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点是中医的特点,这是时下绝大多数人对癌

作者:巴黎人-人群养生

原标题:医保投入加大,寿命却更短?美美与共,共遵康宁!

现代女性通常要扮演多重角色,母亲、妻子、女儿等。在做好这些角色的同时,她们却唯独忽略了自己。

胰腺癌最早由Mondiare及Battersdy叙述。1888年Bard和Pis在文献上做了临床报告。1935年,美国著名外科学家Whipple首先报告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成功,从而确立了手术治疗胰、十二指肠和壶腹部恶性肿瘤的方式。1943年,Rockeg首先实行了全胰切除术。国内余文光于1954年首先报告胰头十二指肠切除的病例。近年来,胰腺癌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在美国1988年发病率为9.0/10万,男:女为1.3:1。多见于45岁以上者。瑞典发病率较高,为125/10万,并且在过去20年里保持不变。英国和挪威各增加了l倍。70年代与60年代相比,加拿大、丹麦和波兰的标化发病率增加了50%以上。在我国,胰腺癌已成为我国人口死亡的十大恶性肿瘤之一。北京协和医院近年来收住院的胰腺癌病人比50年代增加了5~6倍。而且据北京地区7家医院354例病例分析,病人中41~70岁者占80%,近年来,年轻的胰腺癌病人也较10年前有明显增加的趋势,而且恶性度更高,预后更差。就胰腺癌的发生部位而言,仍以胰头部位最多见,约占70%左右,胰体次之,胰尾部更次之,有的头体尾部均有,属于弥漫性病变或多中心性病变。

有个朋友确诊为卵巢癌,托我找到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何裕民教授,他做中医肿瘤临床三十年了,每天都要接诊全国各地找到他那里的癌症病人。

“癌症是不治之症!”这是时下绝大多数人对癌症的认识。这种认识影响很广、很深。

中国医学人文大会

由于女性生理结构的天然劣势,以及来自生活、工作的各种压力,女性健康,尤其是女性患癌的问题,正成为当今社会备受关注的问题。

除注意上述临床表现外,可选用下列辅助诊断措施。

何教授给这个病人开了个方子,和我之前看到过的一样,没什么特殊的,更没什么昂贵的药,病人拿到的时候问:这么便宜的就能对付癌症了?他们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现在的癌症治疗,大多花费巨大,几十万上百万都是常事,好像非此不能对付癌症这种绝症。 我认识何裕民教授二十多年了,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何教授因为一本《走出巫术丛林的中医》震动了当时的学术界,他客观又勇敢地描述而且评价了中医的出身,那本书是他当年的博士论文,至今我都很少见到那么有文采又观点犀利的博士论文,后来他就开始主攻癌症了。 之后我经常将身边得了肿瘤又各种西医治疗均宣告无效的人,介绍到他那里,何老师给他们开的方子我每每都看,就和这个卵巢癌朋友的方子一样,没有人们期待的神秘的抗癌药,但很多因为失去手术时机,又化疗无效的病人,却在那里起死回生,之所以能有如此好的效果,是因为中医向来针对的是人,而不是简单的病,至少是在保全生命的前提下治病,通过人体自身功能的提高,最终战胜癌症,何教授秉承了中医的这个精髓。 我认真看过何教授的方子,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白花蛇舌草冬凌草等药,应该就是他针对癌症开出的,类似西药中的化疗药,但它们始终处于给太子参,黄芪,白术等扶正药物做辅佐地位,也处在方子中偏后的位置,而这个特点,也是每个堪称中医大家的医生共有的,因为保护人体的正气是到任何时候,遇到任何疾病时都必须首先遵从的治疗铁律,也是中医的一贯的主旨,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无论是抗癌还是消炎,都要在服从这个主旨的前提下配合。 这一点是中医的特点,现在也逐渐地被西医,至少是高水平西医接受,包括上海医科大学前院长,汤钊猷院士这个级别的学者,都认同而且在他们对肿瘤的治疗中坚守这一点,具体说,就是不会不顾病人体质状态,一味地使用化疗药将癌症斩尽杀绝,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人体的损伤太大,就算癌症细胞被“全歼”了,病人仍旧活不下去,很多癌症病人最终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治疗过程中的并发症,原因就在这里。 这也提示我们,要对那些号称效果神奇的“抗癌药”或者将癌症视为“毒”,用“排毒”,“去死血”之类的恶治办法治疗癌症的偏方、“绝活”多提防一些,他们即便用的是中药,但没有遵从中医的维护正气的大法,虽然是托名中医,实际上采取的还是西医化疗的打击性办法,这绝对是扬短避长了。 中医的价值在于它看待疾病时的哲学高度,对疾病高屋建瓴的认识,在技术环节上,中医确实有不如西医之处,包括化疗,后者如果能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使用,不失为一个很给力的工具,所以,包括何教授,他从来不会反对化疗,甚至会劝一些癌症病人先接受化疗,因为化疗于他,也可以说于中医学,不过是后世出现的治病工具而已,而他们的理论格局足以对这种工具自如运作,而前面说的偏方,“绝活”正好是本末倒置了,等于将两种医学的短处结合在一起,这种组合怎么可能有奇迹发生

可是,如果有人告诉您,癌症其实就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只是一种慢性病;癌症并非不治之症,很多癌症可以治愈,很多癌症可以与您“和平共处”;而预防癌症的钥匙,其实就在您自己手上――您会相信吗?要消除人们对癌症的恐惧和误解。

图片 1

很多癌症女性中,父母祖上既没有同类患者,也找不到不良生活方式致癌的蛛丝马迹。相反,她们的生活往往很有规律,蔬菜水果吃得不少,但偏偏是她们患癌了。

实验室检查血清胆红素明显升高,有时可超过342μmol/L,其中以直接胆红素升高为主。血碱性磷酸酶值升高亦很显著。尿胆红素试验呈阳性或强阳性。血淀粉酶测定,在少数早期胰腺癌,因胰管梗阻可有一过性升高;后期胰腺组织萎缩,血淀粉酶值不会有变化。胰腺癌患者可能有空腹血糖升高,糖耐量试验阳性率高。癌胚抗原测定,约70%胰腺癌患者可升高,但亦无特异性。消化道癌相关抗原CA19-9被认为是诊断胰腺癌的指标。

长期以来,在人们的心目中,癌症二字基本与死亡画上了等号,甚至比死亡更可怕。因为在确诊癌症之后,每一寸光阴都像是生命的倒计时,这段日子充满了恐惧和绝望,放疗、化疗、手术,各种治疗的高昂费用,又令很多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人财两空。

8月31日,第二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目的是为进一步加强人文医学建设,推动医学人文精神的回归,改善医患关系,保障医疗卫生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在“养生、食疗”各类关键词的狂轰滥炸中,你是否也迷茫在了“健康消费”的路上呢?到底什么样的女性更容易受到病魔的攻击?

B超 胰腺癌的直接影像可见到低回声的肿瘤,间接的所见往往成为发现小胰癌的线索,如扩张的胰管、胆管等。除主胰管外,还要仔细观察胰管的分支。有些小胰癌可首先引起胰管分支的局限性扩张,如钩突部胰管扩张。超声内镜因超声探头仅隔胃、十二指肠壁对胰腺体尾和头部扫描,不受胃肠道气体干扰。所以,可清晰地描出胰内结构,发现早期病变。

由于治疗办法和治疗效果有限,加上人们对癌症的认识不足,使得这种身体病患,演变成了精神疾患、孤独、绝望。加之中国几千年来对疾病“讳莫如深”的社会心理,更加剧了这种身体病患的精神性伤害。一想到癌症,几乎所有人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一幅凄凉的图景。以至于很多癌症患者并不是因病而死,而是被这巨大的恐惧感压垮的。恐癌心理已成为社会公共心理的一种。

大会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专业委员会、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及《中国医学人文》杂志共同主办,本届大会的主题是“不辱医学使命 恪守职业精神”。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出席本次大会,并作出指导讲话。会议内容丰富,气氛热烈!

今天上午, “科学抗癌,预防先行”大型公益讲座暨《被癌症盯上的11种女人》新书签售会在郑州购书中心6楼多功能厅拉开帷幕!

CT扫描 CT扫描可以显示胰腺肿块的正确位置、大小及其与周围血管的关系,但<2cm的胰腺肿块约l//3不能发现影像学改变,除费用昂贵的因素外。CT扫描应该列为目前诊断胰腺癌的主要方法。胰腺癌的CT图像为:①胰腺肿块呈普遍性或局限性肿块。肿块中心可有不规则的轮廓模糊的低密度区,若低密度区较大,可为肿瘤坏死或液化表现;②癌肿侵入或压迫胆管或胰管时可使其扩张;③癌肿可侵及胰背脂肪层及包绕肠系膜上血管或下腔静脉。

可是,您可曾知道,这些对癌症的根深蒂固的认识其实并不正确!中国人对癌症的恐惧和误解太深、太久,是时候消除人们的误会了,是时候将人们从对癌症的恐惧中解脱出来了。中国,需要来一场癌症认识革命,就让以下4个对癌症的颠覆性的新认识为您一扫阴霾吧!

著名临床肿瘤专家、上海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何裕民教授受邀出席本次大会,并开展“美美与共,同遵康宁”主题演讲。何教授指出:现代医学总体成就不少,但遗憾更多:一方面,医疗费用如火箭般直上云霄。另一方面,人们却对医疗越来越愤愤不满。

图片 2

磁共振成像 MRI可显示胰腺轮廓异常,根据T1加权像的信号高低,可以判断早期局部侵犯和转移,对判断胰腺癌,尤其是局限在胰腺内的小胰癌以及有无胰周扩散和血管侵犯方面MRI优于CT扫描,是胰腺癌手术前预测的较好方法。但价格昂贵。

癌症是一种普遍发生的疾病,是一种伴随着衰老而出现的常见疾病,甚至可以说――

图片 3

上海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何裕民教授出席活动,为广大女性朋友解读了易患癌女性的11种特质。北京蔚蓝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新书编者诸菁作为癌症亲历者,现场分享了抗癌经验。河南省慈善总会会长邓永俭,河南省鹰城商会常务副会长、新观念健康咨询公司董事长郑朝选两位嘉宾莅临现场为活动致辞,呼吁社会集聚更多力量投入到癌症康复的活动中来。

内镜逆行胰胆管造影 ERCP能同时显示胰管、胆管和壶腹部,对不明原因的阻塞性黄疸很有价值,此外还能直接观察十二指肠乳头,并收集胰液作细胞学检查。但在已有阻塞性黄疸的情况下作ERCP有引发胆道感染的危险,应控制好注入造影剂的数量、速度和压力。胰腺癌的ERCP影像所见为:①主胰管不规则性狭窄,梗阻,其末端呈鼠尾状截断影;②主胰管侧支破坏、断裂、稀疏和移位;③造影剂外溢入肿瘤区;④胆总管可有包绕狭窄和梗阻表现,如同时有胰管的狭窄和梗阻,则呈“双管征”。

癌症也是生命的一部分

何教授表示:目前癌症的发病率逐年升高,人们谈癌色变;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被誉为“老年人的癌症”的阿尔茨海默病、老年退行性骨病变卷土重来。现在虽然医保的投入加大,但是人们的寿命更短,健康状态更差;民众对健康、长寿等生命呵护的需求日益急迫,现实中的医学却很难理想地承担。

图片 4

胃肠钡餐检查 常见的GI对胰腺癌的诊断价值有限。在胰头癌晚期可有十二指肠圈扩大,或十二指肠呈反“3”形改变。低张GI检查使十二指肠平滑肌松弛,蠕动减少从而利于观察十二指肠粘膜的变化,如纹理紊乱、粘膜中断、壁僵硬等。

“我怎么这么倒霉?命运对我怎么这样的不公平!”一旦身患癌症,人们首先会觉得自己是个特别不幸的人,生活中千千万万的人都与癌症无缘,为什么偏偏自己受到癌魔的“垂青”?

同时,他认为这不仅是科学技术落后与否的问题,更是个全球性治理难题。倡导“共同感受生病”、“美美与共”、遵循并守住“康宁”。“康”——躯体康泰无大疾;“宁”——心里安宁、静谧、知足。

(图为何裕民教授,诸箐女士讲座开始前接收媒体采访)

细胞学检查目前多主张术前在B超或CT引导下经皮细针穿刺抽吸胰腺肿块作细胞学检查,对胰腺癌有很高的诊断价值,是一种简单、安全而有效的方法。其主要诊断作用在于晚期不能手术病人,可以明确诊断。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也可以在术中应用,并可代替胰腺活检,从而避免因活检引起出血、胰瘘、急性胰腺炎等并发症发生。四、胰腺癌的早期诊断关于胰腺癌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一直是人们探索力求解决的问题,作者认为对此应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其实,肿瘤的发生,远比人们想象的普遍、常见。

图片 5

邓会长在致辞中表示,此次来参加和推动何教授和诸女士的公益讲座,亦是以这次讲座为契机,并以多种切实有效的形式,共同助力河南省卫生健康事业的慈善项目,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慈善的温暖与关怀。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像何教授和诸女士一样,帮助众多肿瘤患者走出防治误区。

围手术期处理胰腺癌病人常常全身情况欠佳,而根治性手术尤其是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创伤大,出血多,并发症多,手术死亡率高,因此,正确积极的围手术期处理十分关键。

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就有医学专家报告说80岁上下老年人的尸解中,有1/4左右的人身体内患有肿瘤,但这些老人生前都无与癌症有关的任何症状。他们的死亡,也是因于其它疾病或原因。换句话说,在老年人体内,出现肿瘤是十分自然的事。

对此,何裕民教授提出,“美美与共”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图片 6

1.术前改善病人全身情况

最近,又有在欧洲从事免疫学研究的海归学者黄又彭教授,自诉曾每年解剖近200例尸体,其中80岁左右老人无一例外地身体内都患有隐匿性的、无任何症状的肿瘤。他还预计,如果人的平均寿命达到100~120岁,每个人体内的肿瘤将达到3~4个! 美国国家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预测90岁,那么,将有47%的男性和32%的女性罹患癌症。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