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办法对妳解释、巴黎人app397997:没有办法对

作者:巴黎人-食品安全

那种时光倒流的奇异感,是怎样也无法言喻。

约翰︰所多玛之女,不准靠近我!罩上妳的面纱,让风沙尘埃吹拂,到沙漠里去找寻上帝的儿子。莎乐美︰那是谁,上帝的儿子?他像您一样漂亮吗,约翰?约翰︰让开!我听到宫廷里响起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我求您不要再过去了。约翰︰上帝的天使,你们为何带剑来此?你们来这肮脏的宫廷里寻找谁?那位身穿紫袍者的死期尚未来临。莎乐美︰约翰!约翰︰是谁在说话?莎乐美︰约翰,我渴望您的身体!您的身体就像园里从未染尘的百合。您的身体就像山中的雪一样洁白,就像犹太山上的雪,从山谷中流到平原。阿拉伯皇后花园里的玫瑰,都不及您身体的白晢。阿拉伯的玫瑰,阿拉伯的香料,落日时的余辉,海面上月亮的吸呼……这一切都比不上您身子冰洁的万一。让我抚摸您的身体。约翰︰退下!巴比伦之女!世间最邪恶的女人。不准再对我说话。我不再听妳说话。我只听主的声音。莎乐美︰您的身体太可怕了,像麻疯病人。像是受到毒蛇于其上横爬穿刺;像是蝎子于其上筑巢而居。像是所有一切令人作呕物事的白色坟墓。太可怕了,您的身子太可怕了。是您的头发令我迷恋无法自拔,约翰。您的头发像是串葡萄,就像是以东葡萄园里垂下的串串黑色葡萄。您的头发像黎巴嫩的杉树,像是黎巴嫩的巨大杉木,树影可容狮子休憩,可以让强盗在白昼躲藏。漫漫长夜,当月亮隐藏她的脸庞,当众星消失,但这一切都不黑暗。在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头发的黑沈……让我抚摸您的头发。约翰︰退下,所多玛之女!不准碰我。不准污蔑主的头颅。莎乐美︰您的头发太可怕了,上头沾满了泥巴与灰尘。像是戴在您额前的可笑皇冠。像是盘绕在脖子上的一段段黑色小蛇。我不爱您的头发……我想要的是您的嘴唇,约翰。您的嘴唇彷佛是象牙高塔上的一段红带。彷佛是由象牙刀所切出来的石榴。泰尔园里盛开的石榴花,比玫瑰更显鲜红,但却相形失色。国王警跸的喇叭声,令敌人胆寒,但却相形失色。您的嘴唇比起踩在酿酒桶上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比起出没于神庙上鸽子的脚要来得鲜红。它比起从林中走出的屠狮者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像是渔夫在破晓的海上所寻获的血红珊瑚,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血红珊瑚!……它就像是莫比人在矿场中挖出的朱砂,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朱砂。它就像是波斯国王的领结,以朱砂染色,再以珊瑚嵌饰而成。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鲜红的嘴唇……让我吻您的嘴。约翰︰不行!巴比伦之女!所多玛之女!不行。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我要吻您的嘴。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公主,您就像园中之香,高贵之主,不要看这个人,不要看他!不要对他说这种话。我再也受不了……公主,公主,请不要再说了。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年轻叙利亚军官︰啊!〔他举刀自裁,倒在莎乐美与约翰之间〕希罗底的侍从︰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他杀了我的朋友!我曾送他小一瓶香水与白银加工的耳环,现在他自杀了。啊,他不是已经预言将要发生不幸的事吗?我,也曾预言过,将有不幸的事要发生。我知道月亮正寻求一件死亡的生命,但我不知道月亮要找的人竟然是他。啊!为何我不事先将他藏起来呢?如果我先将他藏在山洞里,月亮就找不到他了。第一士兵︰公主,队长已经自杀了。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约翰︰妳不害怕吗,希罗底的女儿?我不是告诉过妳,我听到宫廷里有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他不是已经来临了吗,那死亡天使?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淫荡的女儿,只有一个人能够解救妳,那就是我说过的那一位。去找他吧。他正在加利利海的船上,他带着他的学徒而来。跪在岸上,称他的名字。当他来临时,跪在他的脚边,请求他赦免妳的罪。

感谢如今的自由,哪怕是身负重担的莫须有的自由。

从准备搬家那一天开始,恩熙每周从市区的超市搬一个空箱子回家,公寓里的小仓库,很快就堆满了空箱子。 「终于,要搬家了。」看着这间住了将近三年的公寓,恩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离开语言班已经一年,这一年来她在华人区的餐馆打工,念书的钱已经存得差不多,两个月之后她就会开始独立生活。 嘟──嘟── 「喂?」刚放下纸箱,她随手接起电话。 晚上九点后电话响,最可能是台湾打来的电话。 「妳还没睡吗?」 「嗯,在整理东西。」 裴子诺没讲话。 「怎么了?」 「恩熙,妳知不知道,妳已经将近三年没回台湾了。」 她垂下眼。「嗯,我知道。」 「入学之前,不打算回来一趟吗?」 「时间很少,因为我还要打工──」 「这些都不是理由。」裴子诺的语调很低沉:「如果妳愿意回来,就会排除一切万难。」 恩熙吁了一口气。「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好吗?」 「妳真的不考虑回来一趟?」 「如果我想回台湾,一定会通知你。」 裴子诺不说话。 「你打电话来有事吗?」恩熙问他。 「妳看到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裴子诺沉默了一下,才接下说:「妳看到华文报纸了吗?」 「我通常上网看电子报,比较注意国际新闻。」 「妳没看到阿棠的消息吧?」 恩熙没说话。 「妳知道不知道,他可能要订婚了?有媒体报导,他正在跟日本知名饭店集团的女继承人交往。」他直接告诉她。 沉寂了片刻,恩熙对他说:「我有看到这则消息。」 裴子诺苦笑一声。「原来妳知道。」他再问她:「既然知道他已经要订婚,妳还是不回来?」 「我没有回去的理由。」她淡淡地回答。 裴子诺挑起眉。「妳说这种话实在很伤人,难道妳都不想念妳的『前夫』吗?」 恩熙笑了。「如果你想念我,随时可以到美国来看我。」 这三年来,裴子诺仍然持续不断关心自己,恩熙知道自己亏欠他很多,但现在她没有能力回报他。 听到她的笑声,裴子诺反而收起笑容。「妳知道他快要订婚,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没有。」她答。 「妳不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 「难道妳不爱他了?」 恩熙没有说话…… 爱这个字,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了。 「恩熙?」 「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我。」 「什么事?」 「在奥克拉荷马州,你有朋友吗?可不可以帮我找房子?」 「妳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便宜的,只要干净就好,其他我没有任何要求。」 「好,我知道了。」他问她:「除了这个之外,妳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没有了。」 他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刚才问妳的话,妳还没回答我。」 恩熙沉默了些许,然后回答他:「过去的事,没有再提的必要了。」 「妳在逃避吗?」 「也许是吧!」她声调很轻。「既然他已经要订婚,我的答案也不重要了。」 「恩熙……」 「国际电话费很贵,我要挂电话了。」 「是我付钱,妳不用担心。」 「就因为是你付钱,我更不好意思。明天我还要上班,我要早点睡了。」 「好吧……房子的事,如果有消息,我会打电话给妳。」 「麻烦你了。」 放下话筒后,恩熙还不打算上床睡觉,她慢慢走到仓库,继续整理那些堆积在地板上的空纸箱。 她的手动着,思绪却陷入回忆里…… 看到谋仲棠即将订婚的消息时,她也曾经呆呆地瞪着那则消息,过了好久都没办法回过神。 这不就是妳想要的结果吗? 拿起身边一个纸箱,恩熙把它抱到房间。 房间里有一迭书,就堆在床头柜上,三年来这些书陪伴她度过每一夜,现在她要离开,书籍她会全部带走。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至少对现在的她来说,过去就像飘渺的记忆,不可能再重生。 时间是遗忘最好的朋友,她曾经这么以为,事实也证明如此。 然而遗忘并不是彻底忘记…… 她忽略了时间只能淡忘伤痛,却不能遗忘伤痕。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白天恩熙在一家香港移民开的餐馆工作。 这间餐馆在大mall里面,老板虽然是香港人,但卖的却是越菜小吃,这一间越菜餐馆其实只是一间小馆子,馆子里的招牌菜就是越南河粉,餐厅的生意很好,有很多中国人都非常喜欢越菜小吃。 「Ann,it'syourcall!」老板娘在里面喊她。 「OK!」照顾外场的恩熙赶紧跑进里头。「Hello?Who'sthis?」 「恩熙?我是舅舅!」台湾时间三更半夜,李昆明特地打长途电话过来。 「舅舅?」 「对,是我!妳怎么这么久没打电话回来?如果我现在不打给妳,妳打算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 恩熙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会一接起电话就被责骂。「对不起,舅舅,因为我工作实在很忙……」 「再忙也不可以这样!而且,妳是不是很久没有打电话给董事长了?」 她沉默片刻。「对。」 「妳怎么可以这样?妳知不知道董事长很担心妳?」 她没有回答。 「妳应该多打电话给董事长,一个礼拜至少要打一次电话。」李昆明吩咐她。 恩熙还是没说话。 「妳有没有听到?」 「我知道了。」她终于回答。 「妳明天打电话给董事长,董事长要是接到妳的电话,一定会很高兴!」他再补充一句:「妳听见了吗?」 「听见了。」 「嗯,妳一定要记得打电话!」挂电话前,李昆明再吩咐一次。 放下电话后,恩熙慢慢走到前面。 「谁打来的电话?」老板娘的北京话有浓浓的广东音。 「我舅舅打来的。」 「什么事呀?」 「他叫我打电话回去。」 「噢,不过妳已经三年都没回去过,好像不该只打电话,反正妳要离开这里到奥克拉荷马州,趁这个机会应该回去一趟才对。」老板娘对她说。 恩熙没接话。 刚好客人进来,老板娘要招呼客人,就忘了跟她说话。 下班的时间也快到了,恩熙收拾东西,准备搭车到社区大学上课。 老板娘的话在她心中酦酵,但是回去这件事情,她是不可能考虑的。 虽然她也想回台湾,看看朋友、看看舅舅,但是早在三年前出国那一天,恩熙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回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受邀到谋家做客,英里脸上洋溢着幸福愉快的笑容。 「夫人您好。」 「好!再过不久,妳就要改口叫我妈妈了!」姜羽娴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迎接贵客,也是她未来的媳妇,观月英里。 英里害羞地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她那个样子,姜羽娴笑得合不拢嘴,英里的端庄娴淑,一直深得姜羽娴的欢心。 谋仲棠笑了笑,扶着英里的腰对她说:「进来吧!」 「是。」跟在谋仲棠身边,英里走进谋家。 「爸不在吗?」谋仲棠问母亲。 姜羽娴收起笑容。「我已经跟他提过,可是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打球,根本没有回来。」在英里面前,姜羽娴收敛很多,没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 当年谋远雄因为公开认女儿,与自己的妻子决裂,但三年前儿子出车祸之后,谋远雄就已经搬回谋家。 「英里,妳随便坐,我去换件衣服。」谋仲棠上楼前对英里说。 「是。」英里柔顺地回答。 「好了,你快上去吧,有我在这里照顾她就行了,瞧你担心的!等一下我带她到后院的鱼池去看鱼,你别怕冷落她!」姜羽娴笑着调侃儿子。 谋仲棠这才上楼。 他一直住在家中,父母不和谐的关系,他早已司空见惯,可以视而不见。 至于婚后,他会带着英里离开这个家,另外购屋居住,最近他已经吩咐助理开始帮自己找适合的房子。 嘟──嘟──嘟── 电话响了很多声,都没有人接。 谋仲棠看了他房中的电话一眼,想起母亲刚才说要带英里到花园看鱼的事。 佣人不是厨房忙,应该就是到后院伺候女主人陪客人看鱼! 套上便服,他随手接起电话。「喂?」 话筒传来一阵沉寂…… 「喂?」等了一会儿对方没答话,谋仲棠又问一声。 已经很久很久…… 好像有一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恩熙不曾再听到这个声音。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遗忘…… 这个声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喂?哪位?」谋仲棠再问。 他原打算对方再不说话就挂电话── 「请问,董事长在吗?」对方终于说话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 然而那片刻竟像一辈子那么长,长得让恩熙几乎窒息。 「他不在,早上就出门打球了。」他淡淡地回答,语调中有一种生疏的客气。 「是吗……」她犹豫了一下。 他没说话,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我,」迟疑了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我是──」 「请问您是哪位,等董事长回来,我会转告他。」他打断她的话,冷淡地这么问。 恩熙的脑子空白了三秒钟。 「不用了,我会再打电话给董事长。」她垂下眼,然后轻轻按下话座。 谋仲棠放下话筒。 他站在电话旁边,足足一分钟没有任何动作。 「仲棠,你衣服换好了没啊?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姜羽娴站在一楼楼梯口喊人。 「我马上下去!」他回话。 转身走出房门前,他看了电话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出房门。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是近来,恩熙之所以不常打电话给董事长的原因。 虽然可以打手机,但董事长的手机时常关机,现在董事长又因为已经退休,她不能再打电话到饭店。 现在要跟董事长联络,唯一选择,只能打电话到谋家。 「恩熙,妳在发什么呆啊?」同在餐馆打工的台湾同学,走到恩熙身边拍她肩膀。 她回过神,对着同事强颜欢笑。「没事。」然后拿出电话卡。 「妳打电话回台湾吗?」 「对。」 「可是妳好像没讲几句话嘛!」 「嗯,因为我要找的人不在。」 「噢,」同事想起什么,突然问她:「妳不是要转校了吗?转校之前,打算回台湾吗?」 恩熙摇头。 同事笑了。「我知道妳为什么不回去。虽然有的时候我也很想回去,但是一趟机票往返要花好多钱,一个星期打工工资只有一百块美金,飞回去一趟,一个月的薪水就报销了!」 恩熙没说什么,只问她:「妳要打电话吗?」 「对啊!我趁老板娘不注意,偷溜出来的。」 恩熙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一样。」 老板娘走出店里,好像在找人。 「我先回去了。」她压低声音跟同事说。 「噢,好!」同事赶紧转过身,以防被老板娘看到。 在餐馆打工,是她到美国一年后才找到的工作。 虽然这份工作跟在台湾一样辛苦,但是至少能存一点钱,并且自食其力。 她的人生,好像一直都是这么辛苦……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么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离开公共电话亭,恩熙的心跳到现在还不能恢复规律…… 就算还有感觉,那也只是自然反应而已。 她安慰自己。 虽然她有种直觉──觉得他知道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她,但是他的态度疏离而且冷淡,甚至不让她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妳想要的吗,李恩熙? 她问自己,却觉得心酸。 她不能忘记他,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有一天,真的能忘记吗? 踏进店门,她强迫自己对客人微笑…… 她明白,忘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她一辈子的功课。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当天谋远雄回到家中,已经晚上十点。 他当然知道今天英里会到家中做客,然而就因为这样,这三年来只要妻子也会出现的场合,他都尽量避免出席。 他们这对「夫妻」即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对彼此却比陌生人还要敬而远之! 刚回到家中,谋远雄没料到儿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看起来像正在等他回家。 「英里呢?她回去了吗?」谋远雄若无其事地问儿子。 「我刚送她回饭店。」 「一直住在饭店也不是办法,如果她不嫌弃,可以住在家里。」 「可以吗?她毕竟还没过门,您跟妈的情况,不在乎她知情吗?」谋仲棠问,他的口气跟眼神一样冷淡。 谋远雄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看起来很疲惫。「没关系,你们就快要订婚了,只要她进门,迟早会知道。」 「跟英里结婚后,我打算另外买房子住。」 谋远雄抬头看儿子。「你妈同意吗?」 「我还没跟她提。」 「如果她同意,那我没有意见。」呼出一口气,谋远雄靠向沙发背,稍微闭目养神。 「今天晚上,我接到一通您的电话。」谋仲棠突然提起。 「电话?」谋远雄睁开眼。 「是,应该是一通越洋电话,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远。」 谋远雄的表情,开始显得有点紧张。「对方打电话来说什么?」 谋仲棠凝望父亲。「正常的情况,您应该先问是谁打电话来才对。」 谋远雄垂下眼,反常的没问话。 「虽然对方没报姓名,可是我知道她是谁。」 谋远雄脸色一窒。 「就算是您的女儿打电话来,也是很平常的事,您不必这么紧张。」他的口气很冷静,冷静到几近淡漠。 谋远雄迅速抬起眼,瞪着他。 「她好像有事要找您,不过没留话,所以我只能转告您她曾经打电话来,就是这样而已。」话说完,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谋远雄怔怔地看着他转身走开…… 「仲棠!」谋仲棠上楼前,谋远雄叫住他。 「还有事?」谋仲棠转身问,神色很冷淡。 「你打算什么时候订婚?」谋远雄突然这么问。 谋仲棠看了父亲半晌。「还不确定,不过应该在今年内。」然后他回答。 「这么快?」 「妈想要抱孙子,我也觉得英里是一个好对象,这种事不必拖。」 「可是,你跟她今年才刚相亲,这么快就要订婚,好像太匆促了──」 「只要是对的人就可以,很多事情拖得越久只会越麻烦。」 「你所谓『对的人』是什么意思?」谋远雄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我不希望,你的婚姻只考虑利益!」 「不会只有利益!」谋仲棠的答复很冷静。「除了利益之外,我的婚姻一定会有热情!」 谋远雄不说话,他沉默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我喜欢英里,她是这三年,我最喜欢的女人。」他一字一句对谋远雄说:「既然喜欢,就不必再多做考虑。因为刚才我已经说过,事情拖得越久只会越麻烦!」 谋远雄皱起眉头。 「您还有其他问题吗?」半晌后,谋仲棠问。 「你真的喜欢她吗?」谋远雄再问一遍。 「当然。」 「就像当年的喜欢,一样喜欢英里?」 谋仲棠瞇起眼。「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谋远雄也不避讳。 他自己的婚姻已经彻底失败,因此不希望儿子重蹈覆辙! 「有人告诉过我,时间是最好的药。」谋仲棠是这么回答他的。「时间不但能让人学会遗忘,还可以让我慢慢的、一天比一天更爱自己的妻子。」 谋远雄沉默地看着儿子。 「只要时间够久,爱就会慢慢超越喜欢。」他面无表情地,继续往下说:「总有一天我会因为爱上另一个女人,而忘记过去的那一段曾经。」 「可是,婚姻不见得能符合时间的期待,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英里的个性跟妈不一样。我选择她之前,已经完全考虑清楚。」他回答。 谋远雄无话可说。 点个头,谋仲棠转身上楼。 坐在沙发里,谋远雄的表情很凝重…… 他说的话都对,事实的确如此。 况且,刚才谋仲棠可以那么冷静地提起恩熙,跟三年前他跌下病床后痛哭,那让谋远雄惊心动魄的一幕,两者印象几乎完全不可能重迭在一起! 三年的时间,让谋仲棠变了一个人。 谋远雄无法评估儿子的改变,究竟是好或坏,然而似乎只有这样…… 每一个人的生活才能风平浪静地,继续过下去。

清早,李杰送走瑞恩,回到饭店。 「回去了?」张腾躺在床上,闭着眼问。 「嗯!」李杰吁一口气,走到床边,两手插腰。「干嘛?昨天晚上发生命案了?瑞恩美人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张腾睁开眼。「现在几点?」他的声音有点弱。 李杰皱眉,这场景有点依旧相识…… 「八点不到。」他闷声答。 张腾闭上眼,不再讲话。 「喂,阿腾,不要睡了,你早上有釆访,下午还要录音。」李杰叫他。 张腾没反应。 「喂,阿腾!」李杰汗毛竖起来了。「起来,不要睡了!」他上前摇他。 不管他怎么摇,张腾动也不动。 李杰心都凉了—— 这次他毫不犹豫,立刻打电话叫人。 三十分锺后,张腾被送到私人医院,高烧已经到三十九度半。 不再见面,也许是因为「回到我身边」,这句话不能说服她。 如果有爱,她可以不顾一切,可以相随,可以陪伴…… 但这一切是空谈,因为如果真有爱,六年前,他们不会分开。 虽然他说过道歉的话,虽然她没有怪他,但是道歉代表的是爱情吗?要求她回到他身边,就代表爱她吗? 六年前他突然说分手,原因与理由都如此薄弱,当时她真的受到伤害,因此没有办法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纯粹的爱情…… 但是,不再与他见面,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因为这样,所以六年后她选择了安全感? 只有瑞恩自己清楚,事实上,造成他们之间真正的距离,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果爱她,为什么六年前,不能对她解释学妹的事情? 当时她问过他,但是他选择沉默。 其实,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她早就己经忘记了,但是那一份受伤的记忆还在,刻镂在她的心底,永远都没办法忘记…… 她实在想不起来,他曾经跟她说过「爱」这个字。 爱情之所以不能揉入一粒沙子,那是因为不能把握对方的心、不能确定对方的感情,因为怕再一次受到伤害,所以没有勇气再去冒险,没有办法再用全部的相信,去爱一个人。 她曾经那么年轻过,投入青春与热情,勇敢的去爱过一个男人。 这样就够了,够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燃烧一遍了。 那天清晨,她搭李杰的车从饭店离开后,一个月过去,张腾不再找她。 纷纷扰扰的八卦新闻,果然如她所预料,开始转为平淡,之后一切复归于平静。 她回复正常的生活,教书、写论文,开始跟赵柏石交往。她是认真的,很努力的做到认真,认真地过她平淡的生活。 「在想什么?」赵柏石问她。 瑞恩回过神「没什么。」勉强笑了笑。 两人在餐厅吃饭,她吃得慢,边吃边入神。 「真的?妳吃饭不专心喔!我都已经吃饱在喝咖啡了,妳竟然还在吃前菜,太夸张了吧?」赵柏石开玩笑。 「这哪是前菜,我就只点凉面啊!」瑞恩说。 她记得,以前毛浚棠也说过她「不专心」。 「凉面哪能吃饱。」 「吃七分饱就好了,身体比较没有负担。」 「不是吧,我听说女生吃七分饱,是想keepfit。」 「我很肥吗?」她问。 他大声笑。「妳很美。」他跟她眨眼睛。 他的笑声很爽朗,也感染了瑞恩。 瑞恩情不自禁地微笑,打起精神,把该想与不该想的,全部收藏到心底最深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九点之前,赵柏石把瑞恩送回宿舍。 赵柏石没有因为上次周刊的报导,就跟瑞恩失去联络,反而更积极地追求瑞恩。之后两人一起出去,偶尔遇到媒体,他都会以保护者自居,照顾瑞恩。 他的殷勤与体贴,瑞恩无法不被他感动,因此闭始认真跟他交往。 刚迥到家,瑞恩就接到小苏打来的电话。 「表姐,我被妳气死了!」小苏劈头就大叫。 「我做了什么事?」瑞恩傻眼。 「我听姑妈说,妳跟周刊上写的,那个姓赵的律师交往,是真的吗?」小苏质问。 瑞恩脸色凝重,沉默片刻才回答:「对。」 「为什么?」小苏不能理解:「妳跟阿腾不是一对吗?为什么要跟那个律师交往?」 「因为,」瑞恩回答得很困难。「我跟张腾的事,是妳误会了。」 「误会?我哪有!」小苏鬼叫。 瑞恩把话筒拿离耳朵远一点、「我跟他不是一对,妳误会了。」然后迅速把话说完。 「妳骗人!我听李大哥说,你们明明就是一对,你们念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小苏在电话另一头大声叫。 瑞恩的心顿时揪成一团。 她一直努力、好不容易才保持的平静,不能被小苏的叫声动摇…… 「我现在要出去,改天再跟妳说好了。」她压抑着声音说。 「等一下,表姐,表姐——」 瑞恩己经挂断电话,同时关掉手机。 她承认,她害怕小苏逼问…… 也或者,是因为害怕再听到张腾这个名字。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她没办法回答小苏,所以宁愿逃避。 放下已经关掉的手机,瑞恩走进书房,看着那格上锁的抽屉。 该找时间,处理抽屉里的东西了。 但是,现在的她,甚至没有勇气打闲抽屉…… 「算了,以后再整理好了。」她喃喃说,然后站起来,离开书房。 瑞恩自己也不知道,「以后」要等到什么时候,但现在对她来说,看到那些过去的回忆,心情是怎么样也不可能平静的。 瑞恩越是逃避,小苏越要追根究底。 事实上,让她无法放弃追问的原因,是因为近两天来报纸、周刊和电视上娱乐新闻的报导—— 张腾病重,新专辑录音进度严重落后,传罹患不治绝症。 报导、传闻开始纷纷出笼,一篇比一篇严重,让小苏的心都揪起来了!她试过打电话给李杰,可是李杰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她都快急死了。 在媒体找上瑞恩之前,小苏决定把所有的报导拿到瑞恩的宿舍。「表姐!这件事妳知道吗?」小苏哭丧着脸,一进门就把手上捧的一堆报纸杂志,全都丢在客厅的咖啡桌上。 瑞恩不明就里的拿起报纸,看到标题,她脸色先是微变,往下阅读后脸色就越来越苍白。 「妳不知道这件事吗?」看到瑞恩的脸色,小苏问:「李大哥也没有跟妳联络吗?」 瑞恩摇头,拿起杂志继续读下去。 「那妳有阿腾的手机号码吗?妳打电话去,他一定会接!」小苏说。 瑞恩还是摇头。「我没有。」虽然她努力维持镇定,但声音已经开始微微发抖。 小苏紧张起来。「那怎么办?阿腾他——」 「不一定是真的。」瑞恩安慰小苏,也安慰自己。「这些记者很会编故事,妳看上一次他们写的报导就知道了——」 「但是他们也没有全写错啊!」小苏反驳:「妳本来就是阿腾的女朋友,也跟那个律师认识,只是没劈腿而已啊!」 瑞恩脸色更苍白。 小苏快哭了。「我觉得一定有问题!怎么办啦,我好担心喔,我一定要去唱片公司找李大哥!」 瑞恩沉默,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表姐,妳要跟我一起去吗?」小苏问她。 瑞恩愣了很久,然后,摇头。 「为什么?」小苏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难道妳都不担心阿腾吗?」她质问瑞恩。 瑞恩凝视小苏,过了半晌,才幽幽地说:「现在,我没有立场关心他。」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没有立场』?!」小苏不接受。 瑞恩咬住下唇,逼自己说出口:「因为,我跟他早就已经分手了。」 小苏眼睛瞪得更大。「就算分手也可以做朋友、互相关心啊!」她不能理解。 瑞恩知道小苏不懂,但是她也没办法跟小苏解释清楚…… 「妳真的不去吗?表姐?」小苏眉头皱得紧,表情很难过。 沉默中,小苏屏息等待瑞恩最后的答案…… 最后,瑞恩还是摇头。 小苏的表情好像受到严重伤害,她用力深吸一口气。 「表姐,」临走前,小苏怨她:「我觉得妳真的好冷血喔!」大声喊着丢下这句话,小苏就匆匆忙忙跑出门外了。 瑞恩呆在客厅……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发现,自己的眼泪竟然一直流个不停。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两天过去,瑞恩一直处于恍惚、焦虑的状态。 关于张腾病重的报导有增无减,状况甚至更严重。 这两天有记者还记得她曾经是「劈腿案」的女主角,打电话来问她是否有去探病,瑞恩接到这种电话根本没办法回答,只好挂断。 连赵柏石也看出她的不安。 他们上周就约好一起吃饭,今天见到瑞恩,他惊讶的发现,她看起来整整消瘦了一圈。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困扰妳?」他问,语调沉重。 这几天媒体大肆报导,他不可能不知道张腾的新闻,会这么问,是因为上次周刊看图说故事曾经提到张腾。赵柏石不笨,他大概猜到瑞恩会突然消瘦,跟这两天的报导应该有关系。 瑞恩回过神,下意识地摇头。「没有。」然后又低头发呆。 赵柏石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 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在瑞恩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那样的地位,只怕他花再久的时间,都没办法战胜。 瑞恩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吓了一跳,反射I性地接起手机。「喂?」 「我是李杰。」李杰先报名字。 瑞恩呆住。 「抱歉,突然打电话给妳,」李杰在电话里用沉重的语调说:「最近关于阿腾的报导,妳看过了吗?」 「有……」瑞恩的声音很弱。 她苍白的脸色,让赵柏石担心。 「他现在状况很不好,我希望妳能来见他一面,再慢……我怕来不及了。」 李杰的话,让瑞恩的脸色一瞬间惨白。 李杰继续往下说:「如果妳原意来见他,我希望尽快——」 「我现在就过去。」瑞恩说。 话脱口而出后,她才想到赵柏石。 瑞恩抬头,看到他对自己抿抿唇,点头,似乎并不生气。 「我要到哪里见他?请你把地址告诉我、」慌乱中,瑞恩在皮包里翻找纸笔,还是赵柏石主动把纸笔递给她。 她对他匆匆一笑,尽管笑容苍白。 「妳直接来这里可能会被跟拍,我在上次那家饭店的停车场等妳好了,妳到了就直接搭电梯下来。不过,妳记得一定要带护照出来。」李杰交代。 「护照?为什么? 「阿腾现在人在国外接受治疗,我会先帮妳办签证,机票的事妳不要担心」李杰口气沉重。 瑞恩胸口一紧。「好,我会记得。」声音哽咽。 挂电话后,瑞恩还没关口,赵柏石就主动说:「去吧!不要在意我。」 瑞恩感激地凝望他。 「什么感谢的话都不要说,拜托!」他叹气。「妳快去吧!」 瑞恩点头,决定按照他的要求,什么话都不说就独自一人离开餐厅。 「赵柏石,你可能是一个笨蛋。」瞪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赵柏石喃喃自语,随即又失笑。「算了,强摘的瓜不甜,还是另寻目标,等待真正跟我有缘的女人好了。」情绪陷入极度失意中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李杰接到她后,先安排她住饭店,用最快的速度帮她办签证,到达机场后,搭机、转机、再搭机……从台湾先飞到新加坡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再从新加坡直飞瑞士苏黎世.直至抵达目的地,总共花了将近三天的时间,过程中李杰全程陪伴她。 瑞士风景如画世界知名,出瑞士机场后,沿途瑞恩根本无心欣赏周遭美伦美奂的风景,她的,必一直揪紧着。 「我们先到饭店,等一下我再带妳去见阿腾。」 「不要,」瑞恩说:「我要先见他,请你先带我去见他。」 李杰凝视她片刻。「好,先去见他。」他答应她。 「谢谢。」瑞恩的声音微微颤抖。 车子调转方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时节的瑞士真的如诗如画,不仅气候适宜,山明水秀令人心旷神怡。 但是瑞恩的心情一直很凝重,对于这么美好的风景,她根本无心体会,因为这三天来的煎熬,让她逐渐正视自己的内心,觉悟她根本没有办法放弃爱情、放弃张腾。 过去的一切,无论是她的自我保护、还是对于他的感情的不确定,现在看起来都已经不再是问题,现在只要能跟他多相守一天,她原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的时间。 车子把瑞恩载到一处庄园,她原本以为会到医院。 「他不喜欢医院,所以在这里接受治疗。」注意到她脸上有疑问,李杰解释。 这是一个占地将近十英亩的大庄园,里面还有马场、狗房、游泳池和大草坪,瑞恩直接被带到主屋,在会客客厅看到张腾。 见到他那一刻,瑞恩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打闲的水龙头一样掉下来,再也停不了。 张腾就站在客厅另一头,他瘦了一点,凝视她的眼神很复杂。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瑞恩走过去,紧紧抱住他。 李杰在这时候离开客厅,因为他的任务完成了。 瑞恩的拥抱跟过去不一样,她的拥抱里面有决心和领悟,现在就算他不要她,她也要留在他身边—— 「喂,抱这么紧,我会窒息。」谁知,被抱的那个人突然幽幽抱怨。 瑞恩呆了一下,才意会到是他在说话,于是本能地抬头看他。 「不过,抱这么紧,其实也不错啦!」他又幽幽说,嘴角扬起,露出享受的表情。 瑞恩一愣。「你不是生病了吗?」她质问他,把他推开。 「是啊!」他把她拉回来,手臂非常有力。 「不是病得快死了吗?」推不动他,她只好把手臂插进两人中间,试着把他挤开。 「谁说的?」 她一呆。「报上说的啊!」 「报上说妳就信?」 瑞恩吸口气。「李杰也这么说!」 「他说的妳也信?」 瑞恩瞪大眼睛,眼里含一泡泪。「你到底有没有生病?」 「有啊。」他悠悠说。 「你生什么病?」她已经强烈怀疑。 他看着她,忽然咧嘴对她笑:「相思病。 瑞恩倒吸一口凉气,脸孔涨得通红,然后一鼓作气把他推开。「你这个可恶的骗子!」她用力鬼叫。 这辈子没鬼叫过,她现在才知道,原来鬼叫这么痛快。 张腾再把她拉回来。「如果不耍一点诡计,妳会这么听话,立刻飞奔过来?」 「你怎么可以用生病这种事骗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她生气,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掉。 「有一半是事实。」他说,开始亲她的脸颊,把她的泪水亲干。 「事实?」她又开始担心。 「嗯,妳离开以后,我发烧到三十九度半,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他把她的睑捧起来。「奇怪,一看到妳,我的病就全好了。」 「骗人!」她脸红,拨开他的脸。 「喂,妳先动手喔!」他抓住她的手腕,开始搔她的痒。 「不要啦!你住手-啊一」瑞恩尖叫,拚命扭开身体,因为她最怕痒。 她好不容易逃开,他立刻追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我们结婚吧!」在耳边对她说。 瑞恩愣住,半天后才能回头,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住他。 「我们先在瑞士结婚。」他郑重地对她承诺。「再给我五年,五年后我会退到幕后,到时候我会在台湾为妳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瞪了他很久,然后才说:「原来……你把我骗来瑞士,是早就预谋好的!」她用力捏他的脸。 张腾很愣。「喂喂,女人这个时候应该说『好感动』和『我愿意』六个字才对吧?」话虽这么说,还是随便她爱怎么捏就怎么捏。 瑞恩破涕为笑。 「为了治好我的相思病,把妳骗到瑞士,是不得已的方法。」收起笑脸,他难得越肃又正经地回答她的问题。「再说,我经常被狗仔跟拍,偶尔利用回去,这样才算礼尚往来。」撇撇嘴,摆了狗仔一道,他笑得很得意。 他还是没告诉她,每次她一离开自己身边,他的相思病就会发作,这种整个逊掉的事他说不出口,只好一辈子放在心底了。 瑞恩凝视了他很久。「我要听一句话,等你说了,再决定要不要嫁给你。」然后这么对他说。 他瞇眼。「什么?」声调开始不自然。 「你不知道吗?」她威胁他:「不知道也要扣分。」 他的脸孔开始涨红。「干嘛?」他耍酷。 「干嘛?」她「干嘛」回去。 他瞪了她很久、很久…… 她等,既然都被骗到瑞士,她有的是时间。 「真的要说?」半天后,他终于吐出一句问句。 「谁跟你讲假的?」她反问回去。 「要怎么说?」 「用嘴巴说啊!」 「能不能用写的?」 「不可以。」 「现在要说?」 「不然什么时候说?」 「一定要说?」 「一定要说。」 「可不可以以后再说?」 「你试试看。」 「用英文还是国语说——」 「你就快点说吧!」她尖叫。 他的表情越来越不自在。 瑞恩已经快翻脸了…… 「我,爱妳。」最后,他终于还是说了。 瑞恩拥抱他,亲他,然后在他耳边说:「我也爱你。」 他紧紧抱住她,紧得连他自己都快窒息了。 因为当时我发现,我爱的比较多,所以六年前的我,没有办法对妳解释、没有办法对妳说…… 我爱妳,瑞恩。 这段话,他藏在心底喃喃默念。 彷佛听见了他心底的声音,瑞恩在他耳边轻柔地、甜甜地低语—— 所谓的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你,阿腾。

她怀疑约翰是否真正爱过儿子,真正爱过她?

新旧碰撞至今存在,虽说迥异的选择鹤立鸡群无言对错,但数千年的那些东西总还是隐约丈量着所谓的新的自由!思想先进到冷酷无情也会众叛亲离,思想苟同到循规蹈矩有时也可安度一生!难啊!

她钟爱二十一年的宝贝儿子,怎能骤然这样凭空消失,不留任何痕迹?

电视剧播出之后,前半段我是穷追不舍,后半部分开始垮掉,有些人物更是全面垮掉,剧情也有些玛丽酥般的扯淡,所以后来就没再看了。

她和约翰各自飞去瑞士,又刻意安排单独前往停尸间。

有些选择无言对错,却是大悲。

中年单身,比她预想还难,许多时候,工作上的自尊,是鞭策她起床面对新一天的唯一动力。

秋月掀起盖头后的美貌和她温顺的谈吐让人心动,可新婚之夜那双红艳艳的裹着的小脚束缚了他想要的幸福的空间,鹿兆鹏虽然流着原上的血,但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新青年,他要的空间太大了!大到没有地方可以安放这双小脚。

然而她四十五岁那年,才忽地晴天霹雳,生命钜变。

我不禁发问:当我们的思想和养育过我们的地方发生了错层的时候,新认知的放浪形骸和老地方不可思议的封建仁义孝发生冲突的时候,到底怎么样的表现才算还是个人?

二十年前是她夜夜痛哭,衔恨他若无其事依然故我,他们的共有命运因而彻底改变;没想到二十年后,她却坐在黑暗中静静聆听,电话那头他像孩子般嚎啕大哭。

《白鹿原》作为陈忠实老先生的枕棺之作,五年前读过原作,里面充斥着荒诞的国民性,也写尽了人性的丑陋和民族的劣根。百转千回的人物,荡气回肠的跨度,使得《白鹿原》每一次走上荧幕都注定或断章取义或借壳生蛋。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