为阳,而属于背,故仲景以心灵胸中属春王。脾肾为阴,而 属于腹,故仲景以腹中之证属三阴。 营卫行于表,而发源于心肺,故太阳病则营卫病,营卫病则心肺病矣。 心病则恶寒,肺病则发热;心病则烦,肺病则喘。离草止烦,麻黄发散热,杏仁除喘,桂枝疗寒。 进而和营,正由此利肠府;是以调卫,正因而保肺。麻、桂二方,就是调剂上下表里两解之剂矣。如 大青龙用石膏以洽烦躁, 小黄龙用五味、干姜除咳呕,都以表剂中即兼治里。 子孙妄谓仲景方,治表不治里,弗思耳。 太阳主表,为心君之藩篱,犹京师之有边境海关也。风寒初感,先入太阳之界,惟以汗为急务,得汗而解,犹边境海关之有备也。必发汗而解,是始祖 之令行也。若发汗而汗不出,与发汗而仍未知,是主公之令不行也。 夫汗为心液,本水之气,在伤 寒为命局寒水之气,在身体为肌肤寒湿之气,在发汗为君王阳和之气。 阳和内发,寒邪外散矣,故治理太湖阳伤寒,以发汗为第一义;若君火不足,则胃液输于心下者,无法入心为汗,又不可能下输膀胱,所以心下有水气也,故利水是阳光之第二义。 若君火太盛,有闹心、消渴等症恐不戢而自焚,故清火是太阳伤寒之反治法;若君火衰微,不足以自守,风寒内侵于脏腑,必扶阳以御之,故温补又是阳光伤寒之从治法。其余救弊诸法,各个分裂,大法不外乎是。 发汗、利肠府,是治理太湖阳两大方法。 发汗分形层之次第,解表定三焦之高下,皆所以化太阳之气也。 发汗有五法: 麻黄汤,汗在皮肤,是散落外感之寒邪; 桂枝汤,汗在经络,是劝和血脉之精气; 葛根汤,汗在肌肉,是稳中有升津液之清气; 大黄龙,汗在胸中,是解散内扰之阳气; 小黄龙,汗在心下,是驱逐内蓄之水气。 其治理有三法: 干呕而咳,水入即吐,是水气在上焦,在上者,汗而发之,小白虎、五苓散是也心下痞硬满而痛, 是水气在中焦中满者,泻之于内,十枣汤、大陷胸是也; 热入膀胱,须发早白,是水气在下焦,在下者,引而竭之桂枝汤去桂加茯苓个白术汤是也。 太阳之根,正是少阴。紧则为寒,本少阴脉。太阳病而脉紧者,必无汗,虽阳光卫外而为固,亦少阴紧藏精而为守,故不得有汗也。人人但知其表实,而不知其里亦 实,故可用麻黄汤而无患。 若脉阴阳俱紧,而反汗出者,是阳不固而阴不守,此亡阳而阴独存矣。曰此属少阴者,是指太阳转属少阴,而 非少阴本病。 阳光阴虚无法主外,内伤真阴之气,便透露少阴板底; 少阴气虚不能主内,外伤太阳之气,便假借太阳之精神。 所以太阳病而脉反沉,用四逆以急救其里; 少阴病而反发热,用麻、辛以微散其表。 此表里轻重两解法也。 伤寒二十12日,太阳受之,即见烦 躁,是阳气外发之机。 六二十30日乃阴阳自和契机,反见烦躁,是阳邪内陷之兆。 所谓阳去入阴者,指阳邪下陷言,非专指阴经也。 或入太阳之府,而热结膀胱; 或入阳明之府,而胃中干燥; 或入少阳之府,而胁下使满; 或入太阴,而暴烦下利; 或入少阴,而争吵干烦; 或入厥阴,而心中疼热,皆入阴之谓。 后人以传经惑之,因不知其入阴转属之义矣。

若被下者,阴痒骨痿、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中墨蓝,剧则如便秘,时瘛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此标「暑温」之大纲也。按温者,热之渐。热者,温之极也。温盛为热,木生火也。热极湿动,火生土也。上热下湿,人居个中,而暑成矣。若纯热不兼湿者,仍归前条温热例,不得混入暑也。形似伤寒者,谓脑瓜疼身痛,发热恶寒也。水火极分裂性,各造其偏之极,反同样也。故《经》谓水极而似火也,火极而似水也。伤寒伤于水气之寒,故先恶寒而后发烧,寒郁人身,卫阳之气,而为热也。故仲景《伤寒论》中,有已发热或未发之文。若伤暑则首发热,热极而后恶寒,盖火盛必克金,肺性本寒,而复恶寒也。然而伤暑之发热恶寒,虽与伤寒相似,其道理之故,实分裂也。学者诚能究心于此,思过半矣。脉洪大而数,甚则芤,对伤寒之脉浮紧来说也;独见于右边手者,对伤寒之左脉大来说也。右臂主上焦气分,且火克金也。暑从上而下,不如伤寒从下而上,左手主下焦血分也,故伤暑之左脉,反小于右。口渴甚面赤者,对伤寒太阳证,而不赤口不渴来讲也。火烁津液,故口渴,火吗未有不烦者,面赤者,烦也。烦字从火从页,谓火现于面也。汗大出者,对伤寒汗不出而言也。首青龙例者,盖白虎乃秋金之气,所以退烦暑,朱雀乃暑温之正例也,其源出自《金匮》,守先圣之大成也。

证候展现:胃疼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

十五 阳明之病在实热,宜无温补法 矣,而食谷欲吐者,是食欲虚寒, 故不主内热也。然胃气虽虚,胃中犹实,仍不失为阳明病,与吴茱萸汤,散食欲之寒,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则温补又是阳明之从治法。若食欲虚热者,当用黄龙加参,是阳明凉补法也。二义又是治阳明权巧秘诀。

特地家须从其提纲以审病之四海。

温热病的记载最先能够追溯到《中中草药手册》年代,仲景的《伤寒》多将温热病并入太阳病的规模内,对现在世医家多感觉是时代的局限性所致。仲景虽认知到温热病与伤寒有别,但并从未精晓将它们分别开来。

〔清暑利尿汤方〕辛甘化阳酸甘化阴复法。

处方:可与东垣清暑止汗汤。

按阳明提纲以里证为主,虽有 表证,仲景意不在表,为有诸中而形诸外也。或兼经病,仲景意不在经,而根于胃也。

太阳病解

注析

水五杯,取二杯,再煮一杯,分温三服。虚者得宜,实者禁止使用,汗不出而但热者禁止使用。

病因病机:张石顽注谓: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此因暑而伤风露之邪,手太阳标证也。手太阳小肠属火,上应心包,二经皆能制金烁肺,肺受火刑,所以发热恶寒似足太阳证。其脉或见弦细,或见芤迟,小便已,洒然毛耸,此热伤肺胃之气,阳明本证也。(愚按:小便已,洒然毛耸,就像是非阳明证,乃足太阳膀胱证也。盖膀胱主水,火邪太甚而制金,则寒水来为王母复仇也。所谓五行之极,反兼胜己之化。)发汗则恶寒甚者,阴虚重夺(当作伤)其津(当作阳)也。温针则发热甚者,重伤经中之液,转助时火,肆虐于外也。数下之则淋甚者,劫其在里之阴,热势乘机内陷也

五 阳明之表有二:有外邪初伤之 表,有内热达外之表。阳明外邪之表,其证微恶寒,汗出多,或无汗而喘,只在公开场面,此因风寒外来,故仲景亦用麻、桂二汤汗之。内热之表,在一二十三日后,其证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此因内热外发,故仲景制栀豉汤因势吐之。 后人认不出阳明表证,不敢用 麻、桂,二三日后,又毫无栀豉 必待热深热极,始以朱雀、承气投之。不知仲景治阳明之初法,废仲景之吐法

然提纲只是纯正,读书要看看底板,细玩其四旁,参透其隐曲,则良法美意,始得领会。

③若被下者,寒热往来、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普鲁士蓝,剧则如便秘,时瘛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愚按:此言太过,仲景当日必有不足立方之故,或曾立方,而后世脱简,皆未可见,岂东垣能立,而仲景反不可能立乎?但细按此证,恰可与清暑清热汤,曰「可」者,仅可而全数未尽之词,尚望遇是证者,偶然钻探是善。至沈目南《中国药植图鉴注》,谓当用辛凉甘寒,实于此证不合,盖身重疼痛,证兼寒湿也。即目南自注,谓发热恶寒,身重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内暑而兼阴湿之变也。岂有阴而用甘寒,柔以济柔之理?既曰阴湿,岂辛甘所能胜任,不待辩而公开。

原文:《金匮》谓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若发其汗,则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则淋甚。可与东垣清暑止血汤。张石顽注谓: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此因暑而伤风露之邪,手太阳标证也。手太阳小肠属火,上应心包,二经皆能制金烁肺,肺受火刑,所以发热恶寒似足太阳证。其脉或见弦细,或见芤迟,小便已,洒然毛耸,此热伤肺胃之气,阳明本证也。(愚按:小便已,洒然毛耸,就像非阳明证,乃足太阳膀胱证也。盖膀胱主水,火邪太甚而制金,则寒水来为西西姥复仇也。所谓五行之极,反兼胜己之化。)发汗则恶寒甚者,阴虚重夺(当作伤)其津(当作阳)也。温针则发热甚者,重伤经中之液,转助时火,肆虐于外也。数下之则淋甚者,劫其在里之阴,热势乘机内陷也。此段经文,本无方治,东垣特立清暑利尿汤,足补仲景之未逮。愚按:此言太过。仲景当日,必有不足立方之故,或曾立方而后面一个脱简,皆未可见。岂东垣能立而仲景反不能够立乎?但细按此证,恰可与清暑宁心汤。曰可者,仅可而具备未尽之词,尚望遇是证者,有时钻探尽善。至沈目南《黄帝内经注》,谓当用辛凉甘寒,实于此证不合。盖身重疼痛,证兼寒湿也。即目南自注,谓发热恶寒,身重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内暑而兼阴湿之变也。岂有阴湿而用甘寒柔以济柔之理?既曰阴湿,岂辛凉所能胜任!不待辩而公开。清暑通大便汤方(辛甘化阳酸甘化阴复法)黄芪(一钱)柏树(一钱)麦冬(二钱)青皮(一钱)杨桴(一钱伍分)升麻(四分)金当归(八分)炙草(一钱)神曲(一钱)鬼盖(一钱)泽泻(一钱)五味子(八分)橘皮(一钱)马蓟(一钱伍分)葛根(伍分)生姜(二片)美枣(二枚)水五杯,煮取二杯,渣再煮一杯,分温三服。虚者得宜,实者禁止使用;汗不出而但热者禁止使用。

月亮、阳明同处中州,而太阴为开,阳明为阖。故阳明必以阖病为主,十分小便,故阖也;相当大便,亦阖也;不能够食,食难用饱,初欲食,反不能够食,皆圈也;血热脱发,表开而里阖也;反无汗,内外皆阖也。各类阖病,也许或否,故提纲以胃实为主。胃实, 不是竞指大便燥硬,只对下利言,下利是胃家不实矣。故汗出解后,胃中不和,而下利者,不称阳明病,如胃中虚而不下利者,便属阳明。即初后汗溏,水谷不别,虽死而不下利者,总为阳明病也。

以阳光提纲,脉浮,头项强痛,恶风,八字是太阳受病之正面。

①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热病。

|<< << < 1;) 2 3 > >> >>|

误治:若发其汗,则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则淋甚

盖阳明、太阴,同为仓廪之官, 而所司各别。胃司纳,故阳明主实脾司输,故太阴主利。是二经所由分也

读者要认三微月之脉俱浮,早春俱有胸口痛证。六经受寒,俱各恶寒,惟头项强痛是太阳所独也。盖太阳为诸阳主气,头为诸阳之会,项为太阳之会故也。如脉浮,恶寒,发热,而头不痛,项不强,便知非太阳病。

刘渡舟(一九二〇-二零零三),中发明家,原新加坡中军事高校教学,全国首先批博士硕士引导老师。第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年着力于《伤寒论》的研究。

黄耆〔一钱〕、黄柏〔一钱〕、麦冬〔二钱〕、青皮〔一钱〕、白术〔一钱陆分〕、升麻〔七分〕、当归〔七分〕、炙草〔一钱〕、神曲〔一钱〕、人参〔一钱〕、泽泻〔一钱〕、五味子〔八分〕、陈皮〔一钱〕、苍术〔一钱四分〕、葛根〔九分〕、生姜〔二片〕、大枣〔二枚〕。

二 按阳明为传化之府,当更实更 虚。食入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若但实不虚,斯为阳明之病根矣。胃实非即阳明病,而阳明之为病,悉从胃家实得来,故以胃实为总纲也。 然致病之由,有实于未病之先 者;有实于得病之后面一个;有风寒外束,热不得越而实者;有妄吐汗下,重亡津液而实者;有从本轻热盛而实者;有从他经转属而成实者。此只举病根在实,勿得即感觉胃实可下之证。 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 是阳明表证之提纲。故有胃中虚冷,亦得称阳明病者,因其表证如此也。 然于胃冷假热之外,此为内热 达外之表,非半椎体畸形伤寒之表。此时表寒已散,故不恶寒。里实闭结,故反恶热。只因有胃家实之病根,即见此身热痛风症之外证,不恶寒反恶热之病情。然此但言病机发见,非就可以下之证,必谵语,潮热,烦 躁,腹部疼,诸症兼见,才可下耳。

误用火熏法,叁遍、四回错误,病者基本上能用以恢复生机过来,假设延续延续地错误诊治,则会浓缩病者的人命,加快患儿生命的消亡。

24.手太阴暑温,如上条证,但汗不出者,新加香薷饮主之。

十三 本论云,病如桂枝证,则便不 凿定为太阳头风病证,凡恶风恶寒发热而水肿出者,无论太阳、阳明,头风病、伤寒,皆是桂枝证矣。 太阳病,脑瓜疼项强。而此云头 不痛,项不强,便非太阳证。《内经》曰:邪中于肤,则入阳明。此云胸中痞硬,气上冲咽喉,不得息是阳明受病无疑也。虽外证象桂枝,而病在胸中,不在营卫,便不是桂枝证,故立瓜蒂散。所以在上者,因此越之也。 本阳明府,仲景不冠以阳明者, 以不关胃实,未见不恶寒之病情耳

今世医家对于温热病和伤寒的关系争持不休。有人感觉温热病属于广义的伤寒,能够统一到伤寒的系统之内;也会有人以为温热病和伤寒为相对统一的关联,如混为一谈则会误诊误治。

23.《金匮》谓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若发其汗,则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则淋甚。可与东垣清暑利尿汤。

图片 1

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热病。

   

阳明病解

首先:冬伤于寒,春必温热病。温热病是由伏邪所致。也正是说,就算在冬天感受了寒邪,然而尚未发火,而是潜伏在内部。随着春日的阳气外引,可能有个别外因的启迪,寒邪随着肉体的阳气化热,出现存的温热的气象。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