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脉者受血而营之,五脏六腑之高下、小大、受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黄帝问于岐伯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大小小、深浅、广狭、远近各差异;五脏六腑之高下、大小、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灸之壮数,可得闻乎?

轩辕黄帝问于歧伯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大小小、深浅、广狭、远近各区别;五脏六腑之高下、大小、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炙之壮数,可得闻乎?

轩辕氏问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灸之壮数,可得闻乎?岐伯对曰∶脏之坚脆,腑之轻重,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中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气血,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定数。其治以针灸,各调其经气,固其常有合也。这个人之参天地而应阴阳,不可不审察之也。

日华子本草—灵枢针灸

本篇运用唐代疆域上清、渭、海、湖、汝、渑、淮、漯、江、河、济、漳十二条江河的轻重缓急、深浅、广狭、长短来比喻人体中十二经脉各自之不一样的气血运转情状。因为本篇主要介绍了十二经和十二水的互相协作情状,并进而分述了男子阴阳各经最合适的进针深度和留针时间,所以篇名为做"经水"。

岐伯答曰:善哉问也!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此之谓也。且太太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此天之高,地之广也,非人力之所能衡量而至也。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藏之坚脆,腑之轻重,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都有天意。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根本合乎。

歧伯答曰:善哉问也!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此之谓也。且太太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此天之高,地之广也,非人力之所能衡量而至也。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衡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才,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运气。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平素合乎。

足阳明外合张鹭水,内属于胃。

01

黄帝问于岐伯日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大小小、深浅、广狭、远近各分化,五脏六腑之高下、小大、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刺之深浅,灸之壮数,可得闻乎? 。

轩辕氏曰:余闻之,快于耳不解于心,愿卒闻之。岐伯答曰:此人之所以参天地而应阴阳也,不可不察。足太阳外合清水,内属于膀胱,而通水道焉。足少阳外合于渭水,内属于胆。足阳明外合卡瓦略水,内属于胃。足太阴外合于湖水,内属于脾。足少阴外合于汝水,内属于肾。足厥阴外合于渑水,内属于肝。手太阳外合于淮水,内属于小肠,而水道出焉。手少阳外合于漯水,内属于三焦。手阳明外合于江水,内属于大肠。手太阴外合于河水,内属于肺。手少阴外合济水,内属于心。手心主外合于漳水,内属于心包。凡此五脏六腑十二经水者,外有来源,而内全部禀,此皆内外相贯,如环无端,人经亦然。故天为阳,地为阴,腰以上为天,腰以下为地。故海以北者为阴,湖以北者为阴中之阴;漳以南者为阳,河以北至漳者为阳中之阴;漯以南至江者,为阳中之太阳,此一隅之阴阳也,所以人与天地相参也。

轩辕氏曰:余闻之,快于耳不解于心,愿卒闻之。

足太阳外合于清澈的凉水,内属于膀胱,而通水道焉。

【原文】

本段介绍了十二经脉与大自然之十二条江河以及肉体内之五脏六腑的对应境况。

黄帝曰:夫经水之应经脉也,其远近浅深,水血之多少,各不一样,合而以刺之奈何?岐伯答曰:足阳明,五脏六腑之海也,其脉大,血多气盛,热壮,刺此者不深勿散,不留不泻也。足阳明刺深伍分,留十呼。足太阳深六分,留七呼。足少阳深四分,留五呼。足太阴深八分,留四呼。足少阴深二分,留三呼。足厥阴深一分,留二呼。手之阴阳,其受气之道近,其气之来疾,其刺深者,皆无过二分,其留,皆无过一呼。其少长、大小、肥瘦,以心擦之,命曰法天之常,灸之亦然。灸而过此者,得恶火则骨枯脉涩,刺而过此者,则脱气。

歧伯答曰:此人之所以参天地而应阴阳也,不可不察。

足少阳外合于渭水,内属于胆。

轩辕黄帝问于歧伯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小、深浅、广狭、远近各不一样;五脏六腑之高下、大小、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

[1]十二经水就是指西夏版图上十二条相当的大的水流。《管仲水地》以为水,就是大地的刚烈;其绝对卡瓦略内外的意义,仿佛经脉之中流通的气血相对于肢体的含义一样。十二水,在此首假如以其门庭若市的标准,来比喻经脉受血而周流于肢体的情况,因而称为经水。

轩辕氏曰:夫经脉之大小,血之多少,肤之厚薄,肉之坚脆及腘之轻重,可为量度乎?岐伯答曰:其可为衡量者,取其高度也。不甚脱肉,而沉毅不衰也。若夫度之人,消瘦而形肉脱者,恶能够衡量刺乎。审、切、循、扪、按,视其寒温盛衰而调之,是谓因适而为之真也。

足太阳外合于清澈的凉水,内属于膀胱,而通水道焉。足少阳外合于渭水,内属于于胆。足阳明外合吉瓦尼尔多·胡尔克水,内属于胃。

足太阴外合于湖水,内属于脾。

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炙之壮数,可得闻乎?

轩辕黄帝问岐伯说肉体的十二经脉,在外与宇宙的十二条长河相呼应,在内则分别连属于五脏六腑。可是,十二条长河分布于各市,其面积的轻重缓急,水位的浓淡,河床的广狭,以及源头的远近等都各差别;五脏六腑布满在体内,其职分的轻重,形态的轻重,受纳水谷精微之气的略微也各不对等,那么,这两侧的呼应关系是怎么的?同不平日候,江河受纳地面上的湍流而交通随处;五脏群集精神气血魂魄等而加以闭藏;六腑受纳饮食水谷而加以传化,吸取精微之气而布扬全身;经脉受纳血液而营灌全身。假设想把上述那几个情况结合起来,而利用光降床面上,又应该怎么样去做啊?还应该有,在临床时,怎样技巧把握住针刺的吃水以及施灸的壮数呢?关于地点这一个难点。你能够都表达给自身听一下呢?

足太阴外合于湖水,内属于脾。足少阴外合于汝水,内属于肾。足厥阴外合于渑水,内属于肝。

足厥阴外合于沔水,内属于肝。

【译文】

岐伯答日善哉问也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此之谓也。且太太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1],此天之高、地之广也,非人力之所能度量而至也。若夫八尺之士[2],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3],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 气,与其皆少血气,都有运气。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平素合乎。

手太阳外合于淮水,内属于小肠,而水道出焉。手少阳外合于漯水,内属于三焦。手阳明外合于江水,内属于大肠。

足少阴外合于汝水,内属于肾。

黄帝向岐伯问道:人体十二经脉,外与大地之十二经水(泾、渭、海、湖、汝、沔、淮、漯、江、河、济、漳十二水)相应,内则连属五脏六腑。那十二经水,有大小、深浅、广狭、远近,各分歧样,五脏六腑也是有内外、大小以及盛受水谷多少的出入,它们是何许相应的啊?

本段表明身体是足以被研讨,并随即精晓其规律的。

手太阴外合于河水,内属于肺。手少阴外合于济水,内属于心。手心主外合于漳水,内属于心包。

手阳明外合于江水,内属于大肠。

经水受纳大地之水,而盛行不息;五脏结合神气魂魄,而馆内藏品于内;六腑受纳水谷,而传导变化,吸收精气而传布于全身上下;经脉受纳血液,而周流全身、木质素百体。把上述那一个情况相应结合起来,运用驾临床面上,是何等的啊?针刺的浓淡、施灸的壮数,能够说给自个儿听吗?

[1]六合东北西南上下两个样子合起来就称做六合。六合之内,正是在天地之间的意味。

凡此五脏六腑十二经水者,外有来源,而内全体禀,此皆内外相贯,如环无端,人经亦然。故天为阳,地为阴,腰以上为天,腰以下为地。故海以北者为阴,湖以北者为阴中之阴;漳以南者为阳,河以北至漳者为阳中之阴;漯以南至江者,为阳中之太阳此一隅之阴阳也,所以人与天地相参也。

手太阳外合于淮水,内属于小肠,而水道出焉。

02

[2]八尺之士正是指人体。八尺,在此是泛指人体的长短,《周礼考工记》之中就有"人长八尺"的记叙。

黄帝曰:夫经水之应经脉也,其远近浅深,水血之多少,各不相同,合而以刺之奈何?

手少阳外合于漯水,内属于三焦。

【原文】

[3]十二经之多血少气《素问血气形志》中说"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少血多气,阳明常多气多血,少阳常少血多气,厥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气少血"。这里所提议的十二经之气血多少的距离,固然不是指实质之气和血的轻重,但它却足以作为针刺补泻以及诊疗宜忌的行业内部。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