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巴黎人app赌场:周痹何如,不能左右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黄帝问于岐伯曰:周痹之在身也,上下移徒随脉,其上下左右相应,间不容空,愿闻此痛,在血脉之中邪?将在分肉之间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间不及下针,其慉痛之时,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愿闻其故?岐伯答曰:此众痹也,非周痹也。

黄帝问于歧伯曰:周痹之在身也,上下移徒随脉,其上下左右相应,间不容空,愿闻此痛,在血脉之中邪?将在分肉之间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间不及下针,其搐痛之时,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愿闻其故?歧伯答曰:此众痹也,非周痹也。

一、本篇首先提出众痹与周痹的差别,最后具体说明针刺的原则和方法。二、针刺痹症,必须首先按压井沿着足六经的分布部位,观察它的虚实,以及大络的血行有无郁结不通,以及因虚而脉络下陷于内的情况,然后再加以调治,并可用熨法温通经络,如果有筋脉拘急坚劲的现象,可转用按摩导引之法,以行其气血。

黄帝问曰∶周痹之在身也,上下移徙,随其脉上下,左右相应,间不容空,愿闻此痛在血脉之中耶,将在分肉之间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间不及下针,其蓄痛之时,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岐伯对曰∶此众痹也,非周痹也。此各在其处,更发更止,更居更起,以左应右,以右应左,非能周也,更发更休。刺此者,痛虽已止,必刺其处,勿令复起。

黄帝问于歧伯曰:余闻刺有五节,奈何?歧伯曰:固有五节,一曰振埃,二曰发蒙,三曰去爪,四曰彻衣,五曰解惑。

黄帝曰:愿闻众痹。岐伯对曰:此各在其处,更发更止,更居更起,以右应左,以左应右,非能周也。更发更休也。黄帝曰:善。刺之奈何?岐伯对曰:刺此者,痛虽已止,必刺其处,勿令复起。

黄帝曰:愿闻众痹。歧伯对曰:此各在其处,更发更止,更居更起,以右应左,以左应右,非能周也。更发更休也。

黄帝问于岐伯曰:周痹之在身也,上下移徙随脉,其上下左右相应,间不容空,愿闻此痛,在血脉之中邪?将在分肉之间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间不及下针,其慉痛①之时,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愿闻其故!岐伯答曰:此众痹也,非周痹也。黄帝曰:愿闻众痹。岐伯对曰:此各在其处,更发更止,更居更起,以右应左,以左应右,非能周也。更发更休也。黄帝曰:善。刺之奈何?岐伯对曰:刺此者,痛虽已止,必刺其处,勿今复起。帝曰:善。愿闻周痹何如?岐伯对曰:周痹者,在于血脉之中,随脉以上,随脉以下,不能左右,各当其所。黄帝曰:刺之奈何?岐伯对曰:痛从上下者,先刺其下以过之,后刺其上以脱之。病从下上者,先刺其上以过之,后刺其下以脱之。黄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岐伯对口:风寒湿气,客于外分肉之间,迫切而为沫,沫得寒则聚,聚则排分内而分裂也,分裂则痛,痛则神②归之,神归之则热,热则痛解,痛解则厥,厥则他痹发,发则如是。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内不在脏,而外未发于皮,独居分肉之间,真气不能周,故名曰周痹。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瘛坚转引而行之。黄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亦得其事也。九者,经巽③之理,十二经脉阴阳之病也。

曰∶周痹何如?曰∶周痹在于血脉之中,随脉以上,循脉以下,不能左右,各当其所。其痛从上下者,先刺其下以通之,后刺其上以脱之;其痛从下上者,先剌其上以通之,后刺其下以脱之。曰∶此病安生,因何有名?曰∶风寒湿气客于分肉之间,迫切而为沫,沫得寒则聚,聚则排分肉而分裂,分裂则痛,痛则神归之,神归之则热,热则痛解,痛解则厥,厥则他痹发,发则如是。此内不在脏,而外未发于皮,独居分肉之间,真气不能周,故名曰周痹。故刺痹者,必先循切其上下之大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者,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 紧者,转引而行之。

黄帝曰:夫子言五节,余夫知其意。歧伯曰:振埃者,刺外经去阳病也;发蒙者,刺府输,去府病也;去爪者,刺关节肢络也;彻衣者,尽刺诸阳之奇输也;解惑者,尽知调阴阳,补泻有余不足,相倾移也。

帝曰:善。愿闻周痹何如?岐伯对曰:周痹者,在于血脉之中,随脉以上,随脉以下,不能左右,各当其所。黄帝曰:刺之奈何?岐伯对曰:痛从上下者,先刺其下以过之,后刺其上以脱之。痛从下上者,先刺其上以过之,后刺其下以脱之。

帝曰:善。刺之奈何?歧伯答曰:刺此者,痛虽已止,必刺其处,勿令复起。

①慉痛:慉,聚集的意思。慉痛,指疼痛聚集在某一部位。②神:这里指人的注意力,精神。③经巽:使经络通达的意思。

曰∶何以候人之善病痹者?少俞对曰∶粗理而肉不坚者,善病痹。欲知其高下,视其三部。曰∶刺有三变何也?曰∶有刺营者,有刺卫者,有刺寒痹之留经者。刺营者出血,刺卫者出气,刺寒痹者内热。曰∶营卫寒痹之为病奈何?曰∶营之生病也,寒热少气,血上下行。卫之生病也,气血时来去,怫忾贲向,风寒客于肠胃之中。寒痹之为病也,留而不去,时痛而皮不仁。曰∶刺寒痹内热奈何?曰∶刺布衣者,用火淬之。刺大人者,药熨之。方用醇酒二十升,蜀椒一升,干姜一升,桂一升,凡四物,各细 咀,着清酒中。绵絮一斤,细白布四丈二尺,并纳酒中。置酒马矢 中,善封涂,勿使气泄。五日五夜,出布絮曝干,复渍之,以尽其汁。每渍必 其日,乃出布絮干之,并用滓与絮布长六七尺为六巾,即用之生桑炭炙巾,以熨寒痹所乘之处,令热入至于病所,寒复炙巾以熨之,三十遍而止;即汗出,炙巾以拭身,亦三十遍而止。起步内中,无见风,每刺必熨,如此病已失,此所谓内热。

黄帝曰:刺节言振埃,夫子乃言刺外经,去阳病,余不知其所谓也,愿卒闻之。歧伯曰:振埃者,阳气大逆,上满于胸中,愤瞋肩息,大气逆上,喘喝坐伏,病恶埃烟,饲不得息,请言振埃,尚疾于振埃。

黄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岐伯对曰:风寒湿气,客于外分肉之间,迫切而为沫,沫得寒则聚,聚则排分肉而分裂也,分裂则痛,痛则神归之,神归之则热,热则痛解,痛解则厥,厥则他痹发,发则如是。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内不在脏,而外未发于皮,独居分肉之间,真气不能周,故名曰周痹。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瘈坚转引而行之。黄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亦得其事也。九者经巽之理,十二经脉阴阳之病也。

帝曰:善。愿闻周痹何如?歧伯对曰:周痹者,在于血脉之中,随脉以下,不能左右,各当其所。

黄帝问岐伯说:人得了周痹,病邪随血脉上下移动,疼痛上下左右相应发作,浑身无处不痛。请说一下像这种情形,是邪在血脉之中呢?还是在分肉之间?其病又从何而来?疼痛部位移动得这样快,以致来不及在痛处下针,当某处疼痛比较集中的时候,还没有决定如何去治,而疼痛已经游走,这是什么道理?我很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岐伯回答说:这是众痹,而不是周痹。黄帝说:就说众痹吧。岐伯回答说:众痹,病邪分布在人体的各处,有时发作,有时又不发作,此伏彼起,左侧会影响到右侧,右侧也会影响到左侧,但不能遍及全身,其疼痛容易发作,也容易停止。黄帝说:说得好。怎样进行针刺治疗呢?岐伯回答说:这种病,在疼痛已停止时,仍应针刺原处,以免其重复发作。黄帝说:讲得好。我希望再听你说说周痹是怎么回事?岐伯回答说:周痹,就是邪气在血脉之中,随着血脉或上或下,不能左右流动,邪气流窜到哪里,哪里就发生疼痛的病症。黄帝说:用什么方法来针治呢?岐伯回答说:疼痛从上部发到下部的,先刺其下部,以阻遏病邪的进一步发展,后刺其上部以解除痛源;疼痛从下部发展到上部的,先刺其上部,以阻遏病邪的进展,后刺其下部以解除痛源。黄帝说:对。那么这种疼痛是怎样产生的呢?为什么我们称它为周痹?岐伯回答道:风、寒、湿三气侵入肌肉皮肤之间,将分肉间的津液压迫为涎沫,受寒后凝聚不散,进一步就会排挤分肉使它分裂。肉裂就会发生疼痛,则使精神集中在痛的部位,精神集中的地方就会发热,发热则寒散而疼痛缓解,疼痛缓解后,就会引起厥气上逆,厥逆就容易导致其闭阻之处发生疼痛,周痹就是这样上下移行,反复发作的。黄帝说:好,我知道这个道理了。此病在内未深入脏腑,在外没有散发到皮肤,而留滞在分肉之间,致使真气不能周流全身的,所以叫做周痹。因此,针刺痹症,必须首先按压井沿着足六经的分布部位,观察它的虚实,以及大络的血行有无郁结不通,以及因虚而脉络下陷于内的情况,然后再加以调治,并可用熨法温通经络,如果有筋脉拘急坚劲的现象,可转用按摩导引之法,以行其气血。黄帝接着说:是啊,明白了这种病的机理,也就懂得了治疗的方法。九针可使经气顺达,从而治疗十二经脉虚实阴阳的各种病症。

曰∶痹将安生?曰∶风寒湿三气合至,杂而为痹。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曰∶其有五者何也?曰∶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曰∶内舍五脏六腑,何气使然?

黄帝曰:善。取之何如?歧伯曰:取之天容。

黄帝曰:刺之奈何?歧伯对曰:痛从上下者,先刺其下以过之,后刺其上以脱之。痛从下上者,先刺其上以过之,后刺其下以脱之。

曰∶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合。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邪复感于,内舍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时,感于风寒湿之气也。诸痹不已,亦益内也。其风气胜者,其人易已。曰∶其时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何也?曰∶其入脏者死,其留连筋骨间者疼久,其留连皮肤间者易已。曰∶其客六腑者何如?曰∶此亦其饮食居处为其病本也。六腑各有俞,风寒湿气中其俞,而食饮应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曰∶以针治之奈何?曰∶五脏有俞,六腑有合,循脉之分,各有所发,各治其过,则病瘳矣。曰∶营卫之气,亦令人痹乎?曰∶营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五脏,洒陈六腑,乃能入于脉。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 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聚于胸腹,逆其气则病,顺其气则愈,不与风寒湿气合,故不为痹也。

黄帝曰:其欬上气穷拙胸痛者,取之奈何?歧伯曰:取之廉泉。

黄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歧伯对曰:风寒湿气,客于外分肉之间,迫切而为沫,沫得寒则聚,聚则排分肉而分裂也,分裂则痛,痛则神归之,神归之则热,热则痛解,痛解则厥,厥则他痹发,发则如是。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帝曰:取之有数乎?歧伯曰:取天容者,无过一里,取廉泉者,血变而止。帝曰:善哉。

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内不在脏,而外未发于皮,独居分肉之间,真气不能周,故名曰周痹。故刺猈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瘈坚转引而行之。

黄帝曰:刺节言发蒙,余不得其意。夫发蒙者,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夫子乃言刺府输,去府病,何输使然,愿闻其故。歧伯曰:妙乎哉问也。此刺之大约,针之极也,神明之类也,口说书卷,犹不能及也,请言发蒙耳,尚疾于发蒙也。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