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洋同事,娶洋妞 不仅仅是带回一个人闹洞

作者:巴黎人-食品安全

前几天,老婆大人问咱的两个宝贝儿子,长大了是想找一个中国女孩呢?还是一个洋妞?当然,在我们老中的嘴里,这洋妞一词也就是专指白种族女孩,对黑人女孩和印巴兄弟的女孩,老中同胞们,好像还不大上眼。一向中规中矩十岁的大儿,没有意外的回答是中国女孩,而七岁的二儿脱口而出的是洋妞,white girl。哇靠,吾儿志向远大,大有要为我徽徽家族更改基因的意思。

问:娶个洋媳妇是什么样的感受?

本文选自《小小王林王林》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大妈也不看看自己女儿长什么样,长得磕碜还狮子大开口,她值那么多彩礼吗,说实话,看那姑娘的脸,没一处协调的,我倒想将就的娶了算了,但我TM实在下不了手啊。”男孩这样吐槽到。

这两天我们的大院里又透着热闹,出了人命。

从小所受的教育,洋娃娃,那就是洋妞小时候,金发,湖蓝色的眼睛,白里透红的肌肤,人见人爱。长大了的洋娃娃,也就成了洋妞,玲珑剔透,凸凹有致的身材,就像一尊可口可乐的玻璃瓶子,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可乐瓶子也就变成可乐桶,上下一般粗的庞大身躯上,顶着一个圆圆的脑袋的洋阿姨。现在咱生活在一个洋人的国度里,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主流,这每天一睁眼看见的就是洋娃娃,洋妞,洋阿姨,多少都有点事通见惯。咱早就不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孩子的确是能打酱油了,所以对娶洋妞也就有了打酱油的心态。洋娃娃好看,咱也爱看,坚决用眼在远处看,免得让人生误解。洋妞,更喜欢看,但坚决快速乘人没注意扫一眼,避免眼睛接触的性骚扰,洋阿姨吗,不看就不看罢。要是咱有志气的儿子真娶一个洋妞回来,那就一个字:美。那洋娃娃,咱天天可以抱着,用不着偷偷地看人几眼。不过仔细一想,娶洋妞,准备好了吗?

图片 1

图片 2你敢不敢娶洋妞儿

男孩是家里的独子,今年二十九岁,眼看着身边朋友的孩子打酱油的打酱油,上小学的上小学,他依旧停在原地纠结,这样的年纪本该是成家立业的阶段,但高额上涨的彩礼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他在外打拼十来年,攒下的钱却寥寥可数,他想结婚,想组建个家庭,但找个媳妇哪那么容易,他清楚的知道,现在的媳妇不是想娶就娶得起的,她们的要求是他永远也满足不了的。与其背负着压力煎熬,不如自欺欺人的说服自己,把一切都交给缘分,该来的总会到来,未来的就交给未来,活在当下也不失为一种快乐的消遣。

事情可不能由这儿说起,得打头儿来。先交代我自己吧,我是个算命的先生。我也卖过酸枣、落花生什么的,那可是先前的事了。现在我在街上摆卦摊,好了呢,一天也抓弄个三毛五毛的。老伴儿早死了,儿子拉洋车。我们爷儿俩住着柳家大院的一间北房。

首先不说别的,民以食为天,这洋装虽然穿在身,可胃依然是中国胃,咱也就算了。海二代虽生于此,长于此,麦当劳之类的洋快餐也算吃了不少,洋牛奶那是解渴的饮料,但看着每天和咱一起吃饭的洋同事的洋饭,夹着火腿片两片面包,几片蔬菜叶,一个不用洗直接啃的苹果,看着都觉得下咽不滑溜。怎么说,咱的孩子也是大米饭和煎炒烹炸吃出来的中国胃,要是真娶一个洋妞,那清汤寡水的洋饭,不知道这海二代能坚持多长不时间。吃中餐,其实对咱这地道的中餐,不是每个洋妞的胃都能消受的起的,她们所喜欢的中餐,那是after market 的产品,chicken meat ball好像是洋人国度里中餐的代表,原汁原味的中餐馆可没有清蒸鸡肉四喜丸子这道菜。

洋媳妇没娶,但是洋女朋友倒是交往过几个,第一个是公司内日本籍的空姐,也还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的贤惠,但是该做的也都能做好,性格很安静,可以说是非常文静,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过于注重家里的私密空间,日本人不喜欢在家中会客,有时候老战友和兄弟们来做客,经常畅谈到晚上十一点多,她就会提出意见,弄得比较尴尬,后来就分手了,不过,总体来讲,日本女人还是比较适合过日子的,家里井井有条的!

曾听过一个让人难堪的故事,几个中国男人在俄罗斯旅游时,被一个喝多了酒的俄罗斯女孩百般调戏,她抓着裙摆追逐着一群狼狈逃窜的中国男人,最后他们实在无路可逃了,干脆躲进房间里,上锁,还搬来沙发顶住房门……

他父母普普通通,家里也没有太多积蓄,除了自己,他依靠不了任何人。作为一名普通的工薪族,他能力有限,每个月工资就那么点,累死累活,兜里钱的厚度也不会增加多少,看着悄然上涨的彩礼,他也很绝望,娶个媳妇脱层皮,这是什么样的生活节奏呀。

除了我这间北房,大院里还有二十多间房呢。一共住着多少家子?谁记得清!住两间房的就不多,又搭上今天搬来,明天又搬走,我没有那么好记性。大家见面招呼声吃了吗,透着和气;不说呢,也没什么。大家一天到晚为嘴奔命,没有工夫扯闲话儿。爱说话的自然也有啊,可是也得先吃饱了。

谈婚论嫁,不可避免地要说说男女之间的事。其实,看我那些洋同事们也都是从一而终的主,也没小三的困扰。但那些洋同事婚前的开放,性伴侣都是以两位数记,就凭咱老中对膜的崇拜,是否有足够多心理准备。一位老洋同事,女儿十七,谈男朋友有大半年了。当初老洋非常得意的告诉我们,女儿有了男朋友,他给女儿的唯一忠告就是不要怀孕。补充说明的是,他那宝贝女儿可是gift class 的学生,不知道有多少老中能这么看十七岁女儿的性事。反过来,咱那些整天IB的傻小子们,又有几人能识巫山云雨。另一位小洋,当年和老婆在温哥华,那时还没有转正,吸食mushroom,玩玩几P,还是补充说明,在温哥华读大学。不过,其实,套用老话,眼不见为净,咱那海二代大概不会如海一代那么老旧,要是也能接受这些,咱也不用去多想,全当是一个天仙。

第二个是新西兰女孩子,是我到新西兰出差的时候认识的,是在奥克兰,我坐在海边发呆,她跑过来让我帮她拍照,我拍照的时候过于专注,海水打湿了裤腿都没注意,她跑过来帮我拧干了水,然后带着我游遍了奥克兰的山山水水…就这么认识的,长得非常漂亮,性格也开朗,跟我来过一次中国,后来因为距离实在是太遥远,我每个月也只能到新西兰两次左右,她父母也不同意她嫁到中国,没办法,只好对她提出分手,她也难过了好一段时间,不过,现在还是好朋友!

难道梦露、麦当娜、布兰妮、库娃等流光溢彩的辣妹,只是“叶公”们床头的招贴画?她们真的就那么扫我们“性”吗?还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内存”不够,而造成集体的选择性“精神阳痿”?

他也想当富二代,想要挥金如土,不愁吃穿,潇洒自由的过活,但,毕竟他只是自己,他能给自己的,只有简陋的出租房,酥脆的方便面,外加一身不可名状的流浪者味道。

还就是我们爷儿俩和王家可以算作老住户,都住了一年多了。早就想搬家,可是我这间屋子下雨还算不十分漏;这个世界哪去找不十分漏水的屋子?不漏的自然有哇,也得住得起呀!再说,一搬家又得花三份儿房钱,莫如忍着吧。晚报上常说什么平等,铜子儿不平等,什么也不用说。这是实话。就拿媳妇们说吧,娘家要是不使彩礼,她们一定少挨点揍,是不是?

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人喜欢存钱,两儿尚小,这海二代是否仍像老旧的海一门那么抠门,没有体会。想当年,最潇洒的口号也莫过于:钱是王八蛋,花了再去赚,绝不会想到要借钱消费。这就有了一位老中的老太太用攒了一辈子的钱买了个房子享受,而那些小洋们是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还买房子的债的两种观念。想起了认识的一位老中老太太,两个儿子,一个日本媳妇,倭妞;一个英国媳妇,洋妞。按老太太的话讲,英国媳妇就喜欢用信用卡买东西,日子过得潇洒,给她生了两个洋孙女,没有任何积蓄,也没有置业的打算。

第三个是美国妹子,只有16岁,在英国伦敦出差,酒店里认识的,她和爸爸妈妈在英国度假,我以前是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可以说是非常擅长游泳,当时是在酒店的游泳池里游泳,练习潜水,从泳池一端下潜,从另一端浮上来,我女朋友和她爸爸也在游泳,她爸爸曾经也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看见我游泳不错,主动找我比下潜时间,结果被我给赢了,他女儿,也就是我的女朋友,跑过来留了我的电话和邮箱,美国女生崇拜英雄,然后就跟我在一起了,她父母也知道,但是根本不干预她的决定,与我印象中大大咧咧的美国女生不同,她很粘人,挺小女人的,后来也是因为距离的关系以及自己年龄逐渐大了的缘故,就下狠心分了,她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换了邮箱,也就没再联系了!

娶洋妞 不仅仅是带回一个人闹洞房的

他也有过海誓山盟,但到了谈婚论嫁时才发现,恋爱与结婚是两码事,两个人上升到两个家庭时,隐藏的矛盾就会暴露无遗,原来,门当户对,互不拖累是基本标配,原来,一无所有,羞涩难当只会失去资本。

王家是住两间房。老王和我算是柳家大院里最文明的人了。文明是三孙子,话先说在头里。我是算命的先生,眼前的字儿颇念一气。天天我看俩大子的晚报。文明人,就凭看篇晚报,别装孙子啦!老王是给一家洋人当花匠,总算混着洋事。其实他会种花不会,他自己晓得;若是不会的话,大概他也不肯说。给洋人院里剪草皮的也许叫作花匠;无论怎说吧,老王有点好吹。有什么意思?剪草皮又怎么低下呢?老王想不开这一层。要不怎么我们这种穷人没起色呢,穷不是,还好吹两句!大院里这样的人多了,老跟文明人学;好象文明人的吹胡子瞪眼睛是应当应分。反正他挣钱不多,花匠也罢,草匠也罢。

说来说去,当然洋妞也有不少优点,娶洋妞那是海二代的事,已经有些老朽的海一们只是一个看客,作为看客也还是要有心理准备的,要不然有时会觉得口味太重。就像一位洋同事说的,不管什么妞,最起码还是个妞,总比某一天,海二领着一个同性走到面前,说这是他的亲爱的,让你觉得撞墙都嫌不过瘾。

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国产,支持国产,不为别的,老家的菜肴最适合自己的味蕾!

就我所知,娶外国妞的名人不太多,所以,在这里我要感谢姜文、周华健等“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们都有个(或曾经有过)地道的白种人太太。虽然在中国台湾,每4对新婚夫妇中就有1对是台湾男士与外籍女子的结合,但这些外籍新娘主要来自东南亚地区,进口新娘的广告也是“保证处女、一年内跑掉赔一个”,很像内地某些贩卖妇女团伙的低俗口头禅。显然,这样的“世界通婚”,根本不是真正意义的“娶洋妞”,反而有些丢脸丢到国外的感觉!如果你有雄心壮志迎娶欧美列国的洋妞回来,那才叫真正的突破,也才是我们要讴歌的爱情英雄。

爱情在俗世中被淡忘,他认真工作,努力攒钱,想要给自己一份承诺。他想要一个家,一个有妻子,有孩子,不算富裕却温馨无比的家。

老王的儿子是个石匠,脑袋还没石头顺溜呢,没见过这么死巴的人。他可是好石匠,不说屈心话。小王娶了媳妇,比他小着十岁,长得象搁陈了的窝窝头,一脑袋黄毛,永远不乐,一挨揍就哭,还是不短挨揍。老王还有个女儿,大概也有十四五岁了,又贼又坏。他们四口住两间房。

我这也是瞎侃而已,不想引起任何人的不适。其实不管是洋妞也好,中妞也好,都需要有所心理准备。就个人角度而言,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找一个中妞比较好,最起码门户能对得起来,买份报纸,媳妇也知道是《世界日报》,洋媳妇可说不定拿一份《Toronto Star》给你。

俺的一个学友娶了个苏格兰媳妇。

一个国家的气魄,往往可以从这个国家男人的爱情观里看出一些端倪。开放的中国需要男人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娶洋妞是最感性温暖的一种,也可以借机扭转“阴盛阳衰”的被动局面,给男人争些面子。

他开始相亲,开始将就,也开始疲于应付,如果说,所有的爱情在最后都会转变为亲情,那么,他又何必执着于对爱情的向往呢。他一再妥协,一再让步,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女方的要求越来越多,他的耐力越来越弱,车子,房子,存款,当这些现实因素侵入生活后,原本平静的现状就会面目全非,事物的本质被刨析,欲望被挖掘,人性也逐渐陷落。

除了我们两家,就得算张二是老住户了;已经在这儿住了六个多月。虽然欠下俩月的房钱,可是还对付着没叫房东给撵出去。张二的媳妇嘴真甜甘,会说话;这或者就是还没叫撵出去的原因。自然她只是在要房租来的时候嘴甜甘;房东一转身,你听她那个骂。谁能不骂房东呢;就凭那么一间狗窝,一月也要一块半钱?!可是谁也没有她骂得那么到家,那么解气。连我这老头子都有点爱上她了,不是为别的,她真会骂。可是,任凭怎么骂,一间狗窝还是一块半钱。这么一想,我又不爱她了。没有真力量,骂骂算得了什么呢。

学友在金属材料学方面弄得挺明白,就应邀去了英国一家大学做学术交流,在那认识了他媳妇芬妮。

其次,娶老外可以推动中国走向世界。衡量一个国家是否称得上国际化,有一项重要的指标便是外籍人士在该国所占的人口比例。娶洋妞,不仅仅只是带回一个人闹洞房,还有珍贵的文化嫁妆!文化的互相渗透,族群的互相交融,将给我们的民族带来新的气象与活力。混血儿是全世界最美的,也是最聪明的,这是文化杂交优势之所在。送来的财富或许可以再带走,而带来的思想观念与生活方式却永久地保留了下来,并影响到我们的子孙后代。说得远一点,娶外国女人,还有利于改造民族性格,她们的个性、观念、作风等都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

他讨厌相亲,却又不得不相亲。

张二和我的儿子同行,拉车。他的嘴也不善,喝俩铜子的猫尿能把全院的人说晕了;穷嚼!我就讨厌穷嚼,虽然张二不是坏心肠的人。张二有三个小孩,大的检煤核,二的滚车辙,三的满院爬。

芬妮一点不“洋”,起码在身材、相貌上没体现出来多“洋”,放在咱们这,也属于扔到大街上谁都喊大姐的那种。

洋美眉为什么让“小生怕怕”

对于某个相亲对象,他久久不能释怀。那个女孩长得极为抽象,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协调的地方,整个五官搭在一起就是车祸现场,要知道,有种长相是连化妆都无法拯救的,何况,人也总要有素面朝天的时候,他说,女孩是他见过最辣眼睛的人,长得丑就算了,要求还高,彩礼要二十多万,女孩自信的站在他面前,他却在看到女孩第一眼时就放弃了,原本他想着将就娶个媳妇得了,关了灯都一样,没有爱情的婚姻无非是传宗接代,但每次想到她的脸,就失去了勇气,他是真的下不去手。女孩的妈妈趾高气扬的要彩礼,说她家女儿很抢手,他的内心完全奔溃。

提起孩子来了,简直的说不上来他们都叫什么。院子里的孩子足够一混成旅,怎能记得清楚呢?男女倒好分,反正能光眼子就光着。在院子里走道总得小心点;一慌,不定踩在谁的身上呢。踩了谁也得闹一场气。大人全别着一肚子委屈,可不就抓个碴儿吵一阵吧。越穷,孩子越多,难道穷人就不该养孩子?不过,穷人也真得想个办法。这群小光眼子将来都干什么去呢?又跟我的儿子一样,拉洋车?我倒不是说拉洋车就低贱,我是说人就不应当拉车;人嘛,当牛马?可是,好些个还活不到能拉车的年纪呢。今年春天闹瘟疹,死了一大批。最爱打孩子的爸爸也咧着大嘴哭,自己的孩子哪有不心疼的?可是哭完也就完了,小席头一卷,夹出城去;死了就死了,省吃是真的。腰里没钱心似铁,我常这么说。这不象一句话,总得想个办法!

当然,能看出来她是外国妞。

敢娶洋妞者多为自信、有国际口味与审美情趣的男人,他们大气,口大吃四方,而且一般有游学经历,观念比较新潮。有人曾做过调查,大部分中国男人是很欣赏洋妞的,但如果要娶其为妻,很多人就打退堂鼓了,为什么呢?中国男人有个弱点,想的太多,但是,做的不够!下面几个“关键词”,多多少少都影响到中国男人的决心与“性”心。

他说,尽管这个世界有剩男没剩女,但我依旧想对大妈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家姑娘我真下不了手。

除了我们三家子,人家还多着呢。可是我只提这三家子就够了。我不是说柳家大院出了人命吗?死的就是王家那个小媳妇。我说过她象窝窝头,这可不是拿死人打哈哈。我也不是说她的确象窝窝头。我是替她难受,替和她差不多的姑娘媳妇们难受。我就常思索,凭什么好好的一个姑娘,养成象窝窝头呢?从小儿不得吃,不得喝,还能油光水滑的吗?是,不错,可是凭什么呢?

只是不像我们在电影电视中看到的那么提神养眼,漂亮的女孩也读不了理工。

国力:这是客观因素,一个国家强大了,水涨船高,男人自然腰杆就硬了,信心也足了,什么皇帝总统的千金都敢追。有人曾绘制出一个“中国男人害怕的女人”排行榜:第一集团军大体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等英语国家;德国、荷兰及北欧的女人由于个子偏高,金发碧眼的美女较多,因此排在令人害怕的第二集团;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南欧国家的美女比较热情奔放,担心消受不起,于是成为第三集团;东欧、俄罗斯则相对温和些,所以排在第四集团。从这里,多少可以看出国力对一个男人的鼓舞作用或打击力度。中国的近代史几乎都是落后挨打、割地赔钱的屈辱史;再冷静地看一看,不得不承认当今世界,白人是占着上风头的,眼镜、西服、皮鞋、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电灯……甚至安全套几乎无一不是白人发明的。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男人想追求白人女子,还真的会有些门不当户不对的胆怯与尴尬。

“对不起,你家姑娘我下不了手。”听到这句话,在一旁剪头发的我陷入沉思。

少说闲话吧;是这么回事:老王第一个不是东西。我不是说他好吹吗?是,事事他老学那些文明人。娶了儿媳妇,喝,他不知道怎么好了。一天到晚对儿媳妇挑鼻子弄眼睛,派头大了。为三个钱的油,两个大的醋,他能闹得翻江倒海。我知道,穷人肝气旺,爱吵架。老王可是有点存心找毛病;他闹气,不为别的,专为学学文明人的派头。他是公公;妈的,公公几个铜子儿一个!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穷小子单要充文明,这是哪一股儿毒气呢?早晨,他起得早,总得也把小媳妇叫起来,其实有什么事呢?他要立这个规矩,穷酸!她稍微晚起来一点,听吧,这一顿揍!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