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其导师不注重培养学生的技能,年轻女科

作者:巴黎人-人群养生

这项计划将在五年的资助期内向两个10人的小组提供。有关如何申请该计划的细节将于今年秋天在[公布。AGA主席Sheila e . Crowe,医学博士,FRCPC,FACP,FACG,AGAF,担任首席调查员。Cryer博士是项目总监,与关键人员Juanita Merchant博士和Jesus Rivera - Nieves博士合作。这个团队在领导能力培养、项目管理和早期职业医师-科学家发展研究职业的成功指导方面积累了数十年的经验。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控制RA数量并不科学,原因是由教员而非NIH决定是否将一个学生纳入其项目。同时,RA还与NIH年度预算息息相关。教师不得不依靠廉价的博士生和博士后,利用有限的研究经费产出最大的科学成果。哈佛法学院的劳动经济学家MichaelTeitelbaum认为,“生物医学研究体系是围绕着研究生和博士后这个大型的劳动力建立起来的,很多人觉得谈论变革是很尴尬的一件事。”

■龚旭对于科学家而言,如何处理事业与生活、科研与家庭之间的关系,总是难以回避的问题;而对于女科学家来说,由于受生育、抚养子女和家务之累,成功的事业和美满的生活似乎更是不可兼得的“鱼与熊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美国联邦政府于2011年9月推出了新的“事业生活均衡计划”,旨在通过进一步提升包括女科学家在内的科技人力资源实力,确保美国在全球的科技领导地位。该计划由国家科学基金会负责实施,为有志于成为高层次人才的女科学家提供更好的事业发展环境。随着二战后西方发达国家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以及女性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以科学为职业或进入科学家后备军行列,既丰富了科技人力资源,推动了科技进步,也为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与此同时,女科学家在事业发展中的困境以及科学中的性别平等问题亦愈发引人关注。相关研究表明,女性从事科研所面临的困境来自多个方面,包括女性向高层次人才发展的职业空间不足,女科学家常常缺乏“友好”的工作环境,女性在各种评价中遭遇的传统偏见,年轻女科学家难以均衡事业与家庭的关系,等等。以美国为例,据统计,1997~2007年,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由4.6万人增至约6.4万人;但2006年,美国全职受聘的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中女性仅为33%,大学有职称的教师中女性占30%;1979~2006年,获得终身教职或具备晋升终身教职资格的教职人员中女性比例由10%增至28%,但其中担任正教授的未婚和无子女女性的增幅远高于已婚有子女的女性。这些数据仅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女性在科学职业发展中的“弱势”状况,揭示出家庭,特别是婚姻及子女状况对女性的不利影响。近年来,美国、日本和欧盟都大力改善女性参与和从事科学事业的政策与制度环境,陆续出台了帮助女科学家平衡事业与生活的相关政策措施。NSF是1950年成立的美国联邦科学资助机构,而且是唯一全方位支持除医学之外的自然科学、工程科学和社会科学等所有学科开展基础研究以及培养高水平科技人才的政府机构。在60余年的历史中,NSF已支持了近200位诺贝尔奖得主,培养了大量优秀科技人才,其中不乏女性人才,包括获诺贝尔奖的女科学家。如果说在前30年,NSF还只是自发且零星地支持女科学家而没有明确且系统的政策的话,那么自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科学技术机会平等法》之后,在相关法律框架下,NSF不仅在其自身资助管理工作中不断消除各种形式的性别歧视与偏见,吸纳更多女性参与科学基金工作,而且开启了积极推动女性参与和从事科学事业的新时代。事业生活均衡发展NSF对女科学家成长发展的支持,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00年之前其努力主要集中在政策研究和支持女科学家个人发展,到21世纪之后则主要致力于解决女科学家事业发展所面临的体制障碍。进入21世纪以来,NSF意识到促进女科学家发展不能单凭女性自身的努力,而需要女性和男性组成的科学共同体的广泛参与,因此改变了过去单纯以支持女性个人发展为主的政策措施,转而以大学和科研机构为资助对象,鼓励和促进各机构实现女科学家成长发展所需的“制度转型”。2001年,NSF将原有的女性相关资助计划整合为“提升女性参与和发展学术事业能力计划”,支持受资助高校开展为女性事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的各项活动,如评估与修订在招聘和晋升等政策中不利于女性的部分,设立为女科学家职业发展提供指导的资助计划,培养女科学家成为系主任或学院领导,对女性成长环境进行长期调研并分析相关数据,等等。ADVANCE实施十余年来,在提高科学界的性别意识、为消除科学界的性别歧视提供“政策模板”、促进各层次女性参与和发展科学事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2011年9月,NSF又推出促进高层次女性人才发展的新举措,即实施“事业生活均衡计划”,旨在通过解决女科学家工作与生活所面临的冲突,特别是在生育或收养以及抚养子女期间的困难,切实提高女性在美国高校正教授中的比例。NSF尽管过去在为科学家创造弹性工作环境方面已有不少努力,但此项新计划的实施将进一步形成一整套广泛适用的“家庭友好”政策措施,来帮助女性扫除科学事业上的发展障碍,其中包括允许项目承担人因生育等原因而延长项目执行期,项目主持人可以因休产假而聘请辅助人员,NSF采用视频会议方式举行项目评审会以有利于需照顾家庭的女科学家参会,等等。NSF将以十年时间来推行“事业生活均衡计划”,希望到2021年,美国科学与工程专业新晋终身教职的女博士比例能够增长至41%,与2009年女性获得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学位的比例相当。《中国科学报》 (2012-03-08 B2 国际)

除了提供健康青少年大脑发展的第一个标准化的基准之外,这些信息还可以让科学家探索药物滥用、运动损伤、观看电子屏幕的时间、睡眠习惯,以及其他的情况如何潜在地影响了大脑的成长,或者大脑又是如何影响这些的。

图片 1

在长期致力于发展生物医学科学研究队伍多样性的基础上,AGA高兴地宣布资助一项新举措,即AGA前进计划:在NIH ( 1r 25d k 118761 - 01 )的支持下,创造劳动力和研究多样性的机会。该计划支持少数民族医师科学家在胃肠病领域的职业进入和发展。

佐治亚州立大学劳动力经济学家PaulaStephan认为该研究可能反映了近期让研究生更好了解职业前景的努力。“我花费很多时间与不开心的博士后交谈,他们通常没有考虑什么是自己真正想做的。”

美国新政力促女科学家事业生活双丰收

图片 2

在贫穷地区,慢性病更需要基因组学支持

责任编辑:

到目前为止,RA所占的比例最大。NIH资助的RA学生的数量几乎是其他两种模式总和的两倍,并在过去30年间翻了两番,2010年已超过25000人。与此同时,接受另外两种资助的人数仅缓慢增长。而且,RA数量的变化与NIH预算相吻合,好年份增长迅猛,而经费紧缩年份就保持平稳甚至下降。

这项研究旨在描述青少年大脑发育的正常轨迹,类似于儿科医师的身高和体重图,并用其回答那些相关研究无法解决的、类似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例如,从青春期或成年早期开始吸食大麻的人的海马(长期记忆形成和学习的重要区域)神经轴突之间的连通性明显比非吸食者少。但使用大麻者的大脑是否从一开始就不一样,所以导致他们大量吸食大麻?或者,这些变化是大麻导致的?

最近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分析显示,这些全基因组关联研究中有81%的参与者是欧洲血统。 非洲、拉丁美洲、土著或者原住民个体,在所分析的所有基因组样品中占比不到4%。 虽然自2009年以来,全基因组关联研究的总体多样性有所增加,那时候96%的数据来自欧洲人的数据,但是多样性的增加主要是由于亚洲人口数据的大幅增长,其他人群的边际增长带来的基因多样性微乎其微。

通过提供培训和指导,AGA期望提供具体的技能,以促进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民族追求成功的医师-科学家职业。

因此,Blume-Kohout怀疑,曾作为RA直接参与项目的学生也倾向于进入科研机构。而且,这些学生在学术圈里的曝光度也更高,这是获得学术研究职位的一个重要因素。但该研究并未衡量导师指导的质量。她说,如果奖学金获得者和实习生接受的是经验更少、能力更差的教员的指导,他们在毕业后走上研究岗位的兴趣就更低。

还不满10岁的Chya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度过了不寻常的一天。这一天中的某些时刻,她在一个很“酷”的大脑扫描仪里玩电脑游戏。这个扫描仪能测试她的记忆力以及其他大脑技能。此外,她还在iPad上回答了很多关于生活和健康的问题。

基因收集的绝大多数数据来自欧洲血统的人,但研究人员正试图改变这一点。当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的遗传学家肯特·泰勒(Kent Taylor)在两年前开始写一篇资助研究西班牙裔人2型糖尿病的遗传风险因素时,他竟然找不到很多研究数据。他咨询了所有已发表的全基因组关联研究的资料,也就是GWAS目录,发现了19项关于欧洲人2型糖尿病,亚洲人14项,西班牙人3项,墨西哥人1项,美国亚利桑那印第安人1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她还表示,该研究并未回答毕业生获得学位后应做什么。“我们绝不认为研究工作就比其他岗位更好。”相反,Blume-Kohout表示,该研究回答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如果NIH正在资助他们成为科学研究者,那么最终的问题是他们能不能成为研究人员。如果培养科学家的项目最后没有培养出学术人才,那么这个机制就存在问题。”

“该领域的很多研究都困扰于,人们倾向于在青少年出现各种不端行为之后阻止他们。事实上,我们在孩子们从事大量冒险行为之前就开始一直跟踪他们了。”明尼苏达大学临床神经科学家、ABCD研究某站点的首席研究员Monica Luciana说,“这将是一个极为丰富的数据系统。”

这些全基因组关联研究扫描许多人的DNA, 但是在这些基因组学研究中,大量的人口群体,比如非洲人、拉丁美洲人、以及土著或原住民的人数都非常少。没有这些信息,研究人员可能发现不了不同人群在疾病易感性和药物反应中,起作用的关键遗传因素。

原标题:AGA宣布资助扩大劳动力和研究多样性的新举措

目前,美国高校培养的生物医学博士已经超过学术劳动力市场的吸纳能力。新增的博士生正像洪水一般涌入学术界这个容量有限的管道。2003年,美国自然科学领域的博士毕业生有21343人。2013年,这一数字几乎增长了41%,其中生命科学领域增长最多。尽管自然科学博士的失业率相对来说较低,但美国生命科学领域的博士毕业后没有工作的比例从10年前的28%上升到42%。

青少年大脑研究规模空前 可揭示精神疾病根源以及滥用药物的影响

去年,Illumina为不同种族的人群提供了一个新的阵列。Illumina市场开发高级经理Julie Collens说,非洲人需要一个微阵列芯片,因为该地区的遗传多样性很高,而以前的阵列只包括来自非洲的一小部分遗传信息。Illumina总共有28个微阵列芯片,可用于人类遗传研究,这包括针对特定疾病如免疫疾病和精神疾病的芯片,当然也包含中国人群。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