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却穿着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短大衣巴黎人app赌

作者:巴黎人-食品安全

初到日本时的生活,那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有两位日本女人为俺那清苦的生活带来的无限慰藉,俺真不敢想象是否能撑得过去。她们两位,一位是俺报店的老板娘,另一位是一所日本有名女校的女子大学生。一位在生活上给了俺莫大的关怀,而另一位让俺有了一场所谓的异国恋。

       一,准备吃饭了排好座椅要请客人先入席,长辈请到上席。

我最后一次去他们家吃饺子,是高考前一个礼拜吧,老板娘不在了,只有老板和两个看上去像是他们老乡的在店里帮忙,我就问老板老板娘去哪了,他说回老家陪儿子高考。

“好嘞,清汤荞麦面两碗_”

巴黎人app赌场 1

除了饭桌上的事,还有两件小事俺想提一提。一件是老板娘每天早上在俺出门前一定会在门口给俺一瓶酸奶,告诉俺喝了后再开始送报,对健康有好处。1年多时间从未间断。还有一件是在每天吃完晚饭后给俺250日元作为去澡堂的费用。后来又加了100说是洗完澡后的饮料钱。这些俺开始都一再推脱,但后来也习惯了。她不是每月给一次,而是每天每天。

       十六,再个席间建房主人若有做整条鱼,看到鱼一边吃完就不要去翻。听同行师傅讲,好让主人晚饭时再翻过来作一盘菜。

后来我就想,是她儿子考试考砸了?还是他们开分店了?后来想着想着,又想到她来上海一年多,没出过饺子店,没坐过地铁,全年就春节休息那么几天,其余时间都在包饺子,正如万能青年旅店的那首歌歌词写的:

“我今年通过了医师资格考试,现在京都医院做实习生,明年,我将到札幌的综合医院工作”

一连三个月,我经常去他家,不光因为我答应了老板常去他那儿,而是老板家的饭是真心太棒了,还便宜,后来得知,老板之前是个大厨,大锅饭和小炒样样精通,手艺了得,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臂力惊人,多大的菜勺,颠起来毫不费力。奈何患有厨师职业病,咽喉不太好,再也受不了大的油烟,才开了一家小面馆。随着我去的次数增多,我跟老板越来越熟,熟到他跟朋友喝酒,也要拉我过去,我每次去吃饭,老板都让我自己盛各种凉菜,菜单上没有的菜名也能给做出来,甚至家里炖了大鹅,也要返回家里给我撕一大块带过来。甚至当我看着他胖的溜圆的身材说:大哥,你挺有福分的,嫂子长得真不错时,他还小声对我说:哎,年轻时是挺性福,兄弟啊,我跟你讲,你等女人过了三十岁你就知道了,如狼似虎,哎……让我丝毫感受不到老板在向我撒了一大把狗粮。在他家吃饭这段日子,他把留了很久的白酒,去参加婚礼帮工时掖回来的中华烟,还有我没吃过的小东西都拿出来招待我了,很多时候亲自炒菜,坐下来陪我喝酒,每次我不好意思的时候,他都会把我额外付给他的钱塞回给我,告诉我,大兄弟,你一个外地人在这边也不容易,刚毕业,用钱的地方多,每次吃饭,你要愿意给,我只收个成本价,别再给我推辞了,你陪我喝酒,我给你炒菜我乐意……

第一次和他们吃饭,还没等俺吃完,老板娘就站起来了站在那里看着俺的碗。俺也搞不清楚啥意思,就赶紧吃完。她伸出手要俺的碗给俺添饭。俺赶紧站起来说自己添。老板在旁边说:“哪有男人去盛饭。”然后他问俺难道在中国男人要自己盛饭。俺告诉他我们一般都用大腕。老板和老板娘一边摇头一边笑者说:“那哪里是在吃饭。”他接着告诉我对他来讲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吃晚饭。他可以一边饮着威士忌,一边享受着老板娘做的美食并且在旁边的服侍。俺当时心想:那好吧,从今以后俺和你共同享受这美好的晚餐!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一件是必须要做的。在吃饭前和吃饭后都要向做饭人献上感谢。俺有一两次真忘了,还遭到老板的批评。俺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咱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在北美,很多家庭在吃饭前要向上苍献上感恩,感谢上帝所赐的饮食。我们能有饭吃,应该向谁表达感谢才是呀。或许有了这一前一后的感谢之词,很多家庭也不会为谁做饭谁洗碗吵架了。

       八,坐姿要端正,不可趴在桌上吃,也不要一只手放桌下,我们有时会这样,父母就斥责我们,你另一只手是不是断了!

“东北哪的?”

新年后的北海亭面馆,生意出色,忙忙碌碌中,一年很快过去了,转眼又是大年夜。正要打烊,店门又被拉开。

刚在知乎上看了一个帖子,讲你这辈子受过的最高礼遇是什么,看完挺感慨的,也来分享一下我的。

好了,饭桌上好酒也有了,好菜也有了,还有人伺候者,接下来就是和他们聊聊天练练日语吧。开始时他们挺关心俺的家庭情况。俺告诉他们,在事业上,俺娘比俺爹厉害得多,工资也高职务也高。但是在家务方面,俺爹还是挺能干了,买菜洗衣收拾样样都行。他们听后,惊愕地看着俺,问俺:“那不乱了套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是不是在中国只有你们家这样?”俺告诉他们:“没办法谁让俺娘太能干。在中国像俺家这样的虽然是少数,不过在数量上也应该有不少。”他们只是摇摇头,直说难以想象。

         刚才我在写文章的时候,为了丰富写作内容,我特意问了一下一个比较年长的同事。我问他,你知道你们哪里吃饭有什么规矩吗?他说,吃饭有什么规矩?端碗就吃啊!我说,那去别人家做客呢?他说,也一样啊!吃饭就吃饭,还要什么规矩。我听得有些呃然。

“哈哈哈哈,你们是饺子村阿!”

“在弟弟听来,那祝福的声音分明在对他说:不要低头,加油啊!要好好活着!因此,弟弟长大后也想开面馆,也要对顾客说:

图:那年,我从哈尔滨毕业了

后来俺停了工作搬了家,虽然又去探望过几次。但后来听说老板突然去世,老板娘把报店卖后,回老家去了。回想当年的这一切,俺真的不是如何才能表达俺对他们的感谢。如有机会再去日本,俺会带着俺的儿女再去那家报店看看。然后把在那里发生的故事告诉他们。

  九,吃饭时不要吃得嘴巴叭叭响,扒饭不要把碗扒出响声。喝汤也是,反正不要弄出让人反感的声音。

她说:“哪请的起小工阿,你想想,我们这房租一个月7000块,我和老伴儿一起一个月除了房租也只能赚七八千。”

老板娘惊异的眼神与柜台里的老板目光撞到一块。她在极力将当前的画面与十多年前的母子三人融合在一起

这就是我受到过的最高礼遇,这种礼遇,让我开始重新认识周围的这样一群人:他们没啥文化,没啥高大上的技能和眼界,但是格外善良,格外的局气,也让我越发喜欢上了哈尔滨这座城市,和面馆老板娘式的哈尔滨口音,这种礼遇,今后很难再碰到了,如再遇到,那真的是三生有幸!(非常非常遗憾的是,手机刷机忘了备份通讯录,老板的电话找不到了,很快也换了北京的号码,再也没能联系上,微信居然也忘记了加(原谅我之前真的不太用微信),哎,祝愿他好吧!)

好,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老板娘吧。俺刚去日本时是“新闻奖学生”,通俗点儿就是一个送报的学生。报店为俺付学费,生活费,早晚两餐,并且支付大约6万日元工资。俺的任务就是送200多份报纸。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3点到6点,放学后每天下午3点到5点,年中无休,风雨无阻。这可能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在日本的都知道,那绝对是最苦的工种之一。俺去的那个报店有10几个从业员,老板和老板娘都大约60岁左右。别小看这送报的,老板曾经喝多了向俺透露,他大概有相当6,7百万美元的存款。那老板娘也应算一个富婆了呀,可那日子,唉!您还是自己看。她每天早上2点起床,送的报纸比俺还多。这不说,她还要负责10多个人的早饭和俺与老板的晚饭(他们有一个女儿自己住在外边)。因为俺和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是在饭桌上,还是讲一讲饭桌上的事吧。

   十二,身为主人一定要等客人都吃好退席才可退席收拾。否则有赶客之嫌。

好像再也喝不到老阿姨滚滚烫的汤,再也吃不到皮那么厚还好吃的饺子了。

“我们兄弟二人一定齐心协力,照顾好我们的妈妈!”……“我就说了这些”

2015年,我从哈尔滨读完大学,留在哈市工作了一段时间。之所以留下一段时间,也算是对这个城市的最后告别,因为出了这座城,我再也难吃到口味地道、菜量巨大还实惠的东北菜了。顺便通过几个月实习的工作为今后去北京这样高节奏的大城市工作打下个基础。

日本人吃饭不像在咱中国,他们是每个人一份,不同的菜每个人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小盘一小盘的菜,还有2个小碗,一碗放汤,一碗放饭。那些小碗小盘都很小而且都非常精致,特别是那饭碗。开始当俺看到那小碗,俺在想是不是不想让俺吃饱啊。

        平时我们吃饭的时候父母也对我们讲了其它的规矩,特别是家里来了客人或者是到别人家做客。在此我就凭记忆为大家列举一下吧。

“在老家呢。”老板娘边笑边包饺子:“我有两个儿子,小儿子读初中,大儿子今年高考啦!”

老板娘立刻领悟到,这是丈夫特意多给这母子三人的。

当然,再好吃的饭,也有吃腻了的时候,偶尔我也会换个地方吃,但是,他那儿我几乎每周都去至少三次,后来店里逐渐忙了,我也就嘱咐老板多照顾客人,别陪我了,再后来,我决定辞职,来北京,临走的那天晚上,老板店里客人不多的时候,老板又开始忙活了,炒了仨菜,开了一箱啤酒,说要给我饯行,平时因为职业病几乎不抽烟,也开始点上烟陪我一起抽两口,聊了很多很多,临走,还给我装了一只德州扒鸡让我路上吃。

过了一段时间,俺的待遇又有改善。俺也开始和老板一样,每天有威士忌喝了。老板娘把俺的威士忌和老板的分开,分别写上我们的名字。对老板娘而言就又多了一件事。她要在吃饭时不停地想着给俺调酒倒酒。俺有时也真佩服日本女人这方面的天资,没有几天她就已经非常清楚俺的口味,吃多少喝多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酒放多少水倒多少冰,总是那么恰到好处,那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最为可贵之处是尽在不言中。俺可没告诉她这些啊!

       十五,席间吃饭也和去别人家做客一样,但要尽量快点吃,师兄告诉我说要在师傅前面放碗退席。我到今天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记得好几次建房主人的饭煮的比较硬,我是吃哽着也吃不快,只见师傅端着碗里一点点饭边吃边等我。

有一天我去饺子店,看见价目表旁边多了个中英文的价目表。我就笑着说:“你们这儿好洋气阿老板娘”,她说:“嘿嘿,一直有老外来吃饺子,老外还带老外朋友来,但是看不懂中国字,点饺子特别困难,那天来了个吃饺子的说懂英语,就帮我写了一下。”老板娘顿了顿说:“我儿子如果英语那么好就好咯!”

“欢迎光临”,老板娘上前招呼。

图:哈尔滨地标,索菲亚大教堂的白鸽,那年,每到周末都要去喂喂鸽子……

老板娘的事就写到这里吧。俺突然发现俺此时已泪水满含。20来年前的情景突然间历历在目。

       三,主人客气的请大家吃菜,等长辈先动筷子,晚辈再开始吃。桌间放一双公筷,为长辈老人奉夹离他较远或是平时难得吃上的菜。

“哪敢生病阿?饺子店不做早饭,所以我们会起来的晚一点。我们每天早上十点开门就开始包饺子,中午生意高峰了就下饺子、洗碗、收钱,中午高峰过去下午就继续包饺子,然后就晚饭高峰时间,忙完继续包,到了晚上10点关门,然后开始打扫卫生,再是准备第二天的馅料,然后再包会儿饺子,大概半夜一两点再睡,每天这样。你看我来上海一年多了,连地铁都没坐过,几乎就没出过饺子店。”

“……这个……清汤荞麦面一碗……可以吗?”女人怯怯的问。

工作确实不累,业余时间很多,没事就在大街上溜达吃喝,走着走着来到一家新开的很小的小面馆,进去要了碗茄子卤肉面,真心是好吃,接下来,一连好几天我都去那里吃面,老板娘是个经常被油烟熏的脸泛油光但依然能看出皮肤白净,身材匀称,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人,很快她就记住了我,每次都亲自给我端菜拿酒,还陪我聊天,老板娘说话声音特好听,因此,酒喝的十分畅快,很快,老板从老家回来了,老板娘赶紧把我连续一个多礼拜每天都来他家吃一碗茄子卤肉面,并且尝遍了他家各种凉拌菜和卤菜的光荣历史告诉了老板,老板人也敞快,开了好几瓶啤酒,还去后厨切了点肉,陪我喝了起来,感谢我这个忠实的老顾客对他家的菜品如此钟情。期间,认真的询问我他家的饭做的到底咋样,我说不瞒你说,是真特么香,菜和面都很好,尤其是面,不光筋道,卤子也很有水平……记得我当时借着酒劲出口成章,点评的非常认真和详尽,老板和老板娘全把脸凑过来全程认真的看着我点评完,等我点评完,老板说:大兄弟,你之前说书的吧,说的真特么好,听你这一说完,我这面馆不愁没人来了,干杯!那天晚上我俩喝了十二瓶,临走,老板说,以后你有空就来,别人不来行,你不来可不行,我说,好!

[未完待续]

    我所知道的所谓的吃饭规矩大概就这些。今天突然想到写这个也是我每天去餐厅吃饭,见有的人吃饭弄的满桌都是,大人小孩吃饭时的行为与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大相径庭。我小时候若这样,别人就会说这人没教养,这小孩子没家教。

“也就春节休息十天回老家。”

生意兴隆的北海亭面馆,又迎来了第三个大年夜。

巴黎人app赌场 2

附:最近挺忙,后面的得等一下了。我有点后悔没有写完后再贴。

         

“那今年很关键阿,平时成绩怎么样?”

“你们知道,你们的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生前欠下八个人的钱,抚恤金全部还了债,不够的部分,就每月五万元分期偿还”。

       后来我去拜师学做瓦匠,那个时候农村建房多是做点工,就是房主人请师傅做工管一日三餐。那时听同行的师兄师傅也跟我说了一些吃饭的规矩。

我一向不太会安慰人,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搞的我那天心情也不好,想帮她也不知道怎么出手,吃完想多付点钱也总觉得怪怪的。

“不行,如果是这样,也许他们会尴尬的”,老板说着,抓了一份半的面下锅。

       写这些我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想表达一些什么,只是觉得现在人们把老一辈传承的一些家风传统礼仪,似乎都在慢慢抛弃,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奈......。

“是啊,本来是隔壁村都在上海包饺子,后来我们村有人娶了那个村的女人,然后就把手艺传过来啦。”

“好啊,妈妈,哥哥,从现在起,每天烧饭的事还是包给我了!”

      七,端碗不要托着,更不要敲碗,因为只有叫花子才这样,很不吉利。筷子不要插在盛饭的碗中,也不要一头搭在饭碗上,这是敬祖先请亡人才这样做。

我说:“你儿子也在上海吗?”

“都说了什么?”

    十三,身为客人先退席则要招呼大家吃饭的慢慢吃,喝酒的慢慢喝。退席前自己碗中不可剩饭,筷子挨紧放好,不可分开。两支筷子分开放,意喻筷(快)分离。

“那你们全年无休的?每天就这么包饺子?万一生病什么的呢?”

你的善良,也许是别人冬天里的暖阳。

       二,问客人是否喝酒,为客人倒上酒,酒不能倒太满。不喝酒就为客人盛饭,饭不要盛饭锅中间的,不要盛太满不要压。

我笑着说“骗你又不会多给我饺子吃。”

二是荞麦面比较容易切断,因此象征把过去一年的烦恼通通切断。

         这件事可能爸爸都忘了,那时我六七岁的样子,但这件事却铭刻在我脑海里。不是因为爸爸打我而记得,而是因为从此知道原来吃饭也是有规矩的。

“在上海都是包饺子开店的。”

“谢谢?向我们?为什么?”

      十,去盛饭若坐条凳要和同坐说一声,(以前吃酒席都是大四方桌,坐条板凳)以免同坐摔到,放筷子要把夹菜那头朝外放桌边,表示你还在吃。

饺子店去多了,自然就和老板娘熟悉起来,每次去都看见老板娘坐那儿包饺子,有次我问她,我每次来,怎么就你和你老公,你们店里没有其他小工的?

“我们就是十四年前大年夜,母子三人共吃一碗清汤荞麦面的顾客,那时,就是这一碗面的鼓励,使我们三人同心合力,度过艰难岁月,这以后,我们搬到母亲的老家滋贺县去了。”

       四,作为晚辈夹菜只可夹面前的几碗(盘)菜,切莫站起来夹对面的。

我家附近还有个饺子店,有时候我吃饭吃面有点腻的时候会去那边换换口味。我吃饺子喜欢就着蒜头吃,一口饺子一口蒜,就因为这个,老被说不像上海人,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去这店里吃饺子,点完饺子就问有没有蒜头,老板娘笑嘻嘻的放下手中在包的饺子说有有有,然后问我:

夫妇俩赶紧把墙上挂着的面条价格牌翻了过来,写好“清汤荞麦面,150元”。

       五,夹菜时不要在菜碗中翻动,更不可端起菜碗往自己饭碗中赶。夹的菜要先放到碗里,不可从菜碗直接夹到嘴里吃。

老阿姨是那种不太计较的人,我们家这边是上海出名的五金一条街,很多人以卖体力为生,胃口自然也大,老阿姨看别人没菜了就给别人添,不计成本一样,嘴里还要唠叨“要吃饱,要吃饱”。

面馆生意越来越兴隆,店内重新装修,二号桌却依然如故,大年夜依然有“预约”的牌子。并且摆放在大厅中央。

      十四,上桌吃饭等师傅先坐好,自己再落坐。师傅喝酒就给师傅把酒倒上,不喝酒就为师傅先盛上饭。

”,莫名奇妙伤感起来了。

“……啊……三碗清汤荞麦面,可以吗?”穿和服的女人平静的说。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家人吃饭,吃到一半我突然想上厕所,我就说我去上个厕所再来吃,结果爸爸就毫无征兆的一筷子打到我头上,说吃完再去。我当时就委屈的疼的哭了。我都不明白去上个厕所爸爸为什么都要打我。后来我才知道这可能就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所谓家教之一,吃饭的规矩。

“过年总要回去吧?”

女人怯生生地问,两个小男孩躲在妈妈身后,也怯生生地望着老板娘。

      六,吃饭时不可东张西望,尽量不要说话。古人说食不言寝不语,意即吃饭、睡觉时不要说话。但现在大多人交流都在饭桌上,不说话已不实际,但也应保持嘴里有食物时不要说话。

以前我家楼下有个卖盒饭的老阿姨,每天上午十点她就推着一个铁皮车,铁皮车上有她自己烧的一盆盆菜,我休息天的中午只要是宅在家里就会去吃,一是因为图方便,就在楼下,二就是在她家吃,有免费的汤喝,她的汤总会放很多的卷心菜、番茄、土豆,然后放在一个煤炉上面烧着,每次我自己盛出来就是满满一碗滚烫的汤,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喝完感觉一整天都不冷了。

不一会,面吃完了,付了150元钱。“承蒙款待”,母子三人一起点头谢过,出了店门。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