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假回到学校,这个条件反射真不好治

作者:巴黎人-孕育百科

问题:4 小时,10 分钟 分类: 大家好我是一名高二的学生,每天心里都觉得好累。我学习成绩不好,老师不怎么喜欢我,在学校里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感觉从来没有人能和我真心说上几句话。我的妈妈有抑郁症,几年了。小的时候经常挨妈妈的打,初中的时候不懂事很讨厌妈妈。现在知道她自己其实也挺不容易,所以妈妈每天心情不好我也不去惹她。小学的时候,我爸爸和我妈妈就分开住了,到现在我读高中了我爸在外面有一个外遇,我妈妈说很恨我爸,他们很少在一起,只要在一起,我妈就会和我爸吵架。然后所有的事都怪在我头上。我妈说我不管我爸,别人爸爸多好,你爸呢。每次我都不做声,开始他们吵架我还会哭着劝,现在完全麻木了,吵就吵吧,离婚了更好。其实我爸对我挺好,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我爸之间沟通就少了,有时候我会给他打电话,但是每次打电话,我们彼此都在沉默,然后总是我,先挂了电话。在家里我真的感觉不到一点快乐。也许是我妈妈抑郁症的缘故吧,我的情绪好像也有些受她的影响。在学校里,我的朋友们其实对我都挺好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宁愿一个人趴桌子上睡觉,玩手机也不想和他们闹。我的脾气时好时坏,有时候忍不住了就会闹腾,老师都不怎么喜欢我。前几天我在学校气的摔了一台手机,这几天被老师停课在家,我真的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孤独的存在,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请问有谁能帮助我一下,改变这种怀情绪,谢谢了回答:守望者 2017-04-27 00:04 你只是压力太大了,你只是习惯上时不时的发泄自己。你并不时一事无成,既然考上了高中,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呢,尽管老师不待见你,你自己也不能苦了自己,限制性的放纵可以让你开心一点,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至少,你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也可以尝试去做做志愿工作,身体上忙起来,你就不会有空想坏事情了。

问题:1 小时,8 分钟 分类: 最近深深感受到原生家庭给我的影响,所以想诚恳的咨询怎么真的改变。现在我的性格我自己的时候感觉是内向,不过有的人认为是外向,我妈和姑姑总说我不自信,是啊,我觉得怎么能自信的起来。从小被一些语言所伤害。先说说我以前的经历,我从有记忆来,爸爸妈妈就吵架,爸爸也跟爷爷吵架,到现在爸爸也一直看不上爷爷,什么话都骂,虽然我知道他心还是好的,还是关心爷爷的身体,但真的我小时候的记忆就是爸爸爷爷打起来我跑到家里门口跪下求老天爷不要再让他们打架了,我可以让我一辈子得不到我喜欢的人,说来也搞笑那时候好像也就六七岁或者四五岁竟然还会用这个愿望换取家里的和平,这样的吵架后来我早已习以为常,不影响我生活,后来,我自认为平静的生活终于不平静了,在有一天晚上记得是我刚刚上初一的那几天,妈妈让我偷偷听爸爸打电话再说什么,后来我告诉妈妈了,原来爸爸出轨了跟我妈那时候联系比较紧密的一个好姐姐,接下来的就是打架吵架谩骂,妈妈告诉爸爸说我告诉她的,所以后来爸爸知道是我说的也好几次都骂我,家里再也不宁静了,他们对我也不关心,后来就是听妈妈骂那个女的婊子,我也恨的牙痒痒,心里每次爸爸妈妈打架我就想杀了她,打死他。妈妈每次吵架带走的都是弟弟,初中那三年面临的就是最害怕放学回家,每次放学回家,问我爸我妈呢,就是带着孩子走了,我哭了很多次,可没人是管我的,经常回家没饭吃,有时候炕上会有几块钱是留给我的买方便面,晚上一个人在家睡,其实我很害怕,多数那时候即使在家爸爸也不关心我就顾着跟手机里的女的聊天,我连跟他说话都会挨骂,但一直都将就过,虽然我明白爸爸也是个还可以的人吧,后来家里越来越穷,我觉得经常在邻里抬不起头,农村都借过钱什么的,后来高中了,也还是一样子,经常上课就收到妈妈的短信说让我照顾好弟弟她就不活了,很多次我上课突然就没了心情,爸爸也就会骂人不负责任,妈妈就是个家庭妇女没经济能力,其实爸爸也没有啥能力,他们都是花钱如流水,这么多年家里从来没计算花过钱,后来高中了,我得知妈妈也外边有人,好像是初中后期知道的?我也记不清了,我记得妈妈带我去见那个男的,给我二百块钱吧,我刚开始没要,后来也要了,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就觉得其实都很公平爸爸妈妈,就这样吧。爱跟谁就跟谁吧,爸爸好像不知道妈妈有人,妈妈也不知道爸爸又跟哪个了,可我都知道,我一直保护弟弟不让他知道这些恶心肮脏的事,我觉得这些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反正这些年那些难听的话我听的很多,什么都有,其实很多父母做过的事我真的觉得难以原谅,但又没办法,因为他们真的也对我很好,记得是初中时候吧,好像是爸爸也是看我不顺眼骂我了,我就还嘴对着吵架,我记得骂完了我就在别的屋子里,我爸就边骂人边跟我妈做性行为,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其实门都是开着的,我都能听见,故意的吧,不是那种人嘴故意的声音是身体。反正记忆中恶心的事很多,他们对我好的地方也许也有很多,我心肌炎爸爸带我去看病,妈妈也借钱给我治病,虽然说生病不能动气,可还是会骂我,呵呵,当然不会一直不好,爸爸也会对我有很好的时候,从来不打我,对我管教也很严,我考试都会来陪我,但不会忘记当我们需要学费时,我爸在外边说学什么车跟别的女的把家里钱都花了,借钱和别的女的出去吃饭睡觉都没有借钱给我和弟弟交学费,都是妈妈出去借,哭着求别人,这也是为什么妈妈出轨我不那么生气,妈妈也是为了孩子更多,不会有什什么身体上的纠缠,只是见个面现在也只是短信联系朋友一类的,到现在我回家晚了晚上我自己心里都不舒服,就觉得时间很晚了得回家了,后来高中毕业后大学了,家里条件随着爸爸有了好一点工作,改善了很多了,妈妈也有更多的钱了,他们都会给我钱花了,爸爸在外地工作两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回家都是家里的灾难,爸爸总还是回家就各种事情看不上骂骂咧咧,每次看着妈妈都觉得很倒霉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但爸爸又是真心对我和弟弟好,给我买最好的手机,要钱给我钱,不让乱叫男朋友怕我受伤,让我继续念书不要着急工作,妈妈倒是不关心我这些,她更关心弟弟,可是家里的事情永远的伤害着我,每次家里吵架我都跟着吵,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变了,和爸爸很像了,骂人伤害亲人,一吵架更严重,我觉得我真的受家庭影响很深了,怎么摆脱,不受影响,当爸爸再骂我或者妈妈弟弟爷爷我是不是不该再跟着吵架了,因为每次受伤的也是我,我觉得我现在变成了一个不美好的女孩子了,吵架会骂人,情绪化,心情总是抑郁,说话没素质了,我以前真的不是这样子,哎,怎么能不受影响,以后家里的事情我是不是要少管,还有弟弟学习或者各种问题,我是不是不该总插手骂弟弟,我不该变成和爸爸一样的人啊,可越来越像怎么办,真的多年的话,从来没说过,回答:助人沟通 2017-04-18 23:29 看样子你觉得自己被边缘化啦,一个人小时候在家庭被边缘化啦,将来在社会里也会如此重复。

         初二期末考试完了我就一直在家没怎么出门。那天星期四,我们去学校取成绩通知书,我考了我们班的第二名,在全年级排到了19名。我第一个就给海姨打了电话。她没接。当时特别高兴。回到家爸爸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我把通知单顺手拿给他看,因为以前考好是有奖励的。还以为他会给我买什。谁知道他开口就说是我抄同学的试卷,以后不要在拿那种东西给他看,应该是上次在学校喝酒让他丢人了吧。

今日凌晨三点,被我爸妈的吵架声惊醒。起因却是一个小小的感应灯。早餐时,等爸妈心平气和了以后,跟他们聊了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魏星大学毕业已经2年了,但聊起6年前高考时发生的那些事情,却还是历历在目。魏星说,那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日子。其实,有时候家庭所给予孩子的压力,要远远超过这场考试本身。

    其实从我上五年级以后就真的没有在看过他笑过,而且他脾气越来越不好,我直接不想和他沟通。到最后除了给我零花钱以外我都很少和他说话,我回去房间睡了一觉。也没觉得说会生他的气,已经习惯了他对我的任何态度。

面上的原因是,爸爸眼睛不好,起夜开夜灯有时候墙壁的灯开关不灵光灯不亮,于是爸爸把闲置的门厅感应灯放到卧室了。但由于感应效果太好,这个灯就时不时地亮(度数不小),造成我妈妈的睡眠质量不好,加上老两口经常非理性真辩,于是就有了凌晨轰轰烈烈的吵架。

考试的时候一打铃,我就当即吐在了考卷上

   然而这个没有去游泳就过完的暑假很是平常,除了有一个星期我在忙碌的做暑假作业给专门抄我作业放假的几个好友以外,就没做过什么事,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看电视,这个暑假平淡的连吵架的声都没有,就这样我就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待着,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换个开关或触摸灯就可以了。我问过他们意见后,这个解决方案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这样皆大欢喜。但他们就没想过这样心平气和解决下,每次吵完两人像没发生过事一样,但问题有可能还是没解决,下次又吵,现在几乎隔天都有一小吵。

星期日:我看了你的照片,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爽气、干练,有些男孩子气,不知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

        收假回到学校。听到最多的就是和父母朋友去旅游,而他们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晒黑了一点。升初三了。我们并没有那么紧张,只是每周六周末都在烦闷的补课。除了每天中午吃午饭时可以看到几个传说中的家人,其他时间都只能看到同学,各个老师都像吃了炫迈一样半个学期就把课文讲完。

我分析了深层原因是,由于我妈妈长期对我爸的唠叨,以至于我爸行成了一种条件放射: 只要我爸认为我妈有一点过度唠叨,他就有过激反应,甚至会有摔东西的行为。

魏星:对的。因为我爸妈一直是想要儿子的,就取了魏星这个名字。但出生一看是女儿,没办法,我爸还是拿我当儿子养,所以我从小就留短发,甚至一些为人处世的方式都是按男孩子的方式培养的。

初三下学期又是乏味的各种复习和考试,老师在空闲的时候都会问问自己理想的学校和种种专业。又平淡无奇的过了一个学期,在寒假期间我在幻想着我的学校生活和未来。可是当你计划好一个人生目标,到最后还是没能去完成。

这个条件反射真不好治。我发现有时候爸爸确实脾气来得莫名其妙,只能用条件反射来解释了。已跟两老聊过几次,说吵架对他们双方身体都不好,而且我妈也有高血压、心脏病。他们也知道就是控制不了,情绪一来,就不管了。

星期日:你接受吗?

    2013年,我把我自己的人生毁的一塌糊涂,甚至最后什么都没有。春节,家家户户热闹团圆的日子,而对于我们家来说也没什么,突然又扯到中考,爸爸第一次问我梦想是什么?想上哪所学校,我们家是军人世家,到我这里就断了,然而我爸就一直在说上高中,他拖关系让我考军校。对于我这种身高不够体重超标的人来说没多大希望,我当着全家的面说如果考上高中我也不会去上的。我想上卫校,我想做一名医生。最多的还是反对的声音,妈妈告诉我不上高中上卫校的话只能学护理。我要上大专两年学护理,三年学医,我不想再高中浪费时间。或许是我太幼稚了。可这就是我唯一的梦想,可最后我把自己的一生给糟蹋的不成模样。

哎,自身情绪管理真的是很难,对我们都不容易,更何况对已行成思维定式和条件反射的人。我们往往对家人总是呈现出最真实、也最恶劣的一面。却因此伤害了最爱我们的家人。比起对陌生人,我们不是应该对家人更有耐心和爱心吗?情绪与情感是脱钩的吗?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怎样才能更好地帮到我爸妈呢?

魏星:我还是挺喜欢自己爽快的性格。但爽快过了头就是不会拒绝,但是这个性格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过完春节好几天了,吃完晚饭我带我妹去散步,以前我一点也不知道她那么喜欢和我在一起,听我说着在学校的一切,我说什么她都相信,我的一切她都喜欢,可我们总是把最讨厌的一面留给最亲的人,明明知道这样还不会控制,过完春节好安静啊,路上人也没有,那个会像我一样出来吹着刺骨的寒风,在回来的路上给我妹买了个牛奶,问她冷不冷?她摇摇头,喝着牛奶,看着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甜,想想以前每次都用特别大的声音发火,骂她,事后想起她那委屈的脸哭的最伤心的何曾又不是我,现在的她就算是你给她一点点你自己都觉得不起眼的东西她都很容易满足,而我每次都还要和妈妈争吵,说她对妹妹特别偏心,她才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啊,我怎么就没想过我小时候的生活和她现在的生活区别,是不是待在这种家庭里必须要假装自己很强大,不让他们看到你的一点点软弱。才可以保护好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流个不停,妹妹呆呆的看这我,眼泪越是止不住,我已经是看着我爸妈吵架长大的了,不想在让我妹妹变成第二个我,然而现在整个家里能保护她的除了我又还能有谁?

星期日:不会拒绝是指?

   刚刚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我老爸和我爷爷打架,我老爸头破了一个口子,还一直在吵,邻居们都来看热闹。我拉着我妹回房间,不想让她童年的记忆里都是我小时候经历过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快十一点啦我妈开车回来,她带爸爸去医院包扎回来,妈妈直奔我房间。她告诉我,爷爷要把田分给我大姨种橘子,我老爸不让,虽然我还小,但我知道我爷爷是怕分给我爸爸以后出什么事地就不全是我爸爸的了。

魏星:我不太会拒绝别人,这样的例子很多,这一点可能也导致我最近比较累。有时候自己明明不想帮忙,但是又想不出合理且充分的理由拒绝别人,自己不能给自己解围。我平时的自由时间并不是很充裕,毕竟是外地过来的,很多生活上的事情都要自己来处理。

      开学了,我想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喜欢在学校待着不想回家的人,我想那个已经不叫家了。

星期日:为什么不会拒绝别人呢?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我上初三下学期那年,我爸爸出轨了,那个女人和我妈比起来真的差好多,我不想去找那个女的理论,最可笑的就是全小镇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的事,我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可我爸还是选择了那个女的。我妈给我打电话,我从学校回来就看到我妹被吓站在一旁大哭,而我奶奶她们全部在一旁看着,我把妹妹带到我房间,让她把门锁了在房间等我,我下楼妈妈就都告诉我了,然而我爸在一旁各种冷嘲热讽的,说是让我妈带着我滚。听到这句话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魏星:因为我不太喜欢解释的。别人可能会说你的事情干吗要我来帮?但我就说不出口,一个是觉得我可能比较直,讲出来会伤害到人,还有就是与其讲了,解释了,还不如花这点功夫把事情做了吧。

        我承受不了这一切,我也不知道这是给我想放纵的灵魂找借口,还是在这个我已经都陌生了的家中我什么都不是, 我压抑了很久的眼泪一直狂流,有时候我真的承受不了这一切,我以为在怎样不合适也不会到这种地步,我以为两个人之间没有了爱,还可以为了某件事某个人某种物质留下来,这都是我以为。我下午从学校翘课跑出来,走在热闹的大街上都感觉只有我一个人最无助,最孤单,边走边在想那些已经过去的故事,是否还会有人在提起,以前我们家是多么幸福,从小到大,在我爸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就连考了个第二名都说是抄的,我不知道他对我的是讨厌还是什么。不知道走了多久,想了很多我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那年我十六岁,第一次去夜店,忘了是怎样认识里面那几个姐们,只知道那晚上我哭着说了我的一切,不知道是可怜我还是什么原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她们收留了我。等我起来就一直住在一间出租屋里,看到旁边有烟就一直在那抽,一根接一根,从不会抽到抽了头晕,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从那天起就是我三年烟龄的开始。

星期日:感觉压力大吗?

        我就每天跟着她们白天在店里面玩玩电脑,帮美姐弄一下卫生,晚上她们就带着我去各种夜店,感觉这样我什么都想不到。

         

魏星:大的。其实物质条件上我没有太大的需求,家里也不用我去负担,但我对自己还是有要求的,比如工作两年了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三年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有时候我也会横向比较,看看其他同学同事都在干吗,会用量化的东西让自己有压力。

星期日:什么样的量化?

本文由巴黎人app39799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