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成了初级厨师,可是老婆死活不生

作者:巴黎人-食品安全

图片 1图片 2

回到家里,二宝正哭得哇哇叫呢,我赶快抱过来喂奶。这时大宝提议在他卧室玩海盗船的游戏,说我们三人的特殊时光还没有结束呢。我知道他要把整个床围起来,担心二宝去那里不适应,就说海盗船是他和爸爸的特殊时光,让他们两人去玩。

很期待周六的焦点小屋,希望可以有时间去听课。

今天下午老公四点多到家了,我一边惊讶着他能这么早回来,一边换要出门的衣服。

养孩子的过程中也是,我做饭的时候,他带孩子。我带孩子,他就要干家务活,有了孩子后,家务活大增,指望一个人,岂不是要累死,从此,他也没有了太多的时间参加朋友聚会,想找情人,做个美梦也不可能出现。他没时间。有一次,他要出差半个月。我说他:“如果你要出差也行,先给我们烙半个月的煎饼挂我们娘俩脖子上,省的你还没回来我们就饿死了。

这两年老公突然对修车有了兴趣,没事儿就拉着儿子们捣鼓车。上个周末父亲节,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咱正式提议换掉这11年18万余英里的老车。老公立刻不乐意了,号称车没有任何毛病,一直被精心照顾,性能稳定,显然对我的质疑很是不满。11年还不长,有比这时间更长的吗?哦,掐着手指一算,老婆的时间最久了吧。莫不成要先换了老婆再换车?不过换老婆的过程连我想想都觉得麻烦,明年父亲节再说吧。不换老婆,那老婆就先换物件吧,记得刚刚在店里看到了一套Paper Flower的新的首饰系列。。。

 下周六,我们的“狂蟒一族”和“布拉瑟”继续!

焦点长期班第二期陈曼丽  持续分享第14天  20180413 周五 雨

确实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我在所有人认为该结婚的年龄闪婚,我顶着压力转换角色第一次当妈妈,我想要让公公看到孙子决定要二胎,我大力支持老公倾其所有为公公治病,现在已负债累累了,我为大宝制定学习计划以便上学时能跟上学校进度,我舍弃睡眠把工作和生活都打理好,大不了以后再把觉补回来。真的没有什么能难倒我,我总是能想到办法应对。

有父母帮你带孩子,你是轻松了,可是老年人的教育方式和观念你能接受吗?刚刚缓和下来的婆媳关系,因为距离产生的美,瞬间消失,朝夕相处,那些至今难忘的矛盾与争执,又开始在眼前闪现。想要别人帮你带孩子,就要重新忍受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婆媳大战,想想,还是算了。

老公一年四季就在那几件polo衫和几条khaki裤里轮换,一双鞋穿到鞋底磨通。领口出现小洞,裤脚开始毛边儿,像个大宝一样守着,号称好不容易穿舒服了。几经劝导无果,咱就强干,直接扔垃圾箱, 反正咱也学会了对报怨置之不理。更可气的是这种对服装的无视直接影响到了咱两个宝贝儿子的审美观。大宝大一暑假回来,滑板鞋子的表面磨的都通了,号称这才酷,啥?牛仔裤破几个洞看着潮,哪里听说过鞋子的?二宝儿过生日,男女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二宝儿的破衣烂衫,送的生日礼物全是衣服。咱跳楼的心都有了,当妈,当老婆的罪大了, 女人无能才让家成了乞丐帮的总部。

二宝看到哥哥和爸爸都离开客厅了,刚才还很热闹的场景一下子没了,好像有点不适应的感觉,于是我搬着小板凳也来到了大宝的卧室。“海盗船长”(老公)和他的首席“厨师”(大宝)在“海盗船”上看到我们来了,不时地透过被子逗二宝,二宝高兴得嘎嘎笑。后来,“海盗船长”建议二宝也加入,厨师欣然同意,于是三个“海盗”开始了海上生活,二宝成了初级厨师,而之前的首席厨师大宝升级成了魔法师兼首席厨师,期间他还教初级厨师学做“凉拌黄瓜”。后来,初级厨师晕船(哭了),于是两个海盗把他寄养在陆地上的一个大妈那里(就是我)。后来休养了一段时间,二宝又上了海盗船,高级厨师还抱着他,并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布拉瑟”。然后我也上了海盗船,成了海盗“佳古加古啊呜啊呜”(大宝起的),老公是海盗船长吉利吉力克,大宝是高级厨师兼魔法师奥克莱。四个海盗玩得不亦乐乎。

早上三点多二宝就醒了,喂奶喂水,迷迷糊糊五点多睡着。本想着公公手术排到第二台的话大概也十点左右。谁知七点十分接到主任信息说临时改第一台,七点四十就要进手术室。着急慌忙给二宝穿上衣服给老公扔那,老公一脸的不乐意:问这给二宝洗不洗还就问问,那不是白问。对于每天早上都呼呼大睡的他而言,应该给他一个宝让他管一下,没理他那么多,就剩下十分钟进手术室了,没有一个家人在身边陪着会不会紧张。带着大宝和婆婆出了门,下楼启动了车,让婆婆去开大门,大宝还在后面穿鞋,过了一阵子不见大宝下楼,在楼下吼了几嗓子,没人应,后来听到老公在楼上叫儿子,着急慌忙又爬上来楼,走到一楼儿子已经下楼了。一路狂奔把婆婆先送到病房楼门口,刚好赶上进手术室。马不停蹄又把大宝送学校。所谓忙中出乱,把车停好后熄火准备下车,突然发现车钥匙还在婆婆那里。打电话公公已经进手术室,婆婆又跑来送钥匙,刚好遇到表哥,先让他在车上等着,把大宝送去了学校。上午半天一个事情接一个事情的忙,中间抽了几分钟去病房刚好出手术室,送回病房呆了不到五分钟,打电话要资料又一路小跑回了办公室。二宝在表姐家,担心中午表姐一个人没办法做饭,打电话过去有邻居帮忙看二宝,已经做好饭,而且二宝还很乖,这才放下心。下午又是一阵忙,下班去病房还在观察室,估计到七点多才可以回病房。和老公带着大宝回表姐家,吃过饭回来搂着二宝困的躺下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好像大宝躺着旁边抱着我,亲亲我,等半夜睡醒发现大宝自己在奶奶床上睡,大宝长大了,虽然有时候任性,爱生气,可这才是真实的他,孩子是需要引导的,大宝做的已经非常非常好了。

我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教大宝识字,做手工,带二宝玩游戏,照顾小叔子,收拾房间做家务,兼顾公司的工作,几乎全能了,我特别想要一个这样的我,特别想要自己知道自己是有用的,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

据说生二宝比生大宝容易,但是对于那些平时打个针都要花容失色的娇妈妈们来说,这疼痛程度,也是难以忍受的,好了伤疤也忘不了那疼,因为妊娠纹在那儿摆着呢,再过一次鬼门关,无论是侧切,还是肚子上再挨一刀?这都不是弱女子能承受的,坚决不生。

老公毛边的裤子 大宝滑板鞋上的破洞

 后来我提议把这当成我们四人的特殊时光,让大宝起名字,大宝说:“就叫布拉瑟吧。”然后布拉瑟又晕船,我带他回陆地(我们卧室),大宝也跟来了,看到窗台上的蜡烛,他主动说:“妈妈,咱们还玩爱的蜡烛吧。”我很开心他能主动说玩这个,于是一边抱着二宝一边拿来火机,先点燃大宝手中的妈妈蜡烛,然后又依次点燃爸爸蜡烛和豆豆蜡烛,最后豆豆拿着最短的蜡烛让我给弟弟蜡烛也燃上。我问他:“你现在能理解妈妈爱你和爱弟弟一样多了吗?”他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排斥弟弟,然后他又建议把4根蜡烛对在一起,看着形成的大火苗,他专注地看着,二宝也津津有味地盯着看。我赶快说:“看,当咱们四个彼此都爱对方的时候,我们的爱是不是更多了呀?”大宝点点头,说:“是圣火”。

今天二宝下午没有睡觉,所以睡得很早,十点多就进入梦乡了,大宝不想睡,我们看了一会儿做饭的小视频,我就开始工作了,她大概觉得没趣就去睡觉了。然后是小叔子也去睡觉了,现在我能听见他很响的呼噜声,呵呵。

从孩子出生,她便没让农村老家的人过来,两边的父母身体不好,来了帮不上什么忙,还要照应他们。在医院里生了孩子,全是老公一个人照顾她跟孩子,累的他“那几天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眼看着就要空巢,要不咱把这又老又贵的学区房卖了?那哪行?老公一口气列出二十条拒绝的理由,咱也看明白了,人家就是有恋旧癖。只是向来表里不一,对自己一套,对别人完全另一套。咱看上一物件,还在犹豫,人家在一旁叫嚣着买,咱脑子一热,事后后悔,从此不再带他玩了。

 在多子女家庭中,每个孩子都想要父母独一无二的爱,所以特别时光的建立很有必要。“爱的蜡烛”活动也能帮助孩子理解妈妈的爱分给二宝后,大宝拥有的还是妈妈全部的爱。

到了超市我看着手机里的购物清单,一样样的放进购物车,到了排队结账时已经五点半了,我打给老公让他等我会儿,我马上回去。

先说生。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