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婚姻中的姐姐妹妹都是我们的亲人,妹妹舍不

作者:巴黎人-食品安全

一没姐姐,二没妹妹,家里成色比较单一,用母亲的话说,我们家全是小公鸡头。看着同学的姐姐们,小时就觉得,如有一个姐姐,还是不错的,姐姐可以帮着干家里所有事,也用不着哥几个天天为吃完饭,谁洗碗争论,为洗碗妥协达成的协议是轮流,且洗碗的不管洗锅,洗锅的不管擦桌子扫地,即使这样,也要为谁先用水池再争一下。等大了,姐姐就更好了,家里什么事都有姐姐张罗,父母头疼脑热的全有姐姐忙前忙后的,那姐夫专门是为干姐姐家活的,连姜昆的相声都讲,他们家的煤气罐全是姐夫换的。

论你的我的

某天,正在整理房间的姐姐。

姐姐:妹妹,我这次回家都没有带多余的鞋。

妹妹:没事儿,穿我的就行。

姐姐:好啊,好啊。穿脏了你自己洗啊!

妹妹:你洗干净了才能还给我。

姐姐:我给你买的鞋,我穿两天,还怎么着了?

妹妹:你送给我,就是我的了。

姐姐:是我花钱买的啊!

妹妹: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哈哈哈哈!


  家里姊妹五个,他排行老四,三个姐姐相差都是五岁左右,一个妹妹,比他小三岁。本来还有个哥哥,只可惜在10岁的时候夭折了,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父亲长年在外工作,所以在这个家里,他成了母亲及所有姐妹的掌中宝,心头肉。任何的脏活累活都不舍得他干,什么好吃的自然也就留给了他。
  童年总是在模模糊糊的记忆里飞纵即逝。他们一家随父亲迁到了城里,成了80年代人人羡慕的商品粮户口,再加上父亲的职位特殊,无形中增加了他们这些家属的优越感。所以任何人都看不起。
  他的母亲,是旧社会富商人家里的女子,过去人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她也不例外,大字不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写过。进城后,只负责这一家人的吃饭穿衣。慢慢的这几个孩子都长大了,他的三个姐姐都是初次进城,被城里的五彩生活看的眼花缭乱,时常下班后都不按时回家,刚开始是白天,他的母亲对女儿的事情,除了说几句不轻不重的话以外,就再没怎么管。也许是他的母亲从小便被亲生父母抛弃到富商家里的缘故吧,所以对这些个女儿,特别的呵护,很少批评过。以至于导致她们最后都夜不归宿,陆续都为青春的骚动付出代价后,不得已才赶紧结婚。父亲依然忙他的工作,母亲好像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对。女人早晚是要出嫁的。
  转眼间,他也快20岁了,青春期的懵懂与好奇,以及姐姐妹妹每个月那么几天的矫情和懒散,他都看在眼里。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是个男人了,对周围的女人也开始关注起来。妹妹16岁,依旧像小时候一样,时不时扑到他肩上,或者怀里撒娇,这些他都从不避讳。母亲也觉得姊妹感情好当然是好事,没什么不合适。他的身体和心理变化也只有自己知道。
  很快就到了22岁,周围的同龄人都陆续有了对象,他也开始物色。初中时候的同学,长得很一般,性格绵绵的,于是开始对人家有了好感,在一伙玩伴的鼓励下,终于和女孩开始交往了。没过多久,家里人都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这时候父母才觉得,该给儿子取媳妇了,他长大了。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于是父亲很慎重的找他谈话,问他这个女孩的家庭情况。都是县城的,两家也离得不远,最后算是认可了这个事情。青春期旺盛的荷尔蒙以及幼稚与无知,让他们很快就住在了一起,并且时不时带回家里住,父母竟然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觉得他们的未婚同居依然是小事一桩。其实在那个年代,男女之间处对象是很保守的,有的甚至都快结婚了,还没有拉过手,但这些事情在这个家庭,只要孩子开心,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家里的五个孩子,父亲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母亲更是疼爱有加,任何在别的家庭孩子犯错需要很严厉的批评教育的事情,在这个家里都不存在,因为他们的孩子,永远是对的。即便有错,也不能说的。
  家人的纵容,让他们很快就像一家人一样,一起生活了,女孩也不回家,姐姐们回来一看,都是气不打一处来,妹妹更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回家。父母一看这样,只能给张罗结婚,女孩娘家很是不乐意,但是姑娘不回家,他们也没有办法,也就勉强答应,只是不停的找茬,婚礼的当天,小两口就吵了一架。
  婚后的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不久,他们就有了一个女儿,可更多的是他的母亲带着,小两口给孩子做的所有事情,老人都看不惯,妹妹也不喜欢,所以最后干脆就不管。妻子没有照顾自己孩子的权利,心里很是不痛快,再加上姐姐们隔三差五的来找事,他从小又是一家人的宠儿,根本就不会哄女人开心,所以他们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家庭内的战争让他喘不过气来,想尽办法逃避着。妻子一看他都不回家,自己索性也就搬回娘家住了。
  老两口心疼儿子,很快便给他们买了房子,让他们过自己小日子,可谁曾想,家里大小事情不断,先是父亲得了脑出血,半身瘫痪,紧跟着妹妹又未婚先孕,发现的家里的太多变故,让他实在无力顾自己的小家,妻子赌气,长期不给他做饭,也不洗衣服,因为在人家的意识里,他的所有生活琐事,都有他的姐妹负责的。130平米的房子,在他的细心收拾下,变得富丽堂皇,应有尽有,只可惜没有人住,他回父母这里的次数很多,人家也就一直住娘家,这个房子对他们夫妻感情来说,没有起到实质上的作用。
  姐妹们虽然出嫁,但是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娘家,更多的话题是讨论他的妻子怎样无能,她们的婆婆又怎样过分,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母亲很少言语,病后父亲的吃喝拉撒,已经让这个女人筋疲力尽。孩子们的争吵打闹,给这个家里带来了一点点的生机。不管谁回来,他的母亲都会让她们吃好穿暖,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些个孩子已经是孩子的母亲或者父亲,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了。
  悲剧一点点发生,他们的小家形同虚设,本来想着接女儿回去,可以让他们夫妻和好,好好过日子,可是已经习惯父母给带孩子的他们,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最后就只能又放到家里,母亲继续照顾了。
  这种日子很快就出了问题,他不甘寂寞,和单位的女同事不清不楚,妻子知道,直接把他撵出了家门,什么都没有让他带,连孩子的衣服都没有带出来。他倒是也想和女同事过,可姊妹们一合计,不让他们离婚,因为他们的房子,搭进去父母一生的心血,再说还有个孩子。离婚孩子怎么办呢?可是妻子那边却不依不饶,放话给他,说如果回去认个错,就不用离婚。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在这个家里,所有的孩子就没有错过,怎么可能认错呢?
  就这样分居了三年之久,他们还是离婚了,房子归前妻,孩子归他。他除了女儿,一无所有,孩子还是母亲在带。除了他的婚姻,一切照旧,所有的姐妹都离婚再婚,可还是呆在娘家的时候多,她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家庭生活。但他越来越不习惯了,家里就是一个自由市场,大人孩子一大堆,从来就没有安静过。
  一晃十年,他陆续谈过几次对象,可交往过后,每次人家结婚的前提都要求他和家人先断绝关系,他不能理解,也理解不了。已过中年的男人,渐渐的厌烦了外面花天酒地的生活,迫切的需要一个属于自己家,可哪有那么容易找,在经历了几次的感情失败后,已经精疲力尽。此时除了父母,没有人给他操心再婚的事情,都是下班来吃完喝完就走人了,更没有人能理解他此时心里的空虚寂寞。女儿也已经长大,在爷爷奶奶的唠叨中慢慢理解,爸爸确实需要一个女人了,严格的说,是这个家里需要一个能扛的起来的人了,因为,她需要出嫁,爷爷奶奶老了,照顾不动他们这一家人了。
  说来也巧,在母亲天天为他的婚事祈祷烧香的时候,他碰到了让自己心仪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愿意和他共度一生,这个消息让他的姐妹知道后,也觉得有了面子,毕竟离婚这么多年,他这样单着,不正常呀。为了父亲的心愿,也为了这个家在别人眼里还算正常,所有人都同意他们尽快结婚,婚礼虽然不大,但还算圆满。
  对于一个单身多年的男人来说,幸福来之不易,所以他们倍感珍惜,婚后日子过得非常甜蜜。一个月后,父亲在坐着轮椅去庙里还了神给儿子一个家庭的愿望后,很欣慰的离开了人世。他的女儿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所以对爷爷的离开,很难接受,三天两头的换着男孩谈着她所谓的男朋友,慢慢地也不回家了,他的妻子无数次的要和他去找孩子,毕竟女儿才19岁,可是他对这件事情却坚持他自己的想法,也许母亲给他潜移默化的教育形式,让他觉得女儿只要开心,怎么样都可以吧。以至于半年后,女儿又和妹妹当年一样的事情发生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孩子在怀孕五个月就没有了,那个男人却连人都找不到,他和现在的妻子,一同带女儿做了引产手术。这个家再一次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对女儿疼爱着,什么也不问。所有的悲剧,在他们看来,孩子根本没有错,错在那个男人,可那人在哪里呢?谁又知道。时候已经五六个月了,也来不及挑女婿,在他百般阻难的情况下,还是和一个二婚的抽大烟的男人结了婚。
  女儿的事情刚刚处理完,他妹妹就来了,挑起事端,当着孩子把所有的错误都源于他们两个的结合,包括父亲的离世。父亲瘫痪18年,走的时候80岁,他老人家看着儿子成家,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了结。才放心离去的。可是死人不会说话。女儿在他妹妹的鼓动下,也把自己被抛弃的怨恨,全归罪于他们的婚姻。姐姐们也来了,她的寻死觅活,让他很难相信,他的婚姻美满,到底错在哪里,更让他无法相信的是,他的母亲,竟然逼他离婚,说是因为他们的婚姻,他的女儿魂魄被外人勾走,才导致现在的事情发生。六个女人,使尽全力,撵走了他的妻子,他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这个婚姻错在哪里。以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前面的生活给他留下的除了女儿,更多的是争吵,结婚三年,在一起的日子不超过三个月,自己更多的时间是和父母姊妹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生活,她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理由仇恨。姊妹五个,三个都二婚了,难到还要让他离婚,这10年的单身生活,刚刚才结束,难道又要开始吗?自己还有几个40年可以从新开始?更让他惊魂未定的是女儿的话语,她质问他:“你怎么可以这样爱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怎么从来不想想,我们的感情是不是能承受的起?”他惊讶,这都哪儿跟哪儿呀?亲情怎么可以和爱情相提并论?
  和妻子分开的日子,他痛不欲生,一边是相敬如宾的爱人,一边是和自己相处40年之久的亲人,怎么就那么的不能容纳?他是个男人,更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就不能过正常的日子呢?难道所有的事情真的和他们的结合有关,可这是个什么谬论,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妻子的委屈和所受的屈辱,他看在眼里,亲人的痛苦他更急在心里,无数个夜晚,他都不能合眼,姐姐的自杀,妹妹的暧昧信息,还有女儿逼他的言语,无不让他感到惊讶?这正常吗?这真的正常吗?他们的幸福美满,对这个家里的六个女人,竟然这样痛苦,面对这样复杂的情感,他迷茫着,也痛苦着。偷着去看妻子,心痛的无法呼吸。这个想要和自己共度余生的女人,到底错在哪里?前后想想,女儿的事情只是个导火索,其实对他的再婚,她们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怎么样接受。她们对他的爱,远远超过了父女之情,姊妹之情,在男女之情间模糊不清。她们的痛苦不能理解。母亲更是认为,佛祖都不想让他的儿子有任何女人,所以才降灾难于这个家庭。第一次婚姻,让她的小女儿承受痛苦,这一次又让她的孙女承受灾难。这都是天意吧。
  每一天的日子都充满痛苦和困惑,在亲人和妻子之间他无法选择,每次回家,女儿和母亲都想尽办法说服他结束这一段婚姻,理由牵强的近乎无理,说什么妻子和他属相不和,不是一心和他过日子,主要目的是要骗他的钱。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妻子跟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包括现在,也是没有任何的财产可言。一开始他还很努力的在想办法先让母亲和女儿接受妻子,最后在处理姊妹之间的关系,可是亲人们一次又一次的无理相逼,让他不得不承认,一家人的思想已经走向极端,觉对不会再让他继续这段是婚姻。
  他彻底崩溃了,家里也没法住下去,如果再不去接妻子,他们还能不能再过下去,都很难说。毕竟在这件事情中,妻子是没有错的。他再一次努力,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母亲依然不同意。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他要不就离婚,要不就和家人断绝关系。可是这两边对他来说,都不能舍呀?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活,难道还要继续?可是又有谁可以继续陪伴自己的后半生?母亲80多了,早晚有一天要离开他。女儿19,很快会有她自己的生活,姐妹们白天过来一吃一喝,晚上都回自己家了。无数个漫漫长夜,谁又是他可以依靠的人呢?想到这里,他彻底崩溃。终于忍不住哭了,第一次哭得撕心裂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亲人的灼灼逼人,怎么觉得那么陌生,小时候一家人的其乐融融,转眼之间,竟然变的这样水火不容。他越想越想不通,渐渐的把对亲人的爱,变成了仇恨。家人是爱他,可她们的爱已经扭曲,扭曲到根本无法容忍他的女人。妻子那样的讨好她们,她们都不能接受。女儿长大了,所犯的错误应该她自己承担。这很简单的道理,她们难道真的不懂?还是不想懂呢?
  回想前几次失败的感情,人家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他终于下决心,去接妻子,他的幸福不能再一次毁在家人的手里。
  就这样他们搬出去住了,又开始了以前的幸福日子,房子留给了母亲和女儿。可是这幸福,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不过他不后悔,因为毕竟后半生里有了一个可以和自己相濡以沫的爱人,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如今,我再也不觉得妹妹是个“多头”,相反,我要感谢我爸妈,给了我一个妹妹,给我的人生带来了许多欢乐和温暖。

生日前夕,爸妈就提前给我打了电话祝我生日快乐。每次他们的电话几乎都离不开:花勒长大了,要懂事了。我也每次都回答:嗯嗯 ,我知道。这是个固定问题也是固定答案。生日那天,姐姐给我买了莫斯蛋糕,妹妹送了我最近很流行的手镯,我很喜欢。我们买了小龙虾还有很多的啤酒,本来只是打算小饮的,可能氛围太美好,所以,我和妹妹喝了很多最后啤酒喝完了我们又开始喝白酒。我听着妹妹说,她忘不了一个人,忘不了那个在她初中让她等三个月的人,她放不下,她难受,却没人倾诉,这个契机让我更加了解到了她。

男人结婚,是想找个姐姐,还是妹妹,合体当然是最好。这居家过日子,姐姐类比较实惠。不过歌里面一直都是哥呀,妹呀的,看来妹妹的市场大一些。看着姐姐发黄的面孔和脸上的皱纹,心里开始长草,于是小二,小三...朝小小妹妹方向发展。其实在婚姻中,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并不重要,适合自己的是最好的,时间长了,一切都淡化,淡化到只剩亲人的感觉,一种不可分割的亲人。血缘上的姐姐妹妹,和婚姻中的姐姐妹妹都是我们的亲人,不可分割,永远的亲人。

论亲生

某天,正在翻看旧相册的姐姐。

姐姐:你经常怼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妹啊?

妹妹:必须是啊!你看咱俩长这么像。


妹妹长大后,还特别孝顺,每年过年时都给我爸妈买衣服。当然也给我买。妹妹除了给我买衣服,还给我买了两个手机,一个华为,一个苹果。我怀孕时,还给我买孕妇装。女儿出生后,妹妹比我还激动,给我发来两个大红包,还给小妮买了好几身衣服,买了一个金手镯。

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面,一个很复杂的家里,一个表面幸福让人人都羡慕的家里。我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有个父母离异的妹妹,可笑的是我有个完整的家。外公外婆经常吵架,但我知道外婆是心疼外公,外婆跟我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在我的记忆里,外婆曾经因为父亲而喝酒自杀过。那个时候母亲经常和父亲吵架打架,而外婆就会把我推到他们中间,让他们冷静,我只能无助的看着他们。这样的日子久了,也就麻木了。后来因为生活,母亲和父亲外出打工,我总算是结束了常常面临他们打架的场景。从此我和姐姐便一直寄住在小姨的家里,我和姐姐都是外公外婆带大的,但我知道外婆更喜欢姐姐,好在外公是真心喜欢我的,虽然我和姐姐是同母异父,我们姐妹之间关系却很好,至少,别人看不出来我们不是一个父亲。除去这些我也有个幸福的童年,有疼爱我的外公,有很好的小伙伴。

原先在国内时,有一同事,说到他的姐姐,告诉我们,他出生时,姐姐十六岁,一直由姐姐背着,跟姐姐睡。即使是姐姐的大喜的日子,也是睡在姐姐的床上。上大学时,是姐夫用扁担挑着铺盖行李卷,把他送到宿舍。包拯有嫂娘,他有姐娘。按以前人结婚早,他母亲生他时,也就三十五六岁,和现在还在生老二的同胞们同龄。姐姐,我没有,体会不到姐姐那种近似于母亲的无微不至。不知是不是女性天生的母性,就连每次出去玩时,小儿也一直由大他三岁的小堂姐照看着。

论发型

某天,可怜兮兮望着正在剥柚子的妹妹的姐姐。

妹妹:姐,姐,快来,柚子剥好了,我把这个柚子皮送给你。

姐姐:我不要皮。

妹妹:柚子皮往你头上一扣,就和你现在的发型一模一样。


小时候哥哥跟着奶奶,我妹我俩跟着爸妈,按说我应该多照顾呵护妹妹,可那时我忒不懂事,老不带着她玩,有时她非要跟着我,我便拿石子投她(现在想想都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我不跟她玩,她便和我哥一起玩。他俩曾经在我们东边的屋子里,把我叠好的衣服一件件地拿出来,挂到墙上,一个当买的,一个当卖的。我还记得每年收棉花时,为了鼓励我们多拾一些,老妈说一斤四毛钱。于是,每人一个布袋,谁和谁的都不掺和。因此,他俩拾得更带劲了。每次去地头倒棉花时,俩人都要一起去,因为我妹不信任我哥,害怕我哥拾她这一垄的棉花,我哥也怕我妹偷他布袋里的。

 我叫花勒,刚刚过完19岁的生日。十九岁之前,喝酒换工作和家人吵架纹身泡网吧,其实这些谁没做过了。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温柔挺善良的姑娘。为什么这么说了,看到路边乞讨的只要是天生残疾的我都会从我兜里掏出一块钱放进去,坐公车遇到爷爷奶奶我也会让座,有时也会热心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是一个表面很温顺,骨子里却是叛逆的人。

妹妹,是不是永远叽叽喳喳,在你面前撒娇的小尾巴,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有关妹妹的概念,全来自于电影电视。一位同事,经常有漂亮的女孩来宿舍找他,和他亲亲热热的,有的送点吃的,有的把他衣服带走洗,看得哥几个眼都绿了,知道他挺有女孩缘的,这也太太...无语。问他,每次都轻描淡写:妹妹。妹妹,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严加拷问。还真是他妹妹,四个妹妹,三妹,四妹是双胞胎。

从小我就非常羡慕那些有哥哥姐姐的同学,一句简简单单的“我哥哥”、“我姐姐”,在我看来都蕴含了巨大的能量,让我欣羡不已。

小时候,我们俩一起上学,但是她学习远不如我,我至今都记得上初一时,有一次,她的数学和几何一共考了12分。她学习差,因此老师把她安排在后面,晚自习她去不去老师都不管。就这样,妹妹的学业一点一点地被耽误了。上初二时,她的一个小伙伴辍学了,于是她也跟着辍学了。

我的故事也可以从这里说起。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