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之六阳巴黎人app397997:,五色显现于明堂

作者:巴黎人-健康资讯

黄帝曰:五色之见于明堂,以观五脏之气,左右高下,各有形乎?岐伯曰:脏腑之在中也,各以次舍,左右上下,各如其度也。

黄帝问于岐伯曰:余闻刺有五官①五阅,以观五气。五气者,五脏之使②也,五时之副也。愿闻其五使当安出?岐伯曰:五官者,五脏之阅也。黄帝曰:愿闻其所出,令可为常。岐伯曰:脉出于气口,色见于明堂,五色更出,以应五时,各如其常,经气入脏,必当治理。帝曰:善。五色独决于明堂③乎?岐伯曰:五官已辨,阙庭必张,乃立明堂,明堂广大,蕃蔽见外,方壁高基,引垂居外,五色乃治,平博广大,寿中百岁,见此者,刺之必已,如是之人者,血气有余,肌肉坚致,故可苦以针。黄帝曰:愿闻五官。岐伯曰:鼻者,肺之官也;目者,肝之官也;口唇者,脾之官也;舌者,心之官也;耳者,肾之官也。黄帝曰:以官何候?岐伯曰:以候五脏。故肺病者,喘息鼻张;肝病者,眦青;脾病者,唇黄;心病者,舌卷短,颧赤;肾病者,颧与颜黑。黄帝曰:五脉安出,五色安见,其常色殆者如何?岐伯曰:五官不辨,阙庭不张,小其明堂,蕃蔽不见,又埤④其墙,墙下无基,垂角去外。如是者,虽平常殆,况加疾哉。黄帝曰:五色之见于明堂,以观五脏之气,左右高下,各有形乎?岐伯曰:脏腑之在中也,各以次舍,左右上下,各如其度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雷公曰:以色言病之间甚,奈何?黄帝曰:其色粗以明,沉夭者为甚,其色上行者,病益甚;其色下行,如云彻散者,病方已。五色各有脏部。有外部,有内部也,色从外部走内部者,其病从外走内;其色从内走外者,其病从内走外。病生于内者,先治其阴,后治其阳,反者益甚。其病生于阳者,先治其外,后治其内,反者益甚。其脉滑大,以代而长者,病从外来,目有所见,志有所恶,此阳气之并也,可变而已。

黄帝曰:气独行五脏,不荣六腑,何也?岐伯答曰:气之不得无行也,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故阴脉荣其脏,阳脉荣其腑,如环之无端,莫知其纪,终而复始,其流溢之气,内溉脏腑,外濡腠理。

黄帝曰:愿闻五官。岐伯曰:鼻者,肺之官也;目者,肝之官也;口唇者,脾之官也;舌者,心之官也;耳者,肾之官也。

黄帝问岐伯说:我听说针刺法有五官五阅(五官,即眼、耳、鼻、舌、唇。阅,是显现于外面而可以看到的意思。五官五阅,就是五脏的内在变化在五官方面的表象)法,可用来观察五种气色。五种气色,是五脏的外在表现,并与五时气候相配合。我想知道五脏是怎样表现在外的。岐伯回答说:五官是五脏的外部表现。黄帝说:我想了解五脏所表现出的征象,并将它作为诊病的常理。岐伯回答说:脉象反应在气口,气色表现在鼻部,五色的交替显现,与五时相对应,且各有一定的规律。由经脉传入内脏的,必当调治于里。黄帝说:好。那么五色的表现仅反映在鼻吗?岐伯回答说:五官之色,已经分明,天庭部位必须开阔饱满,才可由明堂测五色。若明堂宽阔,颊部和耳门部显露于外,肌肉高厚隆满,耳垂向下向外,明显开豁,五色正常,五官位置平阔,就可享得百年高寿。这样的人患有疾病时,使用针刺一定能治愈,因为其气血充足,肌肉坚实,腠理致密。黄帝说:五官与五脏的关系怎样?岐伯说:鼻是肺脏的官窍;眼睛是肝脏的官窍;口唇为脾脏的官窍;舌为心脏的官窍;耳为肾脏的官窍。黄帝说:由五官可以测知什么症候呢?岐伯回答说:可以测候五脏的病变。肺脏有病时喘息急促,鼻翼扇动,肝脏有病时,眼角发青;脾脏有病时,口唇发黄;心脏有病时,则舌卷而短缩,两颧红赤;肾脏有病时,两颧及额部发黑。黄帝说:五脏的脉象正常时,五色的表现也就正常,有的人气色和正常人一样,但一旦有病则会较严重,这是为什么?岐伯回答说:五官功能失常,天庭不开阔,明堂狭小,颊部和耳门部狭窄不显,肌肉瘦削,耳垂和耳上角向外反出。即使平时色脉正常,也是很衰弱的,何况患有疾病呢!黄帝说:五色显现于明堂,通过观察可推知五脏之气的变化,那么在明堂的左右上下各有一定的显象吗?岐伯说:脏腑在胸腹的里面,且各有一定的位置,所以反映在明堂的五色,也有左右上下一定的长度。

黄帝曰:五色之见于明堂,以观五藏之气,左右高下,各有形乎?歧伯曰:府藏之在中也,各以次舍,左右上下,各如其度也。

沉浊为内,浮泽为外。黄赤为风,青黑为痛,白为寒,黄而膏润为脓,赤甚者为血痛,甚为挛,寒甚为皮不仁。五色各见其部,察其浮沉,以知浅深;察其泽夭,以观成败;察其散搏,以知远近;视色上下,以知病处;积神于心,以知往今。故相气不微,不知是非,属意勿去,乃知新故。色明不粗,沉夭为甚,不明不泽,其病不甚。其色散,驹驹然,未有聚;其病散而气痛,聚未成也。肾乘心,心先病,肾为应,色皆如是。

黄帝曰:蹻脉有阴阳,何脉当其数?岐伯曰:男子数其阳,女子数其阴,当数者为阴,其不当数者为络也。

黄帝曰:五脉安出,五色安见,其常色殆者如何?岐伯曰:五官不辨,阙庭不张,小其明堂,蕃蔽不见,又埤其墙,墙下无基,垂角去外。如是者,虽平常殆,况加疾哉。

一、说明五脏之气与外在五官在生理上是密切联系的,因此从五官的形态可以了解人体的健康状况。凡五官端正而丰满,体质多强壮而少病,能尽终其天年。二、详细叙述了五官与五脏之间的联系规律,在五脏发生病变时,外在五官可相应的发生变态,因此可以作为诊断的依据之一。

黄帝曰:以官何候?歧伯曰:以候五藏:故肺病者,喘息、鼻张;肝病者,眦青;脾病者,唇黄;心病者,舌卷短、颧赤;肾病者,颧与颜黑。

雷公曰:五言之辨,奈何?黄帝曰:明堂骨高以起,平以直,五脏次于中央,六腑挟其两侧,首面上于阙庭,王宫在于下极,五脏安于胸中,真色以致,病色不见,明堂润泽以清,五官恶得无辨乎?

黄帝曰:愿闻脉度。

帝曰:善。五色独决于明堂乎?岐伯曰:五官已辨,阙庭必张,乃立明堂,明堂广大,蕃蔽见外,方壁高基,引垂居外,五色乃治,平搏广大,寿中百岁,见此者,刺之必已,如是之人者,血气有余,肌肉坚致,故可苦以针。

①五官:指眼、耳、鼻、舌、唇。②五脏之使:奉令出行叫做“使”。五脏之使,说明面部的气色是五脏的外在表现。③明堂:古代政府讲明正教的地方叫明堂,位于四维正中,而鼻在面部正中,称为明堂。④埤:卑鄙、低小的意思。

黄帝曰:五脉安在?五色安见?其常色殆者如何?歧伯曰:五官不辨,阙庭不张,小其明堂,蕃蔽不见,又埤其墻,墻下无基,垂角去外,如是者,虽平常殆;况加疾哉!

左为左,右为右。其色有邪,聚散而不端,面色所指者也。色者,青黑赤白黄,皆端满有别乡。别乡赤者,其色赤,大如榆荚,在面王为不日。其色上锐,首空上向,下锐下向,在左右如法。以五色命脏,青为肝,赤为心,白为肺,黄为脾,黑为肾。肝合筋,心合脉,肺合皮,脾合肉,肾合骨也。

岐伯答曰:手之六阳,从手至头,长五尺,五六三丈。手之六阴,从手至胸中,三尺五寸,三六一丈八尺,五六三尺,合二丈一尺。足之六阳,从足上至头,八尺,六八四丈八尺。足之六阴,从足至胸中,六尺五寸,六六三丈六尺,五六三尺合三丈九尺。蹻脉从足至目,七尺五寸,二七一丈四尺,二五一尺,合一丈五尺。督脉、任脉,各四尺五寸,二四八尺,二五一尺,合九尺。凡都合一十六丈二尺,此气之大经隧也。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